ToB子品牌孵化,石墨文档能否进一步?

ToB子品牌孵化,石墨文档能否进一步?
2021年12月06日 14:02 摩根频道

12月的第一天,曾在2019年荣获“最受欢迎的在线协作文档”,并且于2020年被评选为,“有突出成绩与业务增长显著的ToB企业”之一的石墨文档召开品牌发布会,正式发布面向企业组织的国产企业级云端Office——“石墨办公”。

从2018年发布私有部署正式开启ToB业务,4年即将过去,石墨文档已经由最初纯粹的在线文档工具,成长为覆盖多种功能的云端办公软件。不仅拥有超过7500万注册用户、85万家企业客户的积累,更是覆盖了30多个行业,服务超过20个大型集团客户,在此基础上推出ToB子品牌也顺理成章。

只是,在文档协作这一SaaS垂直行业细分市场中,不仅有传统软件厂商WPS“领跑”整个行业,类似于腾讯文档、飞书、一起写等产品也在崭露头角。而由于互联网红利退潮、C端市场增速降低,B端企业用户的价值呈现出指数级的增长态势,ToB办公已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强敌环伺之下,石墨文档能否依靠石墨办公的问世,在新一轮ToB战场中拔得头筹?

继承传统,以创新“破圈”

从发布会标题“一座兼容传统与创新的数字化之桥”就能看出,石墨官方对石墨办公“承上启下”的期望,几乎跃然纸上。

在石墨决心要从“小而美”向“大而美”转变的过程中,原本的石墨文档产品设计框架,已经很难满足日益壮大的ToB业务。只有打造一个强大、可靠、专业的为企业设计和使用的软件产品,才能更好地承载石墨“做世界级好产品”的未来规划。

尤其是在2020年,石墨文档先后完成了B+、B++两轮融资。方广、宽带、Coatue Management等知名资本机构分别领投,以数千万美元的投资,证明资本市场持续看好石墨集团未来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催促石墨文档更进一步的压力。

作为中国首款在线协同办公产品,石墨文档某种程度上起到了定义整个行业的作用。不仅成为了很多用户第一次接触云端Office时的首选,同时也代表着“传统”在线协同办公产品的设计逻辑。

在这样的积累下,想要有所创新,不免要考虑到如何最大限度保留用户习惯,以及在原有基础上,如何实现企业现存数据价值的最大化。

从发布会上可以看到,石墨办公所采用的“创新”,未来将会集中于在线文档、云Office、创新套件三个领域进行深度挖掘。而其中最关乎用户体验的,还是由石墨团队潜心研发多年的“云Office”三件套,即传统文档、表格和幻灯片。

在企业员工的日常工作中,因文件格式、软件版本差异等办公软件问题所导致的运转低效,始终都是企业成本浪费的重中之重。根据统计,员工数量超过一万的大企业,每年由办公软件引发的成本损耗,大都在上千万元左右,而一旦发生信息泄露,企业损失将无可估量。

石墨办公的云Office三件套,深度兼容了微软Office和WPS这两大主流文件格式,最大程度减轻了文件运输过程中的意外情况发生。同时也从技术层面,支持并适配了海光、兆芯等 CPU,以及统信、麒麟等国产 Linux 操作系统,为多终端平台的多人协同合作,打通了更为便捷和广泛的渠道。

在目前同类的文档协作竞品中,石墨办公已然凭借创新走在了第一梯队。而凭借技术层面的优势,石墨办公也能够及时改变消费受众对石墨“小众应用”的传统刻板认知,以此“破圈”,从而为石墨打造一个新的商业生态逻辑。

毕竟对石墨的主要盈利模式而言,主要来自于ToC个人收费版,和针对ToB大企业的客户私有化部署、SDK协同编辑等业务。只是,受国内版权环境影响,C端个人用户付费欲望相对较低,个人收费版的营收转化并不稳定,而逐渐成为主要盈利来源的B端收入,以及不断增长的企业用户数量,也在不断提出更高的需求。

如今在拥有石墨办公的ToB子品牌后,石墨已然将对未来的规划尽数铺开,而在等待“破圈”契机的同时,却还有一个避不开的话题——字节跳动。

飞书逼近,石墨逃避还是迎战?

在2017年获得了字节跳动领投的7000万元B轮投资后,石墨文档一度被打上了“头条系”的标签,至今仍然被视作字节跳动ToB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其实,早在2016年字节跳动就开始尝试,由协同办公切入云端业务的ToB道路。比如先是在内部组建效率工程部门,打造飞书的前身,也即是名为“Lark”的办公软件,而后或投资或并购了石墨文档、坚果云、朝夕日历、幕布等专注于云端办公的创业公司。

从天眼查的数据库中能够明显看出,由字节跳动100%持股的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至今仍然持有石墨文档20.58%的股份,是当之无愧的大股东。虽然字节跳动通过石墨文档在文档协作领域占领了不小的市场份额,但随着字节开始大力扶持飞书,定位存在冲突的石墨文档,不可避免地陷入了略微尴尬的境地。

抛去企业经营方面的问题不谈,石墨办公想要摆脱“文档”已有标签和认知限制,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也必然是要和飞书“划清界限”的。

首先,作为协作与管理平台,飞书的OA系统中一站式整合了包含即时通讯、远程会议、飞书文档等在内的办公协作套件。尽管对比石墨办公的核心业务功能,飞书文档在深度和技术层面尚且有所欠缺,但有字节跳动的技术团队支持,弥补这些缺陷也只是时间问题。

其次,飞书承载着字节跳动进军B端市场的商业野心,和同样瞄准ToB业务的石墨办公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竞争关系。而且在2017年,飞书还只是专供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时候,就已经验证过了飞书文档在内的整套办公协作套件,对实际办公效率的确能起到非常明显的提升作用。

为了应对拥有字节跳动品牌作背书的飞书,石墨办公也很有针对性地采取了许多应对措施。比如与好未来集团的自研IM深度合作,通过组织规模超10万人的大型公司实际应用,以每天数万员工办公、组织效率的提升,来验证自身的产品效用。

同时,为了保持差异化竞争优势,石墨办公更加注重于巩固自身特色,也即是石墨产品设计中最核心的“协同”理念,以及对内部多产品线套件互联的创新。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发布会中提到的石墨应用表格。作为一款数据协同与项目管理工具,它打破了表格类产品单一视角的既定范式,转而以项目阶段、负责人等生成不同的看板视图,从不同的维度展现项目进度,相比于传统表格类产品,它可以节省将近10倍左右的时间。

从某种角度来看,在创新道路上不断前行的石墨,不仅仅只是同类竞品中最有希望站在巅峰的存在。对飞书而言,或许更是同样在朝对方步步逼近的强大对手。

押注安全,机遇危机并存

从后疫情时代协同办公领域表现出来的市场需求来看,未来的相关产品竞争,或许会集中于文档协作、即时通讯、视频会议这三大环节。大部分企业客户,尤其是中小型企业和创业团队,会更愿意购买兼具这些功能的一站式平台。

但是相较于成本和效率,个别企业基于相对特殊的行业需求,会把信息的安全性、传输的准确性,以及应对突发情况时的灾备技术,视为对办公软件的首要需求。

尽管如今绝大多数云端办公软件都在安全性上有着各自的优势和特色,但石墨旗下产品以军事级标准来设计的文档安全控制体系,算得上段位极高的佼佼者。而且基于石墨对技术的积累和重视,在物理、系统、文件和数据安全上,有着许多独有的内容保护机制。

此外,千万用户级别的大数据处理能力,以及毫秒级的实时协同速度,对于追求高安全性、高可用性和高扩展性的企业而言,继承了石墨文档优势的石墨办公,显然有着极强的竞争力。

而且在石墨办公的发布会上,石墨方面还透露了全新风控引擎即将推出的消息,不难看出石墨办公持续深挖数据安全的决心。如果再加上国内首推的集团规模在线文档本地部署,丰富的 API 和编辑器的 SDK,可以与企业云盘、OA 等内部系统深度集成,在同类竞品中,几乎已经占据了不败之地。

只不过随着疫情的常态化,远程办公场景也在不断给协作办公软件提出更多的要求。部分同类产品,正在开始推动单一的文档协作功能,向着多元化架构发展。

就比如近些年利用移动端优势和腾讯产品矩阵扶持,不断冲击行业领先地位的腾讯文档。至今为止,腾讯文档已经打通了腾讯会议、企业微信等相关产品,逐渐聚合文档协作、即时通讯、视频会议功能,未来或许还会添加更多的功能套件,拓展更具多元化的协作场景。

毫无疑问,类似于腾讯的互联网巨头持续入场,对石墨办公的产品矩阵厚度也是一种考验。石墨办公想要更进一步,势必要承受流量思维和渠道优势的双重压力。

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SaaS产品都在朝ToB方向挺近,企业客户的数字化转型成本会持续降低,对具有高深度、高服务价值的协同办公软件,也会有更高的付费倾向。即便石墨办公已经有诸如华为云、福昕鲲鹏、统信等世界级的云厂商、顶级的分销伙伴,也不能在日益激烈的ToB战场中有所懈怠。

无论如何,石墨办公的出现,让资本市场对协同办公赛道拥有了更多的信心,也让我们对百家争鸣的行业前景有了更深的期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