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车总部人去楼空,创始人戴威当起了奶爸,ofo押金彻底黄了

小黄车总部人去楼空,创始人戴威当起了奶爸,ofo押金彻底黄了
2020年08月08日 15:41 生活小妹纸

小黄车的押金你退回来了吗,据统计截至8月1日,仍有1600多万用户等着退押金,按最低金额99元计算,已多达16亿元。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能退回来的希望,反正小编是彻底放弃了。

但有一位清华大学的学生小孙不信邪,21岁的小孙和小黄车运营企业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打了场官司。最后的结局是法院驳回小孙的申请。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协议》中的仲裁条款具有明确的意思表示、仲裁事项和选定的仲裁机构,且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小孙是自主自愿选择注册成为ofo共享单车用户,不存在《仲裁法》规定的无效情形,应认定为有效。

可怜的小孙同学99元押金没要回来,还要倒赔400元诉讼费。而小黄车的创始人戴威最近在朋友圈晒了一张照片,他愉快地当起了奶爸。

戴威,OFO小黄车创始人,官二代,他的父亲是某大型央企党委书记。戴威从小一路顺风顺水,中学在人大附中上学,高考时拿到了北大艺术特长生的加分,在“高考移民+60分”的基础上成功在2009年“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之后担任北大学生会主席,在北京参加的第一个社团就是自行车社团。从此对自行车骑行产生了兴趣。

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去青海支教,在青海戴威最大的乐趣就是骑着自行车徜徉的青山绿水间。

回到北大上研究生时,戴威决定和几个同学一创业,并成功在师兄那里融了100万。戴威把创业的方向还是锁定在自己喜爱的自行车上。

他和同学熬了两天的夜,写了一篇文案发表在公众号上。

标题是《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他们提出这样的号召,在北大招募2000名勇士把自行车贡献出来,这2000勇士共同拥有这2000辆车的免费使用权,而其他同学可以付费使用这些车。这篇文章发出以后,在北大同学中间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很多北大学生把自己的自行车交给了ofo运营。

2015年9月7日,ofo共享单车正式在北大校园上线,第一天就收获200多个订单,一个月后日订单突破3000。ofo共享单车在校园彻底引爆,风靡北京各个大学校园。

敏锐的资本主动找上了门,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主动联系戴威要求投资,戴威一开始还不知道朱啸虎是谁,在网上查了查原来他投出了陌陌,滴滴。果断接受了朱啸虎的1000万投资。

再加上移动互联网的加持,从此ofo开启了火箭般的飞速狂奔,2016年9月,B轮,1200万美元;2016年9月,B+轮,数千万美元;2016年10月,C轮,1.3亿美元;2017年3月,D轮,4.5亿美元;2017年7月,E轮,7亿美元。阿里,滴滴,雷军的顺为资本都成为ofo的战略投资人。

戴威也走上了人生巅峰,2017年成为胡润白手起家富豪榜的第一个90后。苹果CEO库克也亲自到ofo参观,戴威全程陪同。他喊出了这样的豪言壮语:“终有一天,我们今天的ofo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

俗话说盛极必衰,ofo在共享单车市场遇到了劲敌摩拜,双方市占率不相上下,竞争异常惨烈。正如当年的滴滴和快的,每天都在大量烧钱。有投资人扛不住了,提议两家合并,这里面就有最早投资ofo的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

但倔强的戴威担心合并后,自己被边缘化,戴威一票否决。滴滴作为ofo的战略投资人,派驻了高管到ofo任职,最后也被戴威全部清走,他最在意的还是他自己的控制权。

最后ofo彻底被资本抛弃,加上戴威的经营管理经验欠缺,毕竟他只是个刚刚毕业的90后。小黄车最后走到了破产的边缘,欠了几十亿的外债,光押金就有16亿,戴威自己也被列入失信被执行名单,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年少成名,顺风顺水不一定是个好事,曾经无限风光的戴威一手好牌自己打的稀烂。1600万人的押金还没有退,挨骂是肯定的。相比于戴威,罗永浩还是有担当的,虽然锤子手机失败,老罗也是欠了一屁股债,但是人家没有逃避,直播卖艺还债。而戴威选择了消失,小黄车北京总部已经人去楼空。

小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小黄车真的黄了,押金看来是永远也退不回来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