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恰饭”,越来越难

博主“恰饭”,越来越难
2022年06月27日 09:47 燃财经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燃财经出品

作者丨侯燕婷

编辑丨饶霞飞

6月24日,#B站付费视频使UP主掉粉过万#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据悉,6月20日,B站UP主@勾手老大爷邓肯推出了一套“世界十大未解之谜”付费视频合集,10集内容收费30元。几天过去,第一集视频播放量仅为2.9万,而这位UP主已经损失了上万粉丝。

来源/B站 燃财经截图

显然,“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博主的商业化之路,并非一片坦途。

做自媒体博主,入行无门槛,几乎零成本,很多人都想把握这个机会,走向“自雇”之路。“我不想这辈子都在‘打工’。做自媒体账号,是想多一条出路。”两年前,@苏菲亚和她的小朋友(下称“苏菲亚”)就开始尝试在小红书上发帖,希望能成为博主,并能变现。

在当前大环境下,越来越多的工薪族谋求副业。5月份,人在北京的苏菲亚就遭遇公司降薪20%,这使她更加迫切地想运营好小红书账号。

知识博主@海兔喵斯拉(下称“海兔”)从2021年7月开始入驻B站,如今有1.1万粉丝。由于主业是网文作者,她日常需要阅读大量书籍。为了达到更好的阅读效果,她决定用视频的形式来复述书中的故事。至今,她产出39个视频,长度大多在10-20分钟之间,播放量在数千到数万之间。

“我接不到有偿广告,图书推广是无偿的,不过能白嫖书来看。”海兔告诉燃财经,她连B站的创作激励也没有加入,“有段时间开了创作激励,但是那段时间流量就很低,我就关了。”

今年以来,B站对UP主的创作激励计划做了调整,许多博主表示收入“腰斩”。一位不愿具名的B站头部博主告诉燃财经,对比而言,前两年和今年,他的视频播放量都能稳定在几百万次,2020年B站的创作激励可以达到3-4万元/月,但今年每个视频收入仅有几百元,“严重下降”。

但头部博主大多靠商务广告赚钱,并不在乎创作激励的收入。在微博有378万粉丝、B站有7.5万粉丝的@曹导即对燃财经表示,其收入主要来源于在微博接到的广告,在B站很少接到广告,也不关注B站的创作激励,“也没多少钱。”

燃财经调查获悉,无论在B站还是小红书,像海兔这样“为爱发电”的小博主,数量非常多。其次,各平台粉丝数量均少于100万的腰部博主,如果有广告合作,收入足以维生,但如果是依靠创作激励的B站博主,则收入较低。唯有各平台的头部博主,靠着各类商务合作,收入超于常规职业,月入10万元以上不足为奇。

“最难的就是,从0积累到5000粉丝这个过程。”苏菲亚告诉燃财经,如今自媒体博主数量趋向饱和,起号已经非常困难,“很多时候,看的不是内容优劣,而是运气好坏。被平台选中,获得流量,才有火的可能。”

中小博主“为爱发电”

没有收入,却保持内容创作的博主,并不少见。

“虽然也想赚钱,但还是先提升质量,不过做视频是挺开拓眼界的,挺锻炼人的。”海兔现在就是凭着热爱在B站更新视频。

“以前读书都是囫囵吞枣,现在为了做视频,自己写文案、讲故事,终于能记住看过的内容了。”她表示,于她而言,做视频的过程,就是在学习。布景、拍摄、剪辑等,都是在成为博主之后不断学习起来的新技能。

海兔的视频 来源/B站 燃财经截图

尽管现在流量不高,也无法变现,海兔还是对内容创作有计划。“后面我准备戴头套出境,这样可能会多人看一点。我还想做定格动画,用实际的场景,手动做动画效果。”她说道。

美食博主@台北皮皮煮你看看(下称“皮皮”) 也没有接广告合作。

皮皮此前在北京生活十年,碰巧于2019年底回到台北,疫情以来,尚未能重返大陆。在成为抖音博主之前,他也在早期的视频平台上发布过内容,如梨视频、美拍、微视。后来这些平台式微,他于2019年进驻抖音、B站。

“我本职工作也是影视相关的,也做过制片,对于视频制作也比较熟悉,就自己做了这个号。”2019年,他开始在抖音发布街头美食的短视频,分享自己的真实生活给大陆的同胞。慢慢地,他在各平台积累了一批粉丝。

至今,他在抖音有22万粉丝,B站有3.6万粉丝,今年初注册的小红书账号,也有1.3万粉丝。因为有粉丝与他互动,他才能坚持更新内容。

偶尔会有商家联系皮皮,提出广告需求,但由于人在台北,无法实地考察,或商品无法邮寄,逐渐作罢。本地的餐饮合作,他也婉拒,“收钱去拍视频,万一不好吃,不就是欺骗粉丝?”

“B站的创作激励算是唯一的盈利,播放量好一点的有一两百元,普通的就是二三十元,还挺出乎意料的。”皮皮告诉燃财经,他是今年初才开通这个功能。

美食博主@我叫大头雨不愁(下称“大头”)在B站有69.9万粉丝,播放量达1亿次。但他告诉燃财经,有一年半没有接到商务合作了。

为了保证稳定更新,大头如今全职做博主,但如今收入也遭遇“腰斩”。原来,今年B站创作激励下降后,他拿到的钱只是之前的一半。“我希望能通过视频质量的提升,带动播放量的提升,抵消掉(创作激励)变少的那一部分。”他坦言,现在唯有多发布视频,收入才够开销。

“现在也没到那种实在干不下去的地步。我还想再做一做,因为有很多想拍的东西还没有拍出来,现在就放弃的话,不是很甘心。”大头表示,他也在尝试新的变现途径。

但是不是能一直“为爱发电”?大头开玩笑道,“倒也没有什么追求,如果有人出50万元买我的号,我也愿意卖。”

谁能商业化?

实际上,不管是中小博主还是头部博主,商业化都已经越来越不易。

经过小半年的尝试,苏菲亚目前在小红书积累了8500粉丝,并已经接过广告合作。她告诉燃财经,“小红书宣称是全平台最快变现的。确实我在600粉丝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找我合作了。”

苏菲亚如今是宠物博主,但此前起号并不是很顺利。由于大学专业学新闻,她一开始发帖分享新闻专业知识,包括书籍、器材推荐,但阅读量很差。接着,她尝试发布旅游景点视频,效果仍然很差。这两次试水花去她几个月时间。

去年10月份,她开始养一只猫。她把之前发的帖子全部删除,开始随手拍猫的日常短视频,发在小红书。

苏菲亚的猫 来源/苏菲亚

“大概发了十几二十个帖之后,发现有一些帖子有一两百个赞,好像有希望。之后,我就疯狂发帖,以量取胜。”苏菲亚介绍道,小红书会扶持新号,随着阅读量、点赞数提高,官方会持续发放流量奖励,像滚雪球一样,曝光越来越多。“那个时候,一周能涨1000粉丝。”

600粉的时候,她开始接广告。第一个合作是猫粮、猫砂品牌的,属于资源置换,商家给她送一袋猫粮,她帮忙发布软广帖子。第一个付费合作是洗耳液,商家送她一瓶洗耳液,并给了50元费用。

当粉丝数超过5000的时候,苏菲亚发现小红书不再那么热烈地助推了,随后她大概每月涨粉100左右。同时,她接到的广告合作,费用涨到500元/单,每月可变现约1000元。

“宠物博主比较好发广告,粉丝不会太反感。但我也不是什么合作都接,因为现实来说,我的猫不能总是更换猫粮品牌,我就固定跟一个品牌合作而已。”她说道。

@dede也是小红书博主,他分享营销策划方案,积累了2.7万粉丝,但他很少接商单。

“通常报价单条1000元,略高于一般博主价格,不过我的粉丝都是自然流量吸引,其次我可以结合品牌或者产品定制,并不只是简单的宣传。”他告诉燃财经,合作看品牌契合度,并不急着商业化。

苏菲亚指出,在小红书,如果粉丝少于10万,是没法以此为生的。“粉丝数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要看账号活跃度。”

在视频平台,头部及腰部博主商业化的可能性更大。尤其是入场时间早的博主,流量与变现都较为稳定。

推书博主@说书哥哥(下称“张生”)在抖音有91.2万粉丝,他早在2018年入驻抖音,发布真人出镜的推书视频,成为垂直领域较有影响力的博主。但他并不想全职做博主,也没有组建团队,只是当作一门副业。他向燃财经透露,目前依赖图书销售和商务合作,年收入保守估计在六位数。

“2018年的时候,抖音上真人出镜的图书号很少,这一片几乎处于空白,行业如出版社等,还不太重视短视频领域的营销推广。我平时就很喜欢读书,也很喜欢分享,当时觉得抖音上的图书号都差点意思,朋友建议我不如自己拍抖音去一较高下,我就试着拍了。”那个时候,他起号相对容易,发布的第一个推书视频就“火”了,一夜涨粉几千,这也给了他做下去的动力。

“现在抖音图书这一块,越来越多专业人士和机构入场,高手云集,所以流量已经没有2018年和2019年那么好博取了。”

现在,张生也会在抖音投流,购买“小店随心推”、“Dou+”等推流服务。对于初始流量不错的视频,一般先投两三百元,如果点赞、评论及后台订单等数据保持上涨达到一定比例,就会二次投放,但一个视频最多投流不会超过1000元。一些社科文史类的图书,由于内容原因,往往会遇到投流审核不通过的问题,这也是张生做抖音以来最无奈的地方。

最近,他卖得较好的书是《周四推理俱乐部》,销售了3000多本,可以获得比较多的佣金。

张生也在2019年入驻快手,彼时平台也给他不少流量,顺利起号,有3万粉丝。“但是快手带货效果非常不理想,可能是我推书的风格和快手用户不太匹配,后来我就停止更新了。”他表示,后来也在微信视频号尝试发布内容,同样很难获取更多关注和转化,于是也放弃了。

“我也是凭一腔热爱,觉得做这件事很有价值。尤其是早期,我喜欢挖掘一些绝版奇书、小众好书,有些书蒙尘多年,但经过一条短视频的有效传播,能让无数网友得知它的存在和魅力,甚至一条视频就能卖断货。我想,这也是知识分享、文化传播,做起来很有意义。”他说道。

头部博主的焦虑

无论在什么平台,仍然是头部博主占据着行业红利。

搞笑博主@姜峰真的苟(下称“姜峰”)还是大二学生,由于独特的内容,他在各大平台都可谓“顶流”,粉丝数非常多,变现能力较强。

姜峰告诉燃财经,他从初中就开始做视频,发布到B站,彼时第一个视频播放量就达到10万。高考之后,2020年,他开始投入经营账号,包括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平台。同时,他受邀参加了芒果TV《声临其境3》综艺节目,全国更多粉丝关注到他。

2020年8月,姜峰在B站上传标题为《这波叫反客为主》的视频,播放量近700万次,一举为他吸引了三四十万粉丝。

姜峰的视频被收录到B站“每周必看”

来源/B站 燃财经截图

至今,姜峰在B站有280万粉丝,抖音有近800万粉丝,快手有572万粉丝,小红书也有92万粉丝。在B站,他的视频播放量可达几百万次,而在抖音,播放量都是千万次水平。

姜峰告诉燃财经,100万粉丝体量,B站的广告报价为10万元/单,抖音为1万元/单,而小红书的价格跟B站类似。于他而言,由于内容独特,从美妆到游戏,各行各业的广告主都会找他合作。

尽管还是在校学生,姜峰的收入已经超越普通白领,也超越大部分自媒体博主。

但头部博主要一直维持高流量,并非易事。去年底,姜峰的流量有波动,“抖音点赞数十几万,对我来说就不是很好了,我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最后,他决定在线下开一家密室逃脱店,在线下场景中也可以运用自己的技能。“一方面是我喜欢(密室逃脱),另一方面也是想,自媒体能赚钱就赚,如果自媒体凉了,那我起码还有一两家实体店。”他透露,广州的密室逃脱店,将于7月正式开业。

一位微博粉丝百万级别、B站粉丝十万级别的博主告诉燃财经,在各大平台都有影响力的博主,对比从事不同行业的同龄人,收入确实高出不少,甚至可以比肩金融等高精尖行业的水平。

“但你也要承担相应的代价,比如内容创作的压力,流量变化的焦虑。”她指出,身边很多博主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问题。

“如果没有一定的天赋和运气,很难做好自媒体。而且没有博主能保证,三五年之后,还能持续受到关注。博主可能只是提前把接下来几十年的钱赚了。”她说道,如果之后自媒体做不下去,她愿意退居幕后。因为她喜欢这个行业,就算收入大打折扣,也能接受。

PUCG生态困境

如今,抖音、快手、B站、小红书这些国内平台,都依靠高质量的PUCG(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专业用户制作的视频)建设起内容护城河,维持着平台流量。

6月9日,B站发布2022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一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同比增长31%,达2.94亿。本季度B站日均视频播放量接近30亿次,同比提升84%;社区月均互动数达123亿次,同比增长87%。用户日均使用时长则高达95分钟,创下历史新高。

这些数据背后,离不开B站UP主的努力。根据长桥APP的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月平均活跃UP主量达380万,同比增长75%;月均投稿量达到1260万,同比增长63%。

但不得不提的是,B站仍旧在亏损,且亏损在一季度扩大。财报显示,B站第一季度营收50.54亿元,同比增长30%,经调整净亏损16.54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8.9亿元。

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表示,疫情给B站的广告、电商业务带来短期影响。因为收入增长放缓,更凸显出了利润压力。“但这个季度B站花钱比以前少了,销售和营销费用环比下降29%。”

明显,今年以来,B站创作激励下降,也是其降本增效的手段之一。

上述B站粉丝十万级别的博主告诉燃财经,“B站的创作激励,对于我们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她在后台查看,两年前在B站上传的一个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100万次,但收益仅有2000多元。

来源/视觉中国她指出,国内大部分博主收入99%来源于商业合作,“国内视频平台不像YouTube,有各种分成机制,博主如果不接广告,那收入少得可怜。”

显然,国内PUCG生态存在极大困境。视频平台在不断亏损,博主也在为爱发电,唯有少数“顶流”实现变现。

头部博主的变现又能给平台带去多少收益?姜峰告诉燃财经,他接洽的商务合作会走各大平台的官方渠道,而平台提成比例不高,大概在5%左右。

但中小博主能接到广告已经稀少,很多选择不经过官方平台。

上述多位小红书博主就表示,很多时候不会走平台接广告。“对于这种情况,小红书会排查。但很多博主还是会做成软广,看起来跟原创内容无异。”他们也指出,如果走平台,帖子会显示“赞助”标志,会影响观感和流量。

陈睿提出,2022年,在保持健康用户增长的前提下,公司的战略重心将侧重于加速商业化进程。目前看来,近日备受热议的“付费视频”,是B站加速内容变现尝试的一项增值服务。

除了B站,抖音、快手、小红书也无一例外,这些平台都在亏损。而在互联网流量见顶的现状中,这些平台还得在长视频、中视频、短视频等各领域抢夺博主、抢夺流量。

据悉,2021年,B站上线Story-Mode竖屏模式(竖屏短视频),今年4月,上线Story-Mode竖屏广告产品。

无独有偶,2021年6月,西瓜视频联合抖音、今日头条共同发起“中视频伙伴计划”,加入计划后,中视频创作者即可获得三个平台的流量收益。这是抖音首次开通流量分成计划。

一方面是流量危机,另一方面是商业化困境。千万自媒体博主的吃饭问题,以及庞大互联网平台的生存问题,都逼迫着从业者去探索内容更好的变现模式。

*题图及部分内文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苏菲亚、海兔、皮皮、大头、dede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