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快上市的公司 赚钱模式神似“黑洞事件”中的视觉中国

这家快上市的公司 赚钱模式神似“黑洞事件”中的视觉中国
2022年08月11日 08:11 财经看点网

【文/财经看点网 北方】谈到“卖字”,很多人第一反应可能是卖书法作品,但在互联网,尤其是在字库行业,“卖字”有了全新的含义。

在8月9日,以“卖字”为生的汉仪股份发布了上市公告,公开募股上市,据悉,该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字体设计、字库软件开发和授权、提供字库类技术服务和视觉设计服务,以及以IP赋能方式开展的IP产品化业务。汉仪股份是字库行业的佼佼者。

字库行业?卖字?这个从未听说的行业,居然长出了上市公司?

日赚斗金的“卖字”行业

字体,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东西,如果用作商业用途,是需要收费的。

比如方正小标宋、方正超粗黑、汉仪菱心体等字体,一旦被用来设计企业徽标、广告,或者是企业发微信公众号、发微博,再或者用在影视游戏界面当中,都需要缴纳版权使用费。

最出名的是应用广泛的微软雅黑,不少媒体从业者都曾因该字体而踩雷。

那么,版权使用费一年大概要交多少钱?

根据汉仪字库官网的报价,如果用于全媒体发布,基础字体单款字一年0.6万元,永久1.8万元;精选字体单款字一年1.8万元,永久10.8万元。如果用于单一设计稿如户外广告、海报等,以及视频广告、VI、网站及包装发布的话,单款字每年使用费均不超过1万元。

同行业的方正字库也可以参考一下(微软雅黑的版权就属于该字库),据其官网显示,全媒体发布基础字体的价格为一年0.7万元,精品字体一年2万元。

显然,字体版权是需要复购的长线生意。

靠着这样一桩细水长流的买卖,汉仪股份做到了2个亿左右营收规模。2018年至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71亿元、2.12亿元、1.97亿元和2.2亿元。

营收虽略有增长,但其利润已停滞不前,2021年的利润甚至还少于2019年,“卖字”行业的增长瓶颈似乎已经显现。

商业模式之困与“流氓维权”

汉仪股份停滞不前,主要在于该行业普遍存在的商业模式困境

一方面,精品字体的制作成本居高不下,而不断变化的用户审美和同行业竞争者数量增长,让商业运营成本成为了一道“坎”。

另一方面国人版权意识薄弱,字体的知识产权法律法规不健全,

白嫖用户数不胜数。很多人潜意识里认为:我用个字体还需要钱?

以上种种导致国内公司走上一条”钓鱼盈利的路线”:维权→诉讼→和解→签约,其中,维权是手段,签约要钱是目的。

可以参考以前视觉中国的黑洞事件,只是字库厂商的手段没那么恶劣,至少字体是由其创造的,但二者都是通过主动让其他人去使用版权在自己手上的东西,事后来进行索赔,极其容易遭人唾骂。

看汉仪股份的收入,2021年客户主动合作的只占16.81%。

再去网上搜索相关信息,会发现受害者如过江之鲫,遇上这种典型的碰瓷行为,任谁心情都不会太好。

但是大众的唾骂根本解决不了行业的困境,国内字体厂商走钓鱼盈利的路线目前来看也是迫于无奈。

上世纪90年代原有几十家字体厂商,但21世纪盗版和互联网的冲击,彻底击垮了字库行业以正版销售获利的模式,十年前只剩个位数的公司还在苟延残喘,恰恰是上文这样的“流氓维权模式”让这个行业缓了一口气。未来是否有更好的商业模式?暂且不得而知。

供应商集体注销

除钓鱼维权外,汉仪股份还有其他问题。其中一个较大的问题是供应商的集体注销。

据招股书,2018年前三版权服务商共计涉及九家公司,而丰泽区鼎宏软件昌瑞软件技术服务部、丰泽区成融计算机软件服务中心、丰泽区智博计算机软件服务中心、丰泽区锋瑞软件技术服务部、丰泽区鑫宇软件技术服务部、丰泽区赢瑞软件技术服务部、丰泽区浩睿电子技术咨询服务部、丰泽区锋行电子技术咨询服务部在内的九家公司全部在汉仪股份IPO前夕注销。

细看能发现,很多公司的经营者还是同一人。

其中5家在2018年成立当年即成为汉仪股份第一大版权服务商,共销售金额1244.82万元。这能是巧合吗?

更巧的是,在2018-2019年,汉仪股份现金分红金额相当高,分别约为2497.5万元、3500万元,占上年度归母净利润比例分别为73.20%,130.95%。

进行如此高比例的现金分红,让人不禁质疑汉仪是否通过出资借助版权服务商进行隐秘的资金循环来虚构交易?版权服务商作为汉仪股份重要的获客渠道,其真实性问题也让公司所披露财务数据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曾因刷单自充值涉嫌违法违规

汉仪股份还有一个问题:刷单。招股书披露,在2019年和2020年1-4月期间,汉仪股份及其子公司上海驿创、嗨果科技、翰美互通曾涉及自充值或下载刷量的行为。其中汉仪股份、上海驿创、嗨果科技自充值金额分别为81.03万元、67.68万元、3.60万元,翰美互通自充值和下载刷量金额296.67万元。

汉仪股份及其子公司自充值的情形,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的规定。这也导致了在2021年2月3日,厦门市思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翰美互通处以二十五万元罚款。

虽然在招股书中,汉仪股份说明已做出整改,且为了预防该行为再次发生,其制定了《关于规范平台销售行为的规定》,并在其中承诺:“不会再出现任何形式的刷单行为。如后续一旦发现刷单情况且证实是我司行为,平台有权单方面停止合作。”

但公司存在过违法行为这个事实是抹不掉的。

汉仪股份做出以上行为,公司的诚信问题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于,“卖字”在中国不是一门好生意,而是“小生意“,目前来看任何公司都很难做大做强。

汉仪股份上市后发展如何,字库行业未来走向何方?笔者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