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支付宝接口,美团“硬刚”阿里背后

取消支付宝接口,美团“硬刚”阿里背后
2020年07月30日 17:39 下午茶财经

美团突然取消支付宝支付接口一事进来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

1、神仙打架

7月29日,有用户在使用美团支付时发现,美团月付和银行卡支付占据优先位置,不再显示支付宝支付,而微信支付和Applepay还在支付选择列表上。

也就是说,美团又在逼用户战队:支付宝和美团二选一。

此举给支付宝和美团的重合用户带来了极大不便。

不少人难掩对美团的失望,表示要果断卸载美团,投入阿里的怀抱。

为了竞争,置用户利益于不顾,美团的做法确实够缺德的

其实,这已不是美团第一次取消支付宝支付接口。

2016年、2018年分别有过两次用户反映美团点餐曾短暂无法使用支付宝支付,后来又慢慢恢复。

这次美团又在支付宝背后“捅了一刀”,还会恢复么?

这大概率取决于美团支付宝重合用户的站队情况。

毕竟现在,支付宝在支付江湖上的老大地位无人能够撼动。

截止今年一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平台中支付宝占有48.44%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腾讯(微信支付)、银联、快钱支付依次占有33.59%、7.19%、6.1%的份额。

想甩开老大,还没那么容易!

2、用户遭殃?

有人说,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方式,是巨头们争霸站队的必然。

这一点,我懂!

美团阿里现在都在布局消费闭环,说白了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商业逻辑上自洽的能为巨头们赚取更多利润。

可这关用户什么事?

至于美团点评和阿里恩恩怨怨,一时扯不清。

总不能王兴和马云神仙打架,就让用户“遭殃”吧。

美团贸然取消支付宝接口的行为非常不地道。

长河认为,美团可以把支付宝这个方式偷偷藏(折叠)起来,

看看有多少客户一定去找它使它。

这样那些对支付方式不敏感的用户自然懒得去找,

从而淡化了用户在美团使用支付宝的习惯。

同时又给了支付敏感用户选择自由,何乐而不为?

抛开恩恩怨怨,咱们换个角度来看,美团为何不惜得罪(失去)用户,

也要逼大家“二选一”呢?

3、背后野心

封杀支付宝后,美团首推的支付方式的“月付”。

月付是美团金服新出的信用支付产品,类似于支付宝的花呗。

该产品初始授信金额在300元到3000元之间,最高12000元,运营主体是重庆美团三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开通该业务后,在美团系APP消费时,比如点美团外卖、买菜,摩拜骑车、住酒店、旅游出行等,都可以先“赊账”,用美团月付授予的信用额度完成支付,下月8号再统一还款。

用户在美团消费时,如果选择美团月付,将给后者带来巨量的新用户。

美团“取缔”支付宝支付意在拉新,体现了美团拓展消费信用市场的野心。

基于消费交易的基础上,直接为C端人群提供各类资金融通(含借钱、分期、贷款等)的业务,长期以来都是金融机构、尤其是新兴巨头们争夺激烈的“香饽饽”。

除了月付,现在市场还有如蚂蚁花呗、借呗,京东数科白条、金条,去哪儿网的拿去花、借去花,苏宁金融的任性付、任性贷等。

而这次美团主推的“月付”正是针对C端的主打产品之一。

美团月付相关负责人表示,试运营期间月付用户的美团订单量平均提升超20%,交易金额平均提升超15%;

越来越多的90后、95后美团用户,开始习惯把美团月付设置成首选支付方式;

三四五线城市用户的月付开通意愿和还款表现比一二线城市用户好。

不仅运营数据良好,月付还有超强的赚钱能力。

美团2020年一季报显示,在疫情影响之下,当外卖、酒旅等业务所产生的营业收入都同比下滑时,美团闪购与小额贷款业务所贡献的收入逆势上涨4.9%,达到42亿元。

4、结语

不管BAT、还是TMD,这些巨头们商业模式虽各不相同,

但是他们却有一个共同业务——利用大数据放贷,而且主要放贷对象是那些没什么钱的年轻人。

在资本助推+算法加持+媒体引导下,大量年轻人在消费主义鼓动下,开始肆无忌惮地借贷消费。

仅仅2019年,中国老百姓因消防欠下的金融机构贷款额,高达13万亿。

更有媒体统计显示,消费金融贷中90后和00后相加占比超过一半,而且有近3成用户在以贷养贷。

把钱借给有需要的人,有错吗?

如果创造了价值,当然值得鼓励。

然而,以个人消费为目标的所谓消费金融,不仅没有创造价值,反而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消费欲望膨胀、虚荣心越来越强

这就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长河不反对消费,在承受范围之内,尽情消费,没毛病;

长河反对消费主义和消费贷款:

这不仅会吸干你当下的血汗钱,还会严重透支你的未来,让你未来的路越走越窄。

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