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千元的健身镜,败给了刘畊宏

几千元的健身镜,败给了刘畊宏
2022年06月13日 09:05 燃财经

作者 |杨 阳

编辑 |陈 芳

这个夏天,为了练出好身材,无数俊男靓女每天准时蹲守在刘畊宏抖音直播间打卡,一起挥汗如雨。

刘畊宏是今年4月火起来的,通过在抖音上与妻子一起直播健身过程,他的粉丝数一路飙涨至目前的7131万,单场直播最高有几千万人观看。凭此,他一跃成为抖音全民健身计划的合伙人,抖音甚至专门为他开设了健身合集账号,这个名为“刘畊宏肥油咔咔掉”的账号,目前也有了上千万粉丝。

在刘畊宏的带动下,居家健身俨然成了新风口,以致于瑜伽垫、跳绳、哑铃、跑步机等健身器材的成交额大幅增长。

但对于去年火起来的智能健身镜来说,刘畊宏的爆火或许不是一个好消息。一些原本还在犹豫是否购买智能健身镜的消费者,彻底被抢走成为了“刘畊宏的男孩女孩”。

有网友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刘畊宏通过视频直播的形式提供健身课程,满足了绝大多数消费者跟练的需求,能够享受几乎完全免费的健身房陪伴效果,大家也就没有必要再花大价钱去购买智能健身镜了。

也因为如此,智能健身镜的售价已经开始松动。根据成交数据显示,最初智能健身镜售价高达近万元,后来变成5000元左右,现如今又降至了3000元以下。不久前,小度发布的新一代添添智能健身镜M30,起售价甚至低到了2699元。

不过,智能健身镜虽然自降身价,但价格依然昂贵,并且被不少消费者吐槽为“不好用”,他们觉得花大几千元买来的智能健身镜,最终的使命就是在家里吃灰。

花大价钱买的智能健身镜在吃灰

“真的有点鸡肋,没有宣传的那么智能。”90后方晴花5000多元买完智能健身镜后,就后悔了。

方晴入手智能健身镜来自于社交平台的种草。2021年,因为工作变动,有着三年健身经验的方晴,无法再腾出整块时间去健身房锻炼,眼看着自己保持的每周去健身房“打卡”两到三次的习惯要中断,方晴特别焦虑,一次无意间她在社交平台上刷到了一个健身镜的推文,一下子就被种草了。

“在家能随时随地健身的卖点吸引了我。”方晴立即打开购物App,货比三家后,挑好了一款智能健身镜,镜子本身售价4000元左右,会员费要一千多元,加起来要5000多元。这对于刚毕业没多久的方晴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犹豫再三后,她还是咬牙付了款。

刚收到健身镜时,方晴被这面镜子带来的“未来感和科技感”震撼了,她告诉《财经天下》周刊:“镜子里的健身课程很丰富,有HIIT、普拉提、还有各种舞蹈,比健身房的种类还多。而且镜面上能显示我运动时的身体状态,就像科幻电影里一样,每次锻炼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在拍‘大片’。”

然而,随着新鲜感褪去,方晴逐渐感到了失望。这面装载着“AI智能”的镜子,高科技感并没有电影中那样酷炫,方晴称,镜面上的摄像头虽然可以捕捉人体动作,但是精准度并不高,而且连接不稳定,时不时还会卡顿一下。

“如果在健身房,教练可以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素质,设置针对性的锻炼项目。但健身镜设计的训练很死板,完全是根据之前的数据计算,再提供一套课程。”方晴对此觉得无奈。

智能健身镜最吸引人的地方,是集“便利、指导”为一体,如同一个能够随时在家中提供指导的“私人AI教练”。但一位拥有200万粉丝的健身up主在其测评视频中表示,AI算法根本达不到专业教练的水平。

这名健身up主曾花费13000元购买了一面Mirror健身镜,这款健身镜主打“一平米隐形家庭健身房”的概念,能够为用户提供拳击、瑜伽、力量等适合在家中锻炼的健身项目。此外,该款健身镜还能够实现即时交互、显示心率、根据算法提供个人训练计划等。

虽然功能看起来很丰富,但并不是很实用。这名健身up主表示,AI算法远不如真实私人教练人性化,所谓的定制个人计划,只是根据之前的训练历史记录推荐类似的课程,尽管摄像头能够捕捉用户动作并给予提示,但缺乏针对性的纠正与指导,使用者很难意识到问题所在。

“智能健身镜听起来高端,其实更像是一块在健身时能看到自己的大屏幕,甚至它作为镜子而言也不是很好用,镜面太暗了。”他如是总结说。

图源/FITURE官方微博

在小红书上搜索智能健身镜,能出现2万篇笔记,不过其中有不少是吐槽被收了智商税的。一个名为“一支小尾巴”的网友称,“偷懒却花了冤枉钱,健身镜是自己买过的最不实用的东西。”花大几千买回家,目前放在家里吃灰,课程太小儿科了,还不如跟着keep、刘畊宏练。这位网友建议,真想健身的话,还是去健身房靠谱,虽然也花钱,但是真有效果。

健身爱好者蔡雅说,她家的FITURE健身镜排在家电闲置率第一的位置,当时是朋友当生日礼物送给她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她减肥,没想到送来一年多,她几乎没用过。

“当时为了摆放这个镜子,我和老公还吵了一架,感觉放哪都不好,不能对着床,对着门,还得要求有一片空地,最后放在了餐桌边上。”蔡雅说,好不容易安置好后,打开用了一下傻眼了,里面的课程如果不交年费压根没办法用,最后她把这个镜子低价挂在闲鱼卖了。

《财经天下》周刊在闲鱼上搜健身镜,发现有不少人在低价转让FITURE、Mirror、小度添添等品牌的健身镜。给出的转让理由普遍是:“懒人冲动消费,几乎没用过,低价转让。”

争相入局分一杯羹

智能健身镜已有几年发展史,鼻祖是美国健身镜品牌Mirror。Mirror于2018年打造了全球首款高科技健身镜,与“高科技”对应的是,智能健身镜的售价也很“高”,价格几乎近万元。除了为镜子本身买单,使用者每月还需花费250元左右的内容服务费,才能观看镜子里的健身视频。

尽管价格高昂,但Mirror智能健身镜甫一问市,便引起了消费者与资本方的关注,甚至被《TIME》称为“2018年度最佳发明之一”。2020年,知名运动服饰品牌Lululemon花5亿美元收购了Mirror,这也是其有史以来的第一笔收购。

Mirror火了后,国内的企业闻风而动,成立于2019年的FITURE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品牌。FITURE直接对标国外智能健身镜品牌Mirror、Tonal和Tempo,在成立两年内连续获得四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近4亿美元,投资方十分豪华,集结了包括君联、红杉、腾讯等14家机构,去年4月投后估值飙升至15亿美元。

FITURE延续了Mirror的风格,价格同样高昂,尊享版魔镜售价高达7800元。一个月后,国内掀起了智能健身镜的跟风浪潮,不少品牌紧随其后推出健身镜产品。2021年5月19日,跑步机品牌亿健发布健身镜;同月智能运动平台咕咚与乐刻先后推出健身镜,十天内有三款健身镜问世。

就连科技公司也来分一杯羹。百度发布添添智能健身镜,华为申请健身品牌“为鉴”的商标注册,不久后一款搭载鸿蒙系统的智能健身镜也许将问世。此外,小米、科大讯飞、海尔等大公司也有入局健身镜行业的传闻。

短短几个月,国内相继涌现了十余个健身镜品牌,百镜大战一触即发。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智能健身镜领域已有10余家企业产生超20起融资,融资金额从数百万元到十亿元不等。

图源/视觉中国

虽然各路资本来势汹汹,但成绩单却并不亮眼。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智能运动健身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智能健身镜出货量只有0.4万台,市场规模只有0.3亿元。这在当年智能运动健身行业134亿元的规模体量里,占比可以忽略不计。即便2021年出现了暴增,智能健身镜出货量和市场规模变为4万台和2亿元,但与当年180亿元的智能运动健身市场总体量相比,还是难以相提并论。

智能健身镜市场规模不大,核心原因是,这款备受资方宠爱的产品,在消费者面前碰了壁。

拿去年618举例说,当时定价4699的FITURE魔镜旗舰版曾以3199元的价格出现在薇娅直播间。但是68折的大幅折扣却没有打动消费者的心,这款产品的销量平平,当晚在薇娅直播间只售出1484件,总销售额为470多万元。

时至今日,浏览各大电商平台可以发现,头部玩家FITURE的销量依旧惨淡,淘宝官方旗舰店显示,被评为“本店智能健身镜热销第一名”的魔镜旗舰版,月销只有400多单。就连曾经为其带货的薇娅也曾在直播间表示,最初她很纠结是否要与FITURE合作,“一个镜子好几千,价格太贵了。”

在京东平台同样如此,搜索智能健身镜,不管FITURE、小度添添、YUPP等,评价数全都寥寥无几,有的甚至零评价,最好的也只有2000。

消费者热度不高,是因为与keep等健身软件相比,动辄好几千元的健身镜显得过于昂贵。以FITURE魔镜尊享版为例,健身镜的“硬件装置”价值高达8000多元,此外用户每年还需要支付1000元左右的会员费,才能够享受其中的“软件服务”。

与之相比,keep一年的会员才200元左右,仅为一顿火锅的价格。而看似昂贵的健身房,如果按照一节团课80元、每周上两节课来计算,8000元的花销足够消费者去锻炼一年。

此外,健身镜主打“居家健身”概念,但大部分年轻人的家中其实没有足够大的空间任人“施展拳脚”。

年轻人直呼买不起

对此,梁茜茜深有体会。这位23岁的北漂姑娘形容自己是“重度社恐”,因为没有勇气踏入健身房,平日里只能在家中跟着健身视频锻炼。在小红书看到智能健身镜广告时,梁茜茜“疯狂动心”,但考虑到房间中已经没有位置放置镜子,且卖得又太贵,最终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很多健身动作都需要大幅度伸展肢体,有时候还要前后左右移动,我的家里腾不出这样的空地,一旦动起来就会踢到周围的东西,其实挺危险的。”梁茜茜说。

对于尚在外地工作、需要租房的年轻人而言,看似“方便”的健身镜也是一种“搬家累赘”。梁茜茜表示,在北京工作的两年里,她已经搬了三次家,每次搬家都是“伤筋动骨”。“健身镜块头太大了,不如健身环,便宜还方便。”

此外,健身镜也无法提供健身房的“氛围感”。苏敏是一位坚持锻炼的健身爱好者,她经常去“超级猩猩”上课,随着疫情蔓延,去实体店变得越来越麻烦,她便动了购买健身镜的心思。

在社交平台观看了数篇测评,又在线下实体店体验之后,苏敏最终还是放弃了购买。“一方面,我觉得有点不值当,一面镜子价格接近4000元左右,而且后期还要再买会员,需要一直持续花钱,很不划算。”苏敏说,“另一方面,我不是一个自律的人,就算把镜子买回去,估计也坚持不下去。”

苏敏表示,她曾购买过keep会员课,也添置了健身环等健身产品,但无一例外都“去角落吃灰了”,“就像你在家只想瘫着,去图书馆才会有学习的动力,健身也一样。”

图源/FITURE官方微博

卖得太贵阻挡了绝大部分用户购买健身镜。据《2021年大众健身行为和消费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大众健身年平均总消费为5670元,仅有近25%的用户体育健身消费超过8000元。

智能健身镜企业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纷纷开始自降身价。2021年10月,FITURE发布新一代魔镜“mini”,其预售价仅为2799元。同年7月,咕咚推出家庭智能健身新品牌FITMORE,标准版首发价为售3999元。今年5月,小度发布新产品“小度添添智能健身镜M30”,这款健身镜更是创全品类价格新低,起售价为2699元。

尽管价格逐渐降了下来,但几千元的售价还是不够“亲民”。随着“云上”直播的流行,不少健身教练开设直播账号,进行线上直播教学。与此同时,B站、抖音等社交媒体,也陆续涌现出诸如周六野、林芊妤、刘畊宏等免费内容的创作者,消费者购买健身镜的欲望再次降低。

90后李梅原本是计划买健身镜的,她觉得如果花点钱,能让自己瘦下来那也值了。但是要买健身镜的话,她还得先换个大点的房子,想想都太麻烦了,之前居家的时候看到刘畊宏爆火后,她就彻底断了念头。

“刘畊宏大多数时间都是晚上七点半播,只有周六是早晨播,我下班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抖音,跟着一起练。”李梅说练了一段时间以来,她感觉很有效果,已经瘦了好几斤,并且还不用花费一分钱,她觉得特别值。

拥有8年教学经验的健身教练Leo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智能健身镜的目标受众并不明确,对于“健身小白”而言,视频跟跳已经足够满足需求,花大价钱买健身镜属于“杀鸡用牛刀”;对于入门级选手来说,智能健身镜提供的纠错功能又不够充分,如果在这个阶段依赖健身镜,容易养成不好的健身习惯;而对于进阶型选手来说,经常需要做一些具有高难度的动作,或有针对性的训练,自己在家练容易受伤,去健身房更合适。

总体而言,目前智能健身镜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虽然入局者多,但各家产品的差异性并不明显,几乎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一眼望去千篇一律。FITURE联合创始人张远声曾坦言,健身镜集硬件、软件、内容、服务等八个维度为一体,只要一个维度有短板,给用户的体验就会很差。

而当下健身镜被诟病最多就是内容服务上,由于课程内容有限,后续服务跟不上,大大降低了用户的使用体验。业内人士透露,说到底健身镜还得回归到健身的核心价值上,能提供有差异化的内容服务,如果做不到那就是一面镜子。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