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仍在尝试自救,但它欠的钱还需再还12.46年

ofo仍在尝试自救,但它欠的钱还需再还12.46年
2019年10月18日 19:15 侃见财经

风口过后,一地鸡毛。

凡是资本热炒过的,大多最后都成了烂摊子。股市如此,行业也是如此。他们总是一窝蜂的来,然后一窝蜂的走。

近期,一则ofo还清蚂蚁金服借款的消息在市场上发酵。这则消息还没来及的上热搜就被ofo官方否认了。

着急否认的背后,是1600万等待退还押金的用户。据测算,ofo需要退还的押金总额目前在15.84亿至31.84亿之间,按照每天3500人次共计70万的速度,还清所有的押金,最少需要4548.5天,12.46年。

对于ofo来说,这种问题稍微处置不慎,它的总部就有可能再度排起长队。因此,它不得不谨慎面对任何一条关于资金方面的消息。

另外,这则消息里提到的有桩模式共享单车,据悉,这种模式的共享单车不按规定停车最高可罚款二十元,因此此项业务每月的纯利高达数百万以上。

对于这则消息,ofo没有刻意去否认,只是笼统说这篇文章中包含大量不实信息。

事实上,不管这条消息属实与否,对于ofo本身并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因为ofo的资金缺口太大,每个月几百万的净利对于它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2017年,ofo从天堂坠入了地狱。巅峰时期的ofo融资额最高达到了88.9亿,手握大量的资金对于年轻的管理团队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ofo“过冬”的前夜,外界盛传管理层一人一辆特斯拉,尽管当时戴威否认了这个说法。但是外界对于ofo管理团队最直观的印象还是奢靡。

不可否认的是,ofo的大败局一方面是行业本身的问题,另一方面则是自身的问题。

虽然从现在的结果倒推当时的选择有一点马后炮的嫌疑,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历史给ofo和戴威的机会不止一次。

ofo的第一次是和摩拜的合并。

ofo的投资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促成两家的合作。当时摩拜和ofo一共占据了市场95%的份额,但是两家谁都不盈利,它们每个月不仅要花费大量的资金去运营,还要提防对方随时而来的各种补贴。

用朱啸虎的话说,在行业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就合并,必须具备一定的大智慧和大格局。市场剩下两家的时候,再去打这种消耗是没有意义的。

只是当时两家都拒绝合并,尤其是ofo的戴威。面对这种博弈,朱啸虎的第一选择是退出,从结果来看,他可能是这场共享单车“烧钱游戏”最大的赢家。

ofo的第二次机会是卖身滴滴。

2017年11月,两家被媒体爆出了挪用用户押金填补资金缺口的消息。同时媒体爆出两家资金缺口高达60亿元,且已经暂停了自行车厂以及供应商的付款。

随后。两家对市场的说法进行了谴责,但是对于挪用用户押金的问题只字不提。

2018年,摩拜将自己27亿美元卖给了美团。摩拜单车幕后的老板、蔚来汽车CEO李斌评价到,美团买了摩拜赚大了。

他的理由是,摩拜每天有一千多万的交易场景在,这对于美团做本地生活、做很多东西的想象空间太大了。2019年3月,美团公布了2018年的业绩,财报显示美团共亏损85.2亿,其中摩拜单车亏损45.5亿。

今年,蔚来汽车在不断亏损中,市值蒸发超过了100亿美金。李斌口中的好生意,最终都成了大坑。

摩拜的卖身让胡玮炜得以抽身。当然,这也是ofo最后的机会。面对滴滴20亿美元的收购提议,年轻气盛的戴威直接拒绝。

2018年6月,ofo开始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美国等地退出,收缩战线也没能及时止损。12月,戴威成为“老赖”,法院对其下发了“限制消费令”,从创业明星到飞机、高铁都不能乘坐,戴威只用了半年。

十几天后,戴威发布了一封全员信,信中他这样表述:“我们不逃避,要勇敢地活下去,为我们欠的每一分钱负责”。

直到今年,ofo面对的不仅仅是顺丰、凤凰等供应商的起诉,还有长达十几年的退款。6月,法院在对ofo的运营实体“东峡大通”立案执行过程中发现,其名下已无可执行财产。目前“东峡大通”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的信息就多达183条。

商业的契机瞬息万变,一步错、步步错。现在,ofo仍在尝试自救。但至于能活多久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戴威曾说过,终有一天,我们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现在看来,影响不影响世界不知道,但世界戴威是去不了了,因为他不能乘坐飞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