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人间蒸发”了!有人说:退押金要等500年!你的押金退了吗?

ofo“人间蒸发”了!有人说:退押金要等500年!你的押金退了吗?
2020年08月04日 17:11 99企帮

连ofo的门都找不到在哪儿了。

ofo失联了!所有公开渠道,都已经无法联系到ofo。

“待退押金的数百万用户还能拿回自己的钱吗?”成为难解的谜题。

一位等待退款的用户调侃,2天退款90人,等排到自己还要572年,往前翻这么长时间,那会儿还是明朝。

其实对大多数人来说,ofo已经消失了。

还记挂着ofo的,几乎都是被欠着押金和货款的人。

但他们要想拿回钱,实在不容易。无奈,是大多数用户和供应商的感受。

共享单车企业ofo官网、公众号、APP端、线下办公室……

所有公开渠道,都已经无法联系到ofo。

用户待退押金也依然遥遥无期。

资料图:2018年3月3日,天津ofo工作人员对单车进行集中维护。中新社记者 佟郁 摄

01、从无可执行财产到“人间蒸发”

天眼查信息显示,ofo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14号院1号楼620室。

不过ofo已经不在此地。

2020年6月,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5月27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在官网公示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管理监督情况。其中,ofo小黄车的运营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数据传输中断,已被北京市执法总队约谈并立案调查,并要求其限期整改。

但是可能已经没有人来整改了。

2020年1月,ofo创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独留一具ofo的空壳。

如今无论是办公地点所在地,还是客服电话,都已经无法联系到ofo。

和ofo一起“人间蒸发”的,还有旗下的可执行财产。

数据显示,截至7月25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44次,被下发限制高消费令240次,终本案件228起,涉及未履行金额超过5.09亿元。

所谓终本案件是指,人民法院在穷尽财产调查手段后,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经申请人同意或经合议庭合议并报院长批准后,采取暂时性结案的案件。

据梳理发现,供应商最后一次通过强制执行拿回部分货款,是在2019年4月10日发布的裁定中,法院冻结并划拨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存款约289万元。

从此之后,东峡大通再没有可执行财产。

街头现在很难见到可正常使用的小黄车。

被作为财产扣押或司法拍卖可能是其去处之一。裁判文书显示,小黄车作为ofo运营主体名下财产,法院曾在2019年3月强制执行时扣押其超过1400辆自行车及相应配件。2020年5月28日,武汉市一人民法院就165辆小黄车及备品备件进行司法拍卖,以实现与ofo存在合同纠纷案件中执行人的合法权益。

但靠变卖小黄车想还上超过20亿元的欠款,无异于杯水车薪。

02、押金何时能退?“排队等ofo退款要572年”

如今ofo留在人们心里的只剩下一个问号:

我的押金什么时候能退?

有网友分享退押金的技巧:

“拨打ofo官网客服电话,反复打,接通人工客服后直接选择‘投诉’。”

但记者多次尝试,ofo的客服电话始终无法接通,其APP上的机器人客服则只会说“请您耐心等待”。

截至发稿,仍有数百万用户押金未能退还。

在ofo退押金这件事上,李枫(化名)少见地坚持。

她每天至少打开一次ofo的APP,比较排队名次,推算当天退款处理的进度,认真记录,偶尔因为忙碌漏掉,第二天一定补上。从2018年12月申请退押金开始,她已“打卡”500多天。

起初是抱有退回希望的,当时她刚交完押金不到三个月,听说ofo资金链断裂、挪用押金时,她半信半疑,地铁口的小黄车密密匝匝,“这么大的公司,不至于吧?”直到朋友发来一则视频,退押金的用户围堵在ofo总部楼下,队伍排出百十米,她赶紧申请退回押金,页面显示,前面有1050多万人。

当时退款进度还算快——如果与2020年上半年的退款速度比较。在2018年底,李枫的排队位次每天约能前进20000名,她自嘲,“一年多才能拿回押金,大概是这辈子排过最长的队了”。

队伍实际远比她的想象长得多,ofo每日的退款人数一路下跌。

2019年7月,每天退款处理的人数掉到了3000名,年底减到约400位,熬到2020年7月,希望愈发渺茫,退款位次一天只能前进几十人,有时甚至不足10人。最少的时候,挨过一天,排队人数只少了一个。

一名同样记录了ofo退款进度的用户调侃,2天退款90人,等排到自己还要572年,往前翻这么长时间,那会儿还是明朝。

有人卸载了ofo的APP,不再关心“没影儿”的退款,还有人说,就当为ofo情怀买单了。

李枫觉得憋屈,“199元,足够10天的午饭了,再说是我自己的钱,怎么就不能要?”她决定“抗争”到底。

但她其实“抗争”不了什么,ofo如今怎么样?还在运营吗?李枫一无所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每日点进APP看看。

ofo退押金排1000万名与500万名的差别,变得没那么明显。

一开始看到有人吐槽排在1500多万名后,李枫还有些庆幸,自己不算最糟糕的情况。

如今看来,大家境况一样,“都是等不到退钱,300年和500年还有区别吗?”

03、创始人戴威曾喊要“跪着活下去”

2018年下半年ofo爆发资金危机,无法正常给用户退押。

2018年12月17日,ofo上线退押金系统,24小时申请退押用户突破千万,以最低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规模在10亿元以上。

图片来源 / 百度百科

2018年12月19日,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一封内部全员信中承认:

公司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他无数次地感到力不从心,想把运营资金全砍掉,甚至解散公司、申请破产。但他最终还是选择扛起压力,“跪着活下去”。

戴威还表示,不会逃避,将为ofo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ofo的用户负责。

为了节流,ofo先后进行了裁员、搬家等一系列动作,还尝试了各种变现方式,包括做车身广告、利用流量来做内容,接广告。

不过这些方法最终均被证明无法让ofo从资金告急的困境中脱离出来。

2018年12月,戴威因未履行给付义务,被北京市海淀区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数据显示,2020年7月,戴威第35次被法院限制消费,不得乘坐飞机高铁。成为“老赖”对于其他企业家来说可能很刺耳,但戴威可能已经习惯了。

天眼查数据显示,戴威已35次被限制高消费。

资金压力之下,ofo开始在退押金上玩套路。

早在2018年11月,ofo发通知称,99元押金用户可一键升级为互联网金融平台PPmoney的新用户,同意将押金变为上述理财项目的100元特定资产,锁定期为30天。升级后,用户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

多数用户质疑ofo贱卖用户个人信息,PPmoney最终下线该合作渠道。

但事实证明,ofo从未放弃在退押金方面玩套路。

04、APP变返利网购网站,公众号变营销号

如今的ofo小黄车APP更像一个来路可疑的导流、返利的网购网站。

开屏字幕是“全网返利,购物省钱”,图标变成“ofo返利”。

“共享单车”四个字已经被挤到屏幕最下方。

ofo APP的扫码用车按钮,被各种购物平台导购按钮包围。

其APP首页推荐被广告占据,推销着网贷平台。

“880元立刻领取,15天最高赚246元”,以此吸引用户购买。

“扫码用车”的按钮被“我要借钱”“小鹿商城”“9.9特价”等包围。ofo APP如今把“返钱”作为特色,这一变动要追溯到去年的改版。

2019年3月,ofo上线了折扣商城,引导用户将99元押金升级为150金币、199元押金兑换300金币用于购物,然而“现金+金币”的支付模式决定了用户想要买东西还需另外付费。

如今,这种模式依然没有改变。在小鹿商城,以“2L装青岛原浆黄啤”为例,标价为59.9元,提示客户可以“10金币+49.9元”的优惠价购买,但该商品在京东上售价为76元两件,合38元一件,在小鹿商城不但要消耗金币,价格也明显高于其他电商平台。

其他类型商品也有不同程度溢价,对此用户并不买账。

有用户表示:

“不算金币,光现金就比直接购买还要贵”;

还有用户说:

“我不想买东西,只想要回押金”。

即使大额返现专区,退押返现比例也未超过10%,日用品更低。(ofo APP截图)

若是此前把押金兑换成金币,想要退押金就只剩购物返现这条路。

记者发现,即使在“大额返现”专区,返现比例也仅有不到10%,一般在8%以内,日用品返现比例更是低到5%以内。

想要靠购物返现要回押金,用户至少要在这里多花上千元。

如果说ofo APP勉强还能找到骑车的选项,ofo小黄车公众号和“骑行”已经毫无关联,变得像一个营销号。

进入公众号,映入眼帘的是7月23日的推送文章《夫妻深夜爆吵:有些事情,远比性生活不和谐更可怕”》。

公众号上一次提到自己的主业,还是2019年8月26日的《我来了!ofo有桩新模式覆盖深圳全城啦》。有桩模式和过去有哪些区别?ofo表示,根据换车新规,请根据手机端停车点完成还车,若违停,第一次会受到提示短信,第二次缴纳5元,第三次及以后需要缴纳20元车辆管理费。

面对ofo的种种操作,有网友表达不满:这不就是想尽办法割韭菜吗?

如今,ofo失联。

“待退押金的数百万用户还能拿回自己的钱吗”,成为难解的谜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