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王凯:「理想不仅仅是汽车公司,而是科技公司」

对话王凯:「理想不仅仅是汽车公司,而是科技公司」
2020年09月19日 12:35 新智驾

作者 | Dude

想汽车,迎来了创业以来最重要的高管——CTO王凯。

王凯将全面负责智能汽车相关技术的研发和量产工作,包括电子电气架构、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平台化开发和Li OS实时操作系统等。

在入职理想汽车之前,王凯是伟世通的全球首席架构师及自动驾驶总监,设计了SmartCore™,和 DriveCore™。事实上,王凯本人的职业历程横跨芯片、手机业、汽车业。

本文对话王凯,了解王凯入职理想的原因,对当前整个智能驾驶赛道的理解和未来的判断、对于理想自动驾驶的发展规划。

2020年是智能汽车的元年

在王凯看来,2020年才是智能汽车元年。

最突出的现象在于,以特斯拉为首的智能汽车厂商获取到了相当多的市场份额,资本市场的估价一路上扬。

2020年,整个汽车行业对于产业链的需求在发生剧变。产业链由功能车到智能车转型,转型过程中一定会有阵痛,与此同时带来特别大的机会。

与此同时,王凯对新智驾在内的媒体表示;「大家都不会质疑汽车产业向消费电子靠拢;尤其是汽车电动化以后,目标是向消费电子化。」

在这种产业背景下,手机的市场布局就变得具有高度的借鉴性。当前手机市场显现出一极多强的局面;而反观智能汽车的局面也正在呈现出一极多强的发展趋势。

王凯进一步解释:消费电子市场有三个特点:大市场、多用户、数据驱动。

基于消费电子的三个特点,以及中国本身的产业土壤,因此中国智能驾驶汽车行业是非常机会进行弯道超车。

如果一个汽车企业想成为头部企业,一定是数据驱动型的科技企业;一定是科技属性突出的企业。

王凯表示:「事实上,当科技属性增强了以后,造车的费用跟科技投入比起来是小头。因为本身机械制造,发动机技术,传统的技术基本上是比较成熟了

反而是不成熟的领域,但是现在要它们(科技)都融合,它们(科技)是最应该投钱的部分,这样才能体现车企的差异化,而且这时候用户是可见汽车的替代速度的。」

而选择理想,或者是入局理想,王凯要承担的角色就是增强理想汽车的科技属性,而这种增强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驱动,更为重要的是从整个企业架构、公司制度层面设计完成这种属性的增加。

对于王凯个人而言也是从「黄金球员」向「明星教练」的转变。

理想已构建闭环,接下来是飞轮迭代

为什么选择理想?

王凯表示:「他一直以来非常欣赏理想汽车的行事作风,非常赞同李想对企业发展的节奏的判断,在特定的时间应该做那时候应该做的事情;在技术路线上,比较认同渐进式技术革命的路线,在这两点上,跟理想汽车高度一致。」

从创业之初到完成上市,理想汽车完成了从0到1的阶段,在0到1阶段,研发、销售等这些工作都是围绕着产品落地来展开的,在这个阶段,理想汽车完成了数据闭环。

“从0到1的时候的玩法和从1到10的策略是绝对不一样,当下无疑就是从10到100的过程。在10到100阶段,就是数据驱动的过程,就是需要飞轮迭代的过程。需要提高了汽车的科技属性。”

至于数据驱动的建立策略建立,王凯有自己的理解。

王凯表示:“数据驱动是要建立一整套架构,不是简简单单的电子器件架构,或者是整车架构,而是公司企业级的架构。”

目前理想汽车one的座舱,已经实现了整车、手机端、云端的相互打通,用户的反馈意见能够直接跟汽车的OTA升级相关,这些就是数据闭环的建立。而未来的事情则是飞轮迭代。

王凯已经构建好自己一套策略。

 第一步,把这个成功的闭环细分化做成飞轮,运算更快。

第二步,就是把所有的部门,销售部门,自动驾驶,自动驾驶还要和座舱进行交互,用户体验,把一个个的轮子变成一个大轮子,整个轮子是飞轮转得更快,这是公司体系内做的事情。

第三步,设计合理的研发人员薪酬体系,一定是高于市场水平。加上最近完成IPO,理想汽车的账上资金充裕,能够施展的空间非常大。

作为一个数据驱动型科技企业,数据是命门。

对于当前特斯拉所设立的「影子模式」,王凯表示:「影子模式我们肯定多多少少要做,而且已经做了前期的一些准备。但理想是非常注重个人隐私,一定会按照法律去走。对我们来讲,数据迭代是必不可少的一环,这是渗透到各个领域的。目前技术储备已经到位了,我们随时按下就开始。」

理想的自动驾驶策略

目前,理想的自动驾驶部门是60人,未来将会扩展至200人。

目前,理想的自动驾驶感知部分采用的是Mobileye的技术,车身控制、调校是内部团队负责。王凯透露:「未来视觉感知部分的技术,理想将会采取自研的方式。」

至于「影子模式」之所以没有大量激活,一方面也是需要等待自演算法完成到位之后,基础搭建完成了,再进行数据标定才是有意义的。因为感知和标定都是串联在一起的,所选用视觉神经网络,CV(计算机视觉算法)算法,和标定是强相关的。

目前,理想正在夯实这一基础。

在自动驾驶路线图上,理想还是会坚持淡化分级痕迹,以场景需求作为第一标准。当下首要实现的场景功能将会是——NOA。

王凯强调,自动驾驶当中的ODD(Operational Design Domain)才是最为重要的要素。

“基于什么样的场景,提高用户能用辅助驾驶或是自动驾驶时间长度,这个会是我们希望提高的地方。包括数据闭环,都是根据用户需求进行优化抉择,淡化所谓的分级。”

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考虑,理想也跟特斯拉一样,先实现硬件的到位。比如2022年出下一款车,将会从硬件上要做到 L4级硬件的预埋,虽然不是把所有的硬件一下到位,但是接口会全都到位。

*理想的增程式(EREV)电动汽车的底盘平台 | 理想官方

目前,理想One的传感器设备相对精简,但是依旧能通过OTA升级很多的功能,与此同时,王凯也强调理想One跟下一代出的车( 2022 年推出一款全尺寸的高级电动 SUV)肯定是有差距的。下一代的车型无论是算力还是传感器的种类和预留,都会为以后的扩展保留更多空间,除了软件升级还可以硬件升级。通过硬件的堆叠也将会是有上限的,但是软件上,一定要让用户的体验做到极致。”

此外,王凯还透露,在未来的智能汽车上,地图包括高精地图是很重要的数据来源之一。当下,理想也在和高精度地图商企业着手进一步的落地。

“在应该做事的阶段,特定的阶段应该做特定阶段的事情。”这是王凯在采访过程中多次提到的一句话。

他表示,目前理想应该更多的聚焦研究方法论,形成自己的体系,怎么样能迅速迭代;从10到100是追求极致效益的过程。

写在最后

智能汽车的元年已至。

无论新旧造车势力,都加注在智能化的投入。在新旧博弈的交替之际,往往迸发出奇妙的创新力量。

王凯也相信随着智能汽车的愈加成熟,IoT真正的布局是以汽车业为中心往外扩散,一定是汽车业先落地,,IoT开花了。所有的基础学科都指向了,IoT,分得大产业的一杯羹,产生产业级的红利。

一个变局开始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