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冠之年,百度尝试通过一部纪录片重启创业梦想

弱冠之年,百度尝试通过一部纪录片重启创业梦想
2020年09月23日 21:08 时代财经

作者:时代财经 覃毅

来源:《二十度》纪录片截图

“2000年你是怎样搜索信息的?3秒钟不出结果,或许会觉得很正常。”9月23日晚7点,百度发布了其创业首支纪录片,百度CEO李彦宏与百度创业团队成员一起亮相。

百度方面介绍,这支名为《二十度》纪录片,回顾了百度创业二十周年走过的历程,同时也是向外界表态:百度的创业梦想只实现了20%,还有梦想未完待续。

成立于上个世纪末与千禧年的交汇处,百度将于2020年12月底迎来二十岁生日。近日,百度密集举办2020年世界大会、百度好奇夜等系列活动,多方介绍和呈现其AI、智能搜索等业务情况。

片中,李彦宏谈到“人工智能是堪比工业革命的时代浪潮,百度做AI希望每个人都能从中平等获益。”二十年的时间刻度,互联网行业风起云涌、百舸争流,错失机遇将再难追赶。有业内评价认为:弱冠之年的百度,放下才能不惑,重启未完待续的创业梦想。

“技术是百度的DNA”

“人工智能技术和百度有天然的契合点,如果有一个公司就是要做各种各样的人工智能产品的话,那我们就应该是这样的公司。”在纪录片《二十度》中,李彦宏表示,“技术就是百度的DNA”。

有趣的是,片中一名百度创业团队成员透露,李彦宏在硅谷时是非常出色工程师,创建百度后没有写过一行代码。李彦宏曾回应称,不写代码因为避免在国外工作时涉及知识产权等方面的冲突。

近些年,百度大手笔投入人工智能的业务探索。通过AI变革社会生活,成为百度的重要业务方向。

在2017年世界大会上,百度宣布成立人工智能交互设计院。大会前几个月,借用阿波罗登月计划的含义,面向自动驾驶领域的系统“阿波罗(Apollo)”发布。此后在每年度百度世界大会上,阿波罗都成为公司主要推介的技术和行业内外的关注焦点。

在2020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称Apollo无人驾驶实现了5G“云代驾”,其无人驾驶车目前已经在北上广杭等多个城市落地,体验过的用户已经超过10万人。

无人驾驶车之外,人工智能技术的落地成果也丰富了百度AI生态,如推出小度智能音箱、虚拟助手度晓晓、百度AI寻人平台,以及百度翻译、图片搜索、语音助手、百度地图在体验上的优化等。

这些AI生态都以百度自研系统“百度大脑”为技术支撑,今年百度世界大会,百度大脑发布了6.0版,宣称系统目前开放270多项领先的AI能力,凝聚了230万开发者,企业发布的模型数量超过31万。

以创新技术向AI业务探路,百度的转型在纪录片《二十度》里,李彦宏用一句话得以解释:“我这个人天生就是喜欢新东西,喜欢挑战。”

在2020年世界大会刚结束几天,一档以“好奇”为主题汇集了国内顶流明星的晚会,把百度AI、智能搜索等技术做了进一步的应用呈现。“这20年来,我们在每一次的点击、登录、搜索,都能感受到百度的陪伴,它默默无闻的解答着我们的对这个世界的各种好奇。”主持人华少总结道。

这与纪录片《二十度》中,李彦宏创立百度的初衷不谋而合。片中,李彦宏回忆小时候参加编程大赛名落孙山,在省城新华书店“大开眼界”的经历,以及在美国读书时被美国教授发起“中国是否有电脑”的质疑,意识到人类对获取信息渴望和不平等。

至今李彦宏仍想要践行这个初衷。“百度做AI一直有一个想法,不管这个技术多么复杂,希望每个人都能从中平等地获益。”李彦宏谈到。

高光时刻和失意的转型

回顾百度创业历程,2002年至2003年用户搜索量突飞猛进,以及2005年上市是百度的两个高光时期。

2002年,时值全球互联网泡沫,百度彼时刚成立不久,主要业务以服务各大门户网站的搜索需求为主要业务。当时,李彦宏观察到国内网页增长可观,决定以独立搜索引擎的方式直接向用户提供服务。

“当时全球网页的增长速度增长4、50%的样子,但是中文网页的增长速度是每年200、300%。”李彦宏谈到。

同一年,李彦宏创业团队推出“闪电计划”,意在在很短时间内将中文搜索质量赶超国外。这一段时期的蓄力,为其后来实现了“国内搜索巨头”做了充足准备。

2005年,李彦宏面临投资人出售百度的压力,最终以20亿元高价劝退了谷歌。据介绍,成功上市后,百度股价从发行价21美元到第一笔成交价66美元,一路飙升至151美元。

在2002年至2005年的,让随后的百度一路高歌猛进。2011年BAT三巨头鼎立的格局已经稳固。公开报道显示,当年3月,百度市值达到460亿美元,摘下中国互联网桂冠,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然而,在PC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开始交替的时代,整个行业竞争格局经历了一轮残酷的洗牌,而百度正是掉队的巨头之一。

在纪录片《二十度》,李彦宏表示,“做错的事情是很多的,没有人能够一眼看透终局是啥。但是过一段时间市场就筛选出来了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伪需求。试错的过程往往是创新无法绕过的一步。”

百度创始团队高管之一认为,百度的工程师文化其实是移动转型走弯路的原因之一:“对一个理科生来讲,最好的状态是这个世界是清晰和结构化的,可以当成一个工程问题来解决。但现实世界中有很多不清晰的、灰度的、结构化的,这就是理科生最大的挑战。”

针对移动化转型的失误,李彦宏也在片中重新思考了当下的移动互联网生态。“现在完全公开的互联网内容不仅不再增长,还有萎缩的趋势。如果不能建立起内容生态,就没有内容可索引了。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趋势。”李彦宏说道。

谈到对目前搜索推荐技术的思考,李彦宏表示,“目前的算法都在取悦用户,容易让人走极端,会把人搞得非常分裂。我们更希望让我们的用户知道这个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而不是让他们看了之后很解气。”

“黄埔军校”仍在探索

2013年,赵钧(化名)加入百度,先后就职于百度钱包和百度地图部门。“当时百度市值在BAT还是最高的,核心业务还是PC搜索和移动端的流量分发。”赵钧向时代财经表示,当时百度已经是一个巨无霸企业,考虑成熟平台给的空间相对较少,且当时业务团队之间出现了分歧,就离开了。

离开百度后,赵钧加入了一个地产相关的互联网公司。“百度的工作经验帮助我积累了O2O的行业经验、部分管理经验,也给了我一个好的起点。它是互联网的黄埔军校,在搜索上的积累,造福了几乎国内所有的互联网公司。”赵钧说。

其同时指出,百度在人工智能的转型,目前还很难为公司创造营收增长极。“不可否认百度的研发能力和在互联网行业上的沉淀。但是AI能否有长足的发展,还是要看能否对实体经济有促进作用,以及是否能进行深度结合。”

或许赵钧的疑惑也正是所有出走百度人的疑惑。近两年来,百度人才流失的困境凸显。公开资料显示,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至今,百度离职的高管已经不少于十位,其中包括百度COO陆奇、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等关键角色。

腾讯一线报道,2019年5月,百度有5名高管闪电离职,其中4名是百度搜索公司管理层。这4名高管中,有2人已加入字节跳动,分别是吴海锋和孙雯玉。

在搜索引擎优势不再,人才流失不断的困境中,百度的AI转型是否有逆风翻盘的可能?

在业内分析人士看来,AI目前的应用场景有限,除了视觉识别发展较快以外,其他应用场景大都还在探索之中。

“智能搜索、算法推荐、自然语言处理,语音识别等相关产品竞对太多;其他诸如智能音箱等硬件市场份额有限,也都有许多同质替代品。”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表示,目前百度打造的无人驾驶技术在国内保持领先地位,有较大竞争优势,如果能抢先落地,将会给百度带来巨大的变化,但这块市场在一段时间内仍然需要大量投入,没有盈利。

李彦宏对百度未来表示乐观:“即使是五年十年见不到什么商业回报,但是可以在更长时期内对整个社会产生正向的影响的话,我们还是能够做的起。”

这种乐观背后也有拥簇者。“坦白说我是从离开百度才真正理解百度,我从毕业到现在换过七八份工作。自己创业后才对钱有了概念,没有得到收益的情况下长期投入,非常需要勇气。”在纪录片《二十度》中,一名百度创业团队成员评价道。

“百度就像之前的微软一样,曾经有一段时间大家都觉得微软消失了。它已经是一个被替代的可有可无的公司,但是微软还是重新崛起,因为它的技术储备在那里。”一名百度前高管表示。

在纪录片接近结束的时刻,据百度一名合作伙伴回忆,在百度大举进军人工智能领域的两年前,公司曾设计一个赋能残疾人群体的项目,“我们把项目取名为‘普罗米修斯’,意思是它盗取了火种,带到人间,把技术能力赋予各种各样的人。“

但在他注册之前,发现有公司已经抢注了这个名字,这个公司就是百度。“百度团队的初衷或许也是想成为普罗米修斯这样的人物,把技术的火种带到人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