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数智化供应链包裹的实体经济,穿上了“反脆弱”的盔甲

被数智化供应链包裹的实体经济,穿上了“反脆弱”的盔甲
2020年11月26日 20:20 脑极体Unity

大家是否注意过一个现象,许多国际城市的经济新区,都开始以某种产业集群来命名。

以前,人们喜欢用杰斐逊、胡志明、华盛顿之类的人名,亦或是海港城、武夷山之类的自然景观,来为一座城市命名。如今,越来越多的城镇开始用起在全球经济供应链中的定位来命名,比如迪拜互联网城、开曼创业城、绵阳科技城等等。

这些特殊区位,是当地经济的发展之锚,也是全球社会向供应链地理转变的表现。供需的动态变化成为驱动社会组织演进的核心动能,人们努力靠近基础设施和供应链附近,无论是现实的,还是虚拟的。在这个由生产者、中间商、销售者组成的完整生态体系中,满足供需、享受生活、追求发展。

物理学家加来道雄给这样的状态起了一个名字——供应链世界。有学者认为,在这样的世界体系中,地图上连通线(供应链)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传统地图上的国界线。

现实供应链是传统基建的核心,进入数字互联时代,供给和需求的连接方式也发生了变化,是时候重新思考世界的供应链,以及供应链的世界了。

在中国,有能力也有意愿讨论供应链与数智技术融合的平台,屈指可数,十多年来为中国供应链降本增效做出贡献的京东,无疑是不容忽视的存在。因此,从11月25日举行的2020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JDDiscovery)上,从京东未来十年的新一代基础设施中读懂未来供应链变局,自然至关重要。

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供应链之变

“新基建”这个名词之妙,在于其精准指向了决定社会流动性和经济韧性的基石——全球竞争互联所需要的数智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相互连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全新的供应链网络。

“旧基建”靠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托举其经济活动的高速率,“新基建”则利用AI、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等,用无处不在的数字化将全球市场主体、人和物包裹在一起。

疫情期间的重要医疗物资流动,需要数智化供应链系统来保障效率;高效的政务服务同样需要虚拟化的数字信息服务供应链来保驾护航。随着社交电商、社区电商、内容电商的兴起,日益复杂的零售行业也需要全渠道供应链来满足碎片化的供需场景。

而对于急于从疫情打击中修复过来的全球产业来说,面对需求和供给端的各种不确定性,供应链的智能化、协同化、柔性化、精准化,也就成了帮助企业降低风险、提升效能的“刚需”。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零售集团生态业务中心负责人林琛在大会上分享了他所感受到的产业变化:越来越多的厂商在转变观念,打造以用户需求为中心的反向供应链体系,洞察用户需求成为了产品开发的最核心驱动因素。

不难发现,从企业到行业再到国家经济体,供应链正在成为互联竞争的关键赛点。

不破不立:供应链数智化转型的三大痛点

要建构新的产业逻辑,首先要有对于各个行业的特殊需求的理解,只有基于普遍存在的真实痛点的深刻理解,才能在供应链走向智能化的过程中,把握其与产业的契合点。那么,当下各行各业所需要的供应链差异化是什么呢?

首先是效率。在供应链世界里,低效是最致命的敌人。许多提升效率的方法,比如改变集装箱的大小、货运行业单据电子化等等,都曾带来过数百亿美元的商业价值。而人工智能、区块链、机器视觉、实时计算、柔性自动化等技术的爆发,也让数字协同和网络智能成为持续优化垂直行业供应链成本、效率和体验的绝佳武器。

其次是路径。能够带来效率提升的云计算、AI、5G等基础技术,与产业实际应用之间有不少距离,如何像“旧基建”一样,让学校、医院、工矿等领域可以直接连入数智化供应链体系,就需要具体、全链路的服务体系和解决方案来作为支撑,降低产业应用门槛。

最后是共生。当下能够提供数智化转型方案的平台有很多,而供应链的特殊之处在于,它的核心任务是将遥远的多方联系在一起,这些主体之间可能缺乏相互信任,因此就需要真实信息的实时共享,让这张网中的所有人都能随时把握事态的进展,互相依靠、彼此共生。这背后需要的不仅仅是区块链、AI等技术体系的完善,平台的品牌认知度、技术可靠性、安全公信力等等,都需要久经考验。

从这个角度看,当下中国产业的转型焦虑,也在表达着对新的技术浪潮或者说供应链能量的渴求。渴望通过全新的基础设施,来保持、增加中国工业化的优势,抵御各种“黑天鹅”、“灰犀牛”。

在JDDiscovery-2020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京东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也试图将自身在供应链物流领域的多年积累、理解和创新,交付给产业界,推动数智化社会供应链的进化。

京东“三叉戟”出动,三步破局社会供应链数智化

如何让数智化供应链,成为实体经济的增长新动能,目前看来,京东分成了“三步走”。

第一步,在自身零售体系上搭建全球顶尖的物流供应链数智化体系,夯实基础。

京东本身就是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典型,以供应链中十分基础的物流场景为例,京东集团副总裁、JDL京东物流智能供应链产业平台负责人王强在活动现场,分享了京东的最新科技成果:

规模应用的物流机器人军团,基于5G、物联网、人工智能、智能硬件等技术,可以通过机器人自动化、智能快递车、智能快递柜等,自动化分拣效率提升100%;布局全国的云仓储基地打造,天狼仓将传统仓储效率提升了3倍、坪效2.5倍,与同规模国际智能设备的数据相比,订单生产效率超出8%。京东集团2020年Q3财报显示,库存周转天数低至34天,JDL京东物流科技就成为背后智能应用链网络的核心支撑。

这些供应链关键环节的智能产品,能够简单直接有效地解答产业需求者的疑问:数智化供应链到底能为垂直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第二步,形成一体化智能供应链解决方案,开放给产业。打造一个技术驱动的数字化社会供应链,不仅需要技术,也需要社会,怎样降低全社会应用数智化技术的成本,京东选择用规模化效益来实现数智化的普惠,将17年来积累的全栈数智化技术、产品和服务体系,就在不断对外输出中淬炼成了多个平台型解决方案,把技术打包成开“箱”即用的商品,以增强产业端的快速适配。

比如JDL京东物流打造的物流科技产品“京慧”智能供应链,就基于智能化算法,为安利公司定制了商品布局、销量预测、智能补货、库存仿真等方案,让安利的成品物流费用节约10%以上,库存周转天数下降多达到40%以上,分销效率、运营效率提升一倍。用敏捷性供应链为行业在风浪中保驾护航。京东集团副总裁、JDL京东物流战略与创新业务部负责人傅兵认为,通过专业定制化供应链服务,不仅让“快消品”实现了“快消费”,更实现了“快送达”,从而,一个融合共赢的零售商业新生态就此形成。

第三步,与供应链领域、实体经济垂直行业深度融合。

技术集群在落地过程中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复杂情况,比如仓储中就有可能遇到网络条件相对较差的环境,数据到云端的上传和处理时延会让客户很难受,这时洞察场景特点提供个性化技术方案、与场合深度融合的服务能力就非常重要了。

这时,京东多年服务B端的优势就充分体现出来。与各种不同类型的政企机构和产业带展开合作,在天津与雀巢联手打造了面积近3万平米的智能仓配中心,为某大型国际食品巨头打造了智能场站、数字车队、链上签等产品。此外,还联合地方政府制定区域农特产品质量管控体系,通过谷语系统实现品质溯源,帮助偏远贫困县打造高端品牌,实现增收。

正如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零售技术委员会负责人颜伟鹏所说,多年的全链路技术积累,让京东能够切实赋能业务,帮助业务快速上线,创造可量化的价值,真正将数智化成果可视化。同时通过可靠且高适配性的技术基座,让企业灵活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需求,最大程度地增加业务及商业模式的创新时间与空间。

极致科技、开放平台、极简融合,成为京东破解社会供应链数智化的“三叉戟”。

(京东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京东智联云总裁、IEEE Fellow周伯文)

历史学家马克·莱文森(Marc Levinson)认为,疏通供应链可给世界带来超乎想象的好处。对于中国这个供应链最为复杂的经济区位之一,供应链转型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大家都说中国是“唯一历史未曾中断而延续至今的文明古国”,这种文明的韧性,根基之一就来自于超大规模的多元复合结构,各个体系内部的自然、社会、经济相互依赖、多元共生,建立了深刻的有机联系。而供应链体系,也是这样一个相互塑造、彼此连接的规模体系,其转型升级难度,可想而知。

京东的努力,对于中国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缩小与欧美国家数字化差距,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最核心的是“一力降十会”的技术优势,在JDD 2020,京东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京东智联云总裁、IEEE Fellow周伯文博士也宣布成立京东探索研究院,关注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自主系统、下一代计算等核心方向,在未来的10年加大投入探索的领域,向人机共生、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互联互通的彼岸进发。

“生如逆旅,一苇以航”。2020年,数智化技术正在成为全球经济的最大变量,京东的供应链数智化告诉我们,中国科技企业手中所握着的武器,早已在时间缝隙中淬炼出了扭转时代的能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