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手机卖出2千多万部,为何5G套餐用户却超5千万?

5G手机卖出2千多万部,为何5G套餐用户却超5千万?
2020年05月31日 22:41 食壹之人

近期,工信部透露,今年以来5G建设加速,每一周大概要增加1万多个5G基站,截至3月底,全国已经建成5G基站19.8万个,同时5G套餐用户数更是超5000万户。

在这5000万用户中,中国移动有3172万户(按2020年一季度财报),中国电信有1661万户,中国联通没有披露数据,但可以推测出有167万余户。

167万多5G套餐用户,对中国联通来说,确实羞于出口,难怪在年报中没有提及。

那么,将联通甩到一骑绝尘的电信和移动,是否该开启香槟庆祝呢?

答案是不能,因为5G套餐用户中,个人用户并不多。

按信通院公布的信息,2019年中国5G手机出货量为1376.9万部,而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5G手机的出货量为1406万部。也就是说,截至2020年3月,中国的5G手机共卖出了2782.9万部。

按理说,5G套餐用户应该都是使用5G手机的,那为何5G手机用户只有5G套餐用户的一半多一点?这个谜一样的数字背后,是因为5G套餐用户中,有差不多一半是物联网接入需求。

这反映出一个尴尬的现实,使用5G手机的5G套餐用户数非常少,占比更是微不足道。

截至2020年3月,三大运营商的移动用户总数为13.44亿,5G套餐用户数占比为3.72%,通过5G手机接入的5G套餐用户数占比更是不到2%。

如此低的比例,既可以解读成未来成长空间很大,也有很大部分原因是5G套餐资费高昂,抬高了用户门槛,劝退了数以亿计的潜在5G套餐用户,这可以从中移动的财报数据找到佐证。

2019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中移动5G套餐用户数为255万户(见下图),此时5G套餐刚发布不久,起步价每月190元。

而2020年1月1日至3月31日期间,5G套餐用户数增长到3172万户,3个月时间增长了2917万户,增长了超过11倍。与此相对应的,是5G套餐的起步价从每月190元降低到128元。

可见,5G套餐资费降低后,用户的增长立杆见影。

事实上,昂贵的5G资费正成为5G推广的最大障碍。

最开始,5G手机价格偏高抬高了5G的门槛,但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5G手机的入门价格正从去年底超3000元,下降到接近2000元,到年底这一数据会继续下降到1500元左右,从而彻底替代4G手机。

不过,与5G手机价格不断下探相比,5G套餐资费的下降却要慢得多,尽管入门价从每月190元降到每月128元,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仍然是一道难以翻过去的门槛。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我国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0元/年,按个人社保费用缴纳比例占工资收入的30%估算,我国城镇人均工资收入大约为51000元/年,即每月大约为4200元。

而韩国的人均工资收入为1.792万元/月,德国为2.9万元/月,美国为2.77万元/月,芬兰为2.61万元/月,澳大利亚为3.475万元/月。

然后,将六国每月的5G资费(见下图)和人均每月工资收入比较,会发现,韩国人的5G资费占每月收入比为4.3%,德国人的为2.29%,美国人的为2.54%,芬兰则为1.46%,澳大利亚为1.38%,我国则为3.05%,在六个国家中排倒数第二,属于第二贵的。

换句话说,六国人民每月挣到100元,用来支付5G套餐费用的话,澳大利亚人拿得最少,只需要付1元4角6分,我们需要付3元零2分,仅次于韩国。

费用昂贵正成为5G套餐推广的拦路虎,但三大通信运营商对5G未来却信心满满。中国移动在财报中表示,力争在2020年年底实现5G套餐客户净增7000万户,中国电信预计新增6000万-8000万户,中国联通预计新增5000万,三家合计5G套餐用户数将达到近2亿户。

在6亿人平均月收入仅1千元,7成网民收入不足5千元(根据CNNIC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的情况下,要完成2亿5G套餐用户数目标,三大运营商不降低每月128元入门价的话,恐怕很难完成。

也就是说,5G套餐资费不走降价这条路的话,年底2亿用户目标很难完成。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