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特朗普的新AI战略能帮助美国保持领先吗?

美媒:特朗普的新AI战略能帮助美国保持领先吗?
2019年02月12日 17:02 去她是我的未来

[摘要]就AI战略而言,美国仍落后于其他国家。事实上,美国是世界上第19个正式宣布AI未来战略的国家。对于美国来说,正承受着一种特别的紧迫感。若没有明确的国家AI战略,美国可能在AI创新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

:腾讯科技

2月12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当特朗普政府官员在周一的吹风会上宣布,总统将签署行政命令以帮助创建“美国AI倡议”,旨在将资源和资金投入到人工智能(AI)研究上时,科技界对此感到十分意外。

这项名为“加强美国在AI领域领导地位”的行政令,“将指示各政府机构优先考虑AI研究和开发方面的投资,增加对政府数据和研究模型的访问,并帮助工人做好适应AI时代的准备。”虽然人们更这些创新的资金,但特朗普政府尚未宣布将为新方案提供哪些具体的财政支持。

除了如何资助这个项目外,我们目前也缺乏关于美国政府打算如何组织或重组资源的信息,他们究竟打算呼吁谁参与这项努力,或者我们应该在多长时间内看到事情取得进展。当然,美国国会最终将决定该项目获得多少资金。

据上述那位未透露姓名的官员说,特朗普的行政令中有五大“支柱”:

1)研究和开发:这将要求各政府机构增加对AI研究的资助,并具体报告这方面的研究。

2)基础设施:这将鼓励信息共享,尽管可能会遇到隐私问题。

3)管理:必须由政府机构起草规则,并由其他民间和学术团体参与,但至少要确保安全和合乎道德地使用AI。

4)劳动力队伍:支持计算机科学方面的职业培训和再教育。

5)国际参与:这将需要在AI项目上与其他国家合作,而不给予它们美国所寻求的技术优势。

除了这个总体框架之外,我们对将会发生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尽管政府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发布信息。

虽然许多AI会让人联想到“天网”或其他科幻小说中的恐惧场景,即有知觉的机器威胁消灭或奴役人类。但在科技界,这个术语代表的意义却大相径庭。AI仅仅是有关机器的一个包罗万象的术语,它可以根据相关规则(或算法)智能地解决问题或完成任务。

虽然这些算法是由人类编写的,带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偏见,但机器不需要人的干预就能完成它们的工作。AI可被用来推荐你要欣赏的电视节目或新音乐,也被用在方面,比如预测警务和刑事判决。但它仍然不是“终结者”。

AI的两个子集甚至更复杂,它们被称为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和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机器学习的目的是使机器能够根据程序员提供的数据做出准确的预测。现在,深度学习是我们在AI领域所取得成就的顶峰。它受到人类大脑学习和处理信息模式的启发,其目标是使机器能够对人和项目进行标记和分类,以便对其进行分类和决策。

但是,我们越是让机器用最少的人力干预做出这些决定,就越多的被蒙在鼓里,对机器所采用的“决策”过程一无所知。这些就是将AI带到下一个层次的东西,也是一个雄心勃勃的新联邦计划可能会聚焦的东西。尽管如此,使用深度学习的机器与自我感知机器有很大的不同。

就AI战略而言,美国仍落后于其他国家。事实上,美国是世界上第19个正式宣布AI未来战略的国家。加拿大早在2017年3月就宣布了类似战略,是首个这样做的国家。此后,法国、墨西哥、阿联酋、中国等17个国家也纷纷效仿。对于美国来说,正承受着一种特别的紧迫感。若没有明确的国家AI战略,美国可能在AI创新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

当然,关于AI、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的研究正在全美范围内进行,无论是科学领域还是学术界。AI Now的联合主管凯特·克劳福德(Kate Crawford)表示,虽然这项行政命令“正确地强调了AI是美国决策的一个主要优先事项”,但她仍对美国AI倡议明显缺乏学术研究人员和公民领袖的参与,以及政府在隐私和公民自由方面“令人不安的过往记录”感到关切。事实上,目前仍不清楚特朗普政府的AI计划中纳入了哪些内容。

尽管如此,许多人仍对特朗普的努力表示赞赏。维吉尼亚·迪格南(irginia Dignum)是乌梅奥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社会与伦理人工智能教授,她认为“此前美国政府对AI及其社会影响始终保持沉默,因为奥巴马政府的尝试和研究太重要了,不能忽视它对所有人和所有行业的影响,世界各国领导人需要认真对待他们的角色和责任”。

迪格南继续说:“同样令人高兴的是,在分析监管需求和范围、公开(政府)数据的可用性以及呼吁广泛参与方面,美国的观点似乎接近欧洲。我希望这意味着欧洲和美国能够合作努力,确保负责任地开发和使用AI。当然,当如此多的政府认为技术创新是一场争先恐后的竞赛,并拥有“赢家通吃”的成就感时,合作可能会变得棘手。”

迪格南还警告说,虽然“大规模投资对推进AI进步是至关重要的”,但“这并不是只有一条终点线的比赛,有许多途径可以帮助AI取得进展。”她不希望看到世界领导人把“越来越多的数据和计算能力”作为“实现AI潜力的唯一途径”,而是希望看到对“环境可持续性发展、更聪明的AI方法”进行投资。

另一个重要的考虑是,我们如何才能确保道德标准和政策指导能与这个计划中的AI增长保持同步。政府提出的两个“支柱”涉及隐私和潜在失业等伦理问题,但对计划如何确保在整个过程中负责任地开发和使用AI这个问题,美国AI倡议中的描述则显得模棱两可。

此前,谷歌等公司对政府使用私人开发的AI技术(尤其是在战争中)表示担忧。谷歌去年不得不终止与国防部在Maen项目上的合作,此前该公司数千名员工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军方停止使用他们的技术。不过,亚马逊和微软等科技巨头已经承诺,将继续与政府合作,特别是在他们认为合适的情况下,与国防部合作。

虽然新计划中大学的作用尚未确定,但那些站在AI研究前沿的人都渴望未来的形势和他们可能扮演的角色。斯坦福大学“以人为中心AI研究所”联合主管李飞飞(曾任Google Cloud的AI与机器学习首席科学家)在接受联系征求意见时说:“在斯坦福大学,我们支持负责任地开发和实施AI,特别是在确保AI对世界各地社区的影响是安全、公平和增强权能时更是如此。要构建能够惠及所有人的未来,就需要开展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合作,其中包括政府的大量投资。我们期待听到有关特朗普政府计划的细节。”

很明显,无论特朗普政府的计划采取何种形式,他们都必须向世界各地的AI研究人员和倡导者提供答案,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声地呼吁取得进步,这些进步不仅要惠及大众,还要确保他们得到公正和公平的待遇。虽然特朗普的行政令呼吁各机构在应用新技术时“保护公民自由、隐私和美国价值观”,但AI不能受到地理边界的限制,全球合作将至关重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