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会是阿里的下一个淘宝么?

钉钉,会是阿里的下一个淘宝么?
2019年09月27日 18:13 子弹财经

作者 | 柯老师

9月25日的阿里云栖大会,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发表了以《构建数字经济基础设施》为主题的演讲。

张建锋负责阿里整体技术体系、达摩院、阿里云智能业务三大技术支柱。可以认为,他对于未来的每一点表达,都可能会是阿里关于技术和To B业务的集体意志和前进方向。

意料之中的,他谈到了钉钉,并认为在阿里数字经济体的战略层面,钉钉将扮演重要的公共基础平台作用。

修路人

在9月25日的云栖大会上,张建锋用了不少的篇幅讲了钉钉和它的用户的故事。

张建锋说,钉钉有一个客户叫东方希望,是很大的一家公司。它希望把自己的组织实现移动化、在线化。东方希望的一家同行公司曾经花九千万做这方面的整体规划,结果没有成功。

但东方希望全面用了钉钉,只花了90万,大概开发了47个应用,基于小程序放在钉钉上,全面实现了企业在线化、移动化、协同化。

说到这个案例时,张建锋带着一丝骄傲的神色。

这个案例,也是东方希望集团首席信息官黄兴胜,不久前在钉钉的未来组织大会上加以详细的解剖的。

张建锋那天没有细说的,是这些仅仅用了90万开发的模块,却扮演着东方希望整个业务在线化枢纽的角色。

东方希望是非常强调沟通效率的一家制造业巨头,黄兴胜说:在东方希望,沟通既是工作,也是协同。

比如发电厂汽轮机转速异常,电流电压负荷异常,锅炉压力异常等等,如果不能及时进行异常预警并及时处理,甚至关键时刻找人还要翻通讯录,或者发短信打办公室电话到处找不到人,“协同不畅是会出大事的”。

为什么别人用9000万搞不定,东方希望却可以通过钉钉只用90万搞定?是因为钉钉已经有了一个庞大的生态。

在这个有1000万企业组织,超过2亿人在使用的生态型平台上,入驻开发者已突破20万,企业级应用服务数量已超过30万个,开放接口可以满足企业的各种定制化开发需求。

企业需要的各种应用,可以自由出现你的工作台上,就像App Store一样简单;而即使需要二次开发,开发者也可以不去管底层的问题,而是直接把注意力集中在开发对应的功能上。

不同的案例还有复星集团,这是一个由200多家公司组成的超级生态系统。而且它们也很有信息化意识,2012年就开始推移动办公,最高峰时集团有几百个管理类APP,堪称行业奇观。

但是这样做的效果并不是特别好,几百个APP的开发思想、数据结构、使用方式都各自不同,它们之间无法进行信息交换,技术上已经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形态上、效率上仍然是数字孤岛状态。

复星集团的首席信息官梁剑峰也曾专门谈到——为了搭建一个跨越整个复星集团的协同平台,2014年复星集团“看了全球所有的产品,认为没有一个产品能做到这个需求,所以到了2014年5月份,复星集团决定和钉钉一起来开始共创和共建这个平台”,这个平台的目的是“通过钉钉,历史上第一次让复星的七万多员工在一个平台上可以有效的协同,从而打破组织边界”。

过了整整一年,2015年5月,马云突然来看望钉钉团队,原来他在参观复星集团时从对方口中听说了钉钉的存在,对方告诉他:“你们阿里有一款产品,帮复星解决了不少管理问题”,心情暴爽的马云立刻来给钉钉加油打气。

5年中,复星和钉钉历经了三次迭代,随着壁垒的打破,从封闭走向开放,部门—企业—供应商—客户之间的边界消失了,协同产生了,网络效应发生了。

梁剑峰举例说,没有钉钉的日子里,复星上海总部的人如果要找到海南矿业的财务部门的负责人,至少需要5天的时间才能对接上。

而有了钉钉后,以复星系里的南京钢铁来说,就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复星系里其他的制造型企业。

以前南钢需要通过私人关系才能辗转联系上造船厂家,因为他们属于南钢的潜在客户,但是现在通过钉钉,把造船厂和南钢的人直接拉到一个群里,就可以谈生意了。

类似的案例还有太多,比如用钉钉重构了设计师平台的洛可可,又比如用钉钉开发了制片管理系统的灵河文化,还有不计其数的政府机构、医院、学校等方方面面。

张建锋特别要在云栖大会上重点提到钉钉,说明钉钉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数字化协同工具,它是阿里修的一条路,路的这头是方便迅捷的协同平台,路的那头是整个阿里的数字经济体赋能机制。

正如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所说:“阿里云准备好了数字化计算的云基础设施,钉钉点燃了企业市场的数字化,也预示预言中国2B市场在发生质变”。

回“圣地”

湖畔花园,是阿里人心目中的创业“圣地”。

1999年大年初五,湖畔花园这间毛坯房,18个人聚义在此,组成了阿里巴巴的“星星之火”。

2003年4月10号,淘宝网作为阿里的最高机密在这里启动,项目实施了最高密级的保密,整个团队都处于一种完全封闭状态。

2014年5月,来往产品业务部的无招,带领一支人马悄悄潜入阿里巴巴的圣地“湖畔花园”,进行闭关创业。

那年,无招刚刚经历“来往”带来的压抑,这个一度被认为是阿里社交梦的承载的项目,无论怎么做,也没有突破微信的严防死守。来到湖畔花园,颇有乞灵于这个“圣地”保佑加持的意趣。

这一次,来往变成了钉钉,此前一切所不擅长的讨好C端用户的元素全部被剥离,钉钉的人在沉思几个问题:

我们到底是要为了做社交而做社交,还是为了解决用户的需求和痛点而做一款产品?

阿里的灵魂,是为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服务,如何与移动通讯工具结合起来,如何从这个维度来继续服务企业的理念?

如何能够做出与强大对手所不同的差异化优势,从而给用户截然不同的价值;对于市场来说,商业模式是没有壁垒的,但核心价值是有壁垒的,但核心价值是什么?

在「子弹财经」看来,重新向淘宝的创生寻找灵感,是钉钉找到自己的灵魂的重要一步。

他们首先明确了一些钉钉最基本的东西:

  • 未来的钉钉,绝不是为所有网民服务,而要是为企业用户服务;

  • 这些服务要充分考虑到企业经营、管理、运营的需求,做出有特色的功能;

  • 这些功能不是为了功能而功能,他们要服务一个更大的目标——解决企业的协同问题。

「子弹财经」认为,钉钉在很短的几年时间内经过了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可以称为功能化阶段,其本质还是工作沟通工具,通过特别符合工作环境需求的一些功能,让钉钉的用户从使用通用社交工具的用户中分离出来。

第二个阶段可以称为架构化阶段,钉钉不再只是沟通工具,而在不断的集成各方面的功能模块的同时,注重了底层对各个工作流程的打通,从而使得钉钉具备承载一个企业完整运转的数字化架构的能力。

第三个阶段可以成为思想和协同阶段,钉钉第一次以一种管理思想而不仅仅是管理工具的面目出现,钉钉的应用水平成为了考验企业数字化2.0程度的试金石,用钉钉不仅仅可以提升公司的管理水平,还可以重构组织架构。

而第四个阶段,则正在实施当中,可以暂定为“赋能”阶段:

如同张建锋所言——不同的阶段诞生不同的产物,淘宝是移动化在消费领域的代表,钉钉是移动化在生产领域、管理领域的代表,如果说云是通向未来的一切的通路,阿里云智能事业部将变成阿里经济体所有的技术跟产品的统一出口和客户界面,那钉钉就是一条最便捷的使用阿里经济体内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及其它企业服务的“快速通道”。

或许这就是湖畔花园赋予钉钉的灵感。

平台宿命

在云栖大会上,张建锋将钉钉和淘宝的意义进行了有趣的对比。

他表示,淘宝上有一千多万卖家,相当于帮一千多万个品牌实现了数字化,而钉钉平台有一千万以上的企业组织,相当于帮一千万企业实现了组织的在线化和数字化。

他说:“我认为这两件事情的意义是一样大的,因为中国有这么多的中小企业,它要做信息化、移动化,是非常有挑战的一件事情,需要公共的基础平台。而钉钉就是这样一个公共基础平台,因为有了钉钉这样的平台,中国企业组织正在全方位从消费领域进入生产领域、管理领域”。

稍稍一数,就发现“平台”两字的出现频率最高。

的确,当阿里明确了自己的宿命是平台时,它永久性的找到了方向。在阿里的整个发展历程中,贯穿如一的始终是平台思维。

这也是淘宝真正的价值,它的作用在于为数以千万的品牌进行了数字化赋能,使其商业零售行为可以数据化、在线化、可智能配置化,“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前提,是整个零售形态的数字化平台搭建。

由平台而生态,由生态而赋能,基本上,这就是过去20年阿里的平台发展史。事实证明,凡是符合这个平台属性的,阿里的业务基本就能一帆风顺。

二十年过去了,阿里已经从一个商业驱动技术的公司,变成了一个由需求而催生出新技术和新服务的生态,马云更是在9月10日的演讲中大声宣告:“如果过去的二十年是互联网公司的二十年,那么未来的三十年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三十年。”

阿里巴巴已经从一家商业企业转变为一家世界级的技术输出机构。

与淘宝是一个To C平台不同,阿里云智能是一个典型的To B生态,而钉钉是阿里的技术能力与B端的用户需求最好的结合点。

产业互联网、To B思维,是目前中国互联网业界最热门的话题。

然而,在BATT四家企业中,腾讯的产业互联网造势之声最响亮,但既往的To B经验其实相对单薄,体系也不够清晰;百度技术依然犀利,但整体格局受限,只好选择AI单点突破;字节跳动基本还是C端为王,但已经开始尾随钉钉,同样在协同环节寻找To B机会;只有阿里有最完整的20年服务于B端的经验,和全球唯二的成熟To B业务,而当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承担起整个阿里技术输出的职能时,钉钉的价值变得前所未有的巨大和具体。

从1月份至今,阿里一直在致力于将各种技术基础设施全部整合进阿里云智能平台,阿里云智能平台已经具备了物流、数字营销和数据管理、支付和金融服务的一体化输出能力。而这些能力恰好又是钉钉上的企业级客户强烈需求的,从这一点来说,钉钉很早就为阿里云的深入和下沉铺好了路。

所以无招才会无比自信的说:“阿里巴巴在下一盘很大的棋,钉钉其实是核心关键,钉钉成,阿里巴巴在To B市场的商业服务皆成,如果钉钉不成,阿里商业服务皆无落地平台,也就是没有承载企业服务的端,没有足够的高频平台去承载广泛的低频应用和服务。”

那么,生长于数字化2.0时代的钉钉,会成为阿里的下一个淘宝吗?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