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搂兔子,打淘宝的鸟

拼多多搂兔子,打淘宝的鸟
2020年04月29日 17:01 花朵财经

文|花朵财经研究院

2020年的魔幻开局,已经让众多国内企业营收、利润受到影响。但在疫情刺激下,部分行业的表现还是被外界所看好,比如快递行业。

2019年9月才开始国内布局的极兔速递,成为快递行业的一匹黑马。

「 1 」

极兔快递火线上位,背后浮现拼多多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极兔快递的运营方,是上海极兔供应链有限公司。其母公司——上海龙邦速运有限公司是公司的全资控股股东。

成立于2007年的龙邦速运,是一家零担快运网络平台,快递点覆盖全国1870个城市,建立自有转运中心90个,服务点达到4100余个。

表面上看,极兔速递似乎是在2019年9月创立后,被龙邦速运收购。但仔细查询资料后,花朵财经发现极兔速递更像是“借壳”入局。

▲图片来源:极兔速递官网

极兔速递是墙外开花墙内香的典范。公开信息显示,极兔速递的创始人李杰,同时也是OPPO印尼的“开路人”,在OPPO入驻印尼的第二年(2015年8月),李杰团队抓住印尼电商崛起的时机成立J&T Express,业务涵盖同城、国内及国际快递业务,成为印尼全境第一家率先推出免费上门取件的快递公司。

▲图片来源:极兔速递官网

根据其官网材料称,到2019年,J&T Express快递网点达4500+,开斋节旺季日均100万+包裹,60%来自于电商交易。据官方统计,截至目前,极兔在全球目前拥有超过100+个大型转运中心,目前每月收派5500万个包裹,2019年收派包裹超过7亿个,是东南亚快递一哥。

作为新入局者,极兔这次布局国内快递物流行业,必须有一个坚实的助力。这个助力,就是拼多多。

媒体报道称,由于OPPO投资人段永平同时也是拼多多的天使投资人,因此极兔速递正式起网前就被视为拼多多的“嫡系”。尽管针对这种说法,拼多多与极兔都对媒体称:“不予回应”。但在快递行业竞争不断加剧,已经成为一片红海市场的今天,这种表态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达。

极兔跑马圈地的时间,正好是国内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时候,时机很准。在国内疫情出现的早期,极兔开始在疫情中心-武汉进行快速扩张。同时,在价位上,极兔也拿出了诚意。相较于菜鸟系省内普件12元的起送价,极兔打出了“1公斤以内物品,同城8元、跨市10元、省外12元”的价格杀手锏。

截止到4月中旬,已经有拼多多、当当网和苏宁的部分用户收到极兔承运的快件。

拼多多副总裁陈秋近日透露,自3月15日以来,拼多多日均在途物流包裹数已经稳定在5000万件以上,较去年同期增长60%;整个3月份,拼多多平台的实物快递包裹总数超过了15亿件,在全行业占比约25%。

对于目前的极兔来说,最近要的是两件事,第一是抱紧甲方爸爸们的大腿;第二是在打价格战的同时,保证自己现金流稳定。二者缺一不可。

「 2 」

圆通、申通营收暴降 菜鸟系快递路在何方?

通达系的背后,是阿里系淘宝-菜鸟物流网络的全力扶持。

2013年,菜鸟网络成立之初,就有顺丰及三通一达入局。

▲图:2013年,菜鸟网络成立之初的股权结构

而随着阿里对菜鸟网络的不断流量呵护与资本加持,2年之后,菜鸟网络就成为阿里在物流行业的重要抓手,开始对外扩张。

圆通、申通、中通百世物流都成为菜鸟网络的持股对象。

▲图:截至2019年底,菜鸟网络针对国内快递公司的资本投入

虽然已经加入阿里麾下,但是菜鸟系物流企业在今年一季度还是遭受疫情这只黑天鹅的狠狠暴击。

申通一季报预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其盈利区间在5500万元- 6500万元,和去年相比,暴降83.96%-86.43%。

同是菜鸟系物流的圆通速递,在昨天晚间发布2020年一季报,显示公司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5.34亿元,同比下降14.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1亿元,同比下滑25.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34亿元,同比下滑34.34%。

与此同时,圆通的另一份公告则显示公司副总裁张树洪“因个人原因”自己请辞,但辞职后仍将在公司其他岗位任职。

和拼多多相比,3月初菜鸟和“通达系”快递全国网点全面复工以来,全网每天流转包裹超过2亿个,承担起全国每天约7成快递业务的配送任务。

菜鸟系快递企业,目前似乎站在一个盈利的十字路口,前方既有主战场——东部发达地区物流,又有新兴的农村下沉市场;一个是过去的基本盘,另一个是现在必须争取的盈利点。

何去何从?固步自封是不行的。

面对左边拼多多、京东、顺丰正在虎视眈眈,右边的极兔、众邮等一众新兴快递公司步步紧逼的局面,菜鸟系想要破局,恐怕还得依赖改造自身业务模式,将单纯依赖零担快递盈利的模式快速提升至供应链、大物流方向。

根据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 2019年快递行业的整体规模约7500亿元,在整个物流行业超13万亿的规模里(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统计数据,2018年社会物流总费用13.3万亿元),快递业占比仍较小,未来广阔的B端、工业物流市场将是菜鸟网络应该去突破的领域。

「 3 」

新物流,究竟谁是未来快递王者?

虽然疫情不会改变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但仍会给各产业带来一定阵痛,融资及投资环境将面临较大压力。对于物流行业,疫情考验着许多细分领域的生存能力,也可能会引发产业发展速度和竞争格局的改变。

极兔的急速入局,对于集中度不断变高的物流行业来说,并不是新命题,而是未来的新常态。

拥有符合行业发展趋势的核心竞争力和清晰战略布局,是在这次逆境中淬炼成金以实现胜利的关键,这些企业也将受到市场和资本的关注。

互联网催生的零售新业态,B端的工业物流市场,都是未来物流企业得以发展的基础。

经过近十年的互联网经济发展,中国新零售消费市场创造了碎片化的消费场景,特别是电子商务的时效性带来更加高频的订单和更小规模的订单,倒逼传统分销配送模式不断变革升级,如何靠近终端客户、降低配送成本、缩短交付时间成为核心议题,“人、货、场”之间的商业逻辑被重新演绎。

规模效应产生的低价背后,并不能以牺牲技术创新为代价。为能创造极致的消费者体验,不论是极兔还是菜鸟系企业,都必须不断进行技术改造和升级。

▲图:物流行业技术应用情况

危机之后,极兔和菜鸟们的新一轮“暗战”还将继续。花朵财经认为,物流新时代中笑到最后的,还是抓住创新科技将智能化、信息化和企业战略匹配得最好的企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