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帅后的阅文还能否庆余年

换帅后的阅文还能否庆余年
2020年05月06日 18:51 花朵财经

文|花朵财经

网文界的“大地震”忽至。

阅文高调换帅后,“一个时代结束了”的感慨之声还在业界荡漾。一周间,“霸王合同”风波骤起,数以万计的网文作家掀起了一场浩浩荡荡的抵制运动。

「 1 」

前奏:阅文换帅

阅文集团在网络文学领域被誉为“造神”之地,顶级的网络作家收入甚至可以与一线明星齐平。

4月27日晚,背靠腾讯的阅文宣布换帅——吴文辉携核心团队“出走”,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接任阅文集团CEO,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接任阅文集团总裁。

自此,阅文的“腾讯化”步入了历史性节点。

程武在一封内部信中透露出阅文新的发力方向——IP培育、链接能力、业务模式升级。不难看出,往下阅文和腾讯的资源将实现更深入的协同,这也折射出腾讯掌控上游IP、推行泛娱乐战略的野心。值得一提的是,腾讯的泛娱乐战略,正是由阅文新任掌门人程武提出的。

腾讯这波操作,在业内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然而回过头来看,吴文辉团队的出走在网络文学领域称得上是一次大动荡,毕竟被视为“网文之父”的吴文辉本身就是阅文集团的一个大IP。

从创立起点中文网,到担任盛大文学总裁、腾讯文学的CEO,吴文辉一手定下了国内网络文学圈的江湖格局。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网文付费阅读的商业化时代正是吴文辉开启的。付费模式让网络作家真正成为一门职业,数百万作者在“起点”碰撞出百花齐放的行业态势。

如今吴文辉淡出阅文,意味着业界很可能会迎来一场规则重置。在阅文换帅的消息传出后,网文圈盛传“付费阅读时代”结束了的声音。

关于吴文辉团队与腾讯“决裂”的原因,坊间有不少猜想,其中呼声最高的,恰是双方在推行免费模式上出现分歧。彼时,阅文平台的作家已经被不安的氛围包围。

但资本市场的表现与作家的情绪倒是走了两个极端,4月28日,高层变动坐实后,阅文集团(0772.HK)股价大涨14.4%。

「 2 」

一场腥风血雨式的声讨

在不安情绪的裹挟下,阅文集团的腾讯系新管理层很快成为众矢之的。

5月2日,一份被称为阅文“新合同”的文件在网络上广泛流传,其中多条不平等条款被重点提取,其中包括“作品免费发布会视作对作品的推广手段,不是侵权”,“签约时乙方需向甲方提供大纲、预期字数和完本时间”,“甲方有权运营乙方的各种社交账号”等。

有网友简单粗暴地总结这份合同的霸道之处:

1、版权全归阅文;

2、打官司要作家掏钱;

3、阅文有权运营作家所有社交账号;

4、阅文可以随时把作品免费开放给公众看。

在充满煽动性的语言助攻下,作者们的情绪迅速被点燃。“霸王条款”“奴隶合同”的指责一时间充斥了整个网络。

事情出圈的速度超乎了很多人的想象,#阅文集团新合同被指霸道#等相关话题迅速被顶上了微博热搜,作者群体的抱团控诉引来大量网友声援。据报道,5月2日,微博网友“Bearry世界”转载龙空论坛的合同控诉贴,转发达到8.9万。

编剧汪海林、知名网络作家梦入神机、天蚕土豆等相继发表看法,局面迅速演变为八百多万身处“弱势”地位的网络作者与网文界垄断巨头间的对峙。

连中央共青团都罕见发声表示,要保护好作者的版权问题,才能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与繁荣。

阅文当然不会任由事态朝着不理的方向发酵,多次辟谣回应。

5月2日,阅文集团回应称,“当前大家讨论的这份是阅文于2019年9月推出的合同,并非如外界谣传所言是在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

但这并没有平息网文圈这一场腥风血雨式的声讨。

5月5日,一批网文作者在微博、知乎等平台发起针对阅文集团的“五五断更节”,倡议作者以停止更新的方式,抵制阅文推出压榨作者的新合约。

显然,事态已经超出阅文的掌控范围,甚至有作家发起众筹自建网文平台以反抗阅文的霸权。

一位名叫“月影梧桐”的作家表示,将牵头出资70万,公开认筹30万,以筹集100万启动资金,自建一个小众网文平台。他还强调,这一平台将专注于文化读书,不注重IP和版权开发。明显是在“叫板”阅文。

当然,“月影梧桐”本人坦承,失败的可能性高达99.99%。但出乎意料的是,30万元在12个小时之内就凑齐了。

项目成功与否暂且搁置不议,但不可否认其释放出的信号是,阅文的霸权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头条系番茄小说迎来逆袭契机的声音也开始传出。

值得玩味的是,坊间传闻,吴文辉团队出走阅文后,下家有可能是字节跳动。

5月6日,阅文再次回应。对于“侵吞去世作家收益”“作者没有著作权”“威胁作者断更后不推荐”、“修改作品更新时间”等说法,阅文集团相关人员表示,均为谣言。

据报道,阅文集团相关人员还表示,将在5月6日启动“系列作家恳谈会”,做面对面的调研和沟通。

「 3 」

资本剥削与行业顽疾

无论阅文如何回应,这场声讨与抵制都很难以“谣言闹剧”收场。不少作者搬出阅文“阴谋论”,认为这只是一次资本试水——

阅文先抛出一系列作者们绝对不会接受的条款,在争议之后,稍微放款一点,给出合同会改、权益会有的承诺。实际上,只是在严苛的条款下再稍微放宽一点,让作者们感觉藏到甜头,其实收益的,终究是平台,是资本。

从曝光的合同内容来看,争议性是实实在在的。除了对版权归属一刀切,免费阅读与枪手式写作也引起作者们的极大抗拒。

一方面免费阅读直接影响了绝大部分作者的收益;另一方面,枪手式写作直接将平台与作者之间的关系变成单方面的压榨。

也许“谣言”有被网络情绪放大的成分,但深入的看网络文学行业的固有的“顽疾”才是这次抵制风波的内在根源。

数百万作者对自身权益安全感的缺失,存在已久。

纵横中文网的总编邪月发文表示,“阅文的新合同所谓的苛刻,只是老合同的延伸,只是把本来模糊的条款清晰化”。

这场声讨演变到如今,已经无关“霸王合同”的真假与否,而是处于内容产业上游的作者们开始争取自身的话语权。

中国网络文学发展20多年来,平台与作者的矛盾,首次以如此狂热的姿态,暴露在公众眼前。

不难预判,风波最终的平息,必定是基于“创造一个更加适合内容创作的环境”这一平衡。平台与作者间的畸形合作条款,势必在这场行业的“激浊扬清运动”下首当其冲。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