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群小青年,如何将3D打印假牙卖到德国?

重庆一群小青年,如何将3D打印假牙卖到德国?
2019年07月04日 11:54 北极熊电影002

去年3月才正式成立,主创核心团队不到10人,团队整体平均年龄只有29岁。

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团队,却将自主研发的金属3D打印设备及全套生产线出口德国,用于德国本土的义齿生产。这也是有独立知识产权、完全由重庆原生的金属3D打印技术,首次进入德国市场。

这家名叫“重庆塞领科技”的公司,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一个司机会开货车,会开出租车,会开公交车,都能开却都不精通,而我们是专注开出租车的,可以开到飞起来。”塞领科技董事长张凡说。

3D义齿

“当日交付”  全球只此一家

金属3D打印支架

义齿就是人们常说的“假牙”。

德国工业以精良著称,义齿技术全球领先,竟然要从中国引进设备与技术?

据了解,包括德国在内,大部分义齿厂还在使用比较传统的铸造方法——烤瓷冠。

而塞领团队介绍,中国的3D打印技术其实不输美国和德国,而真正将金属3D打印技术融入义齿生产环节,业内仅有两三家。

塞领团队融入3D激光打印技术后,规避了烤瓷冠铸造所有的缺点,对病患来说更直观的体验是冠齿崩瓷率低,并且,口腔二次蛀牙的风险更低,使用寿命更长,远高于一般烤瓷牙7-8年的使用寿命,塞领团队产品经理许燕说。

德国并非没有先进的技术,行业内为人熟知的EOS金属打印机就是来自德国的设备,经过粗略比对,EOS打印150颗义齿,从数据准备到打印完成所需时长约8个小时,而塞领生产的打印机只需要4个小时,效率提升了一倍。

这亦是德国莱茵齿科选择塞领的原因所在:“当日交付”,塞领科技董事长张凡说,“我们是全球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打个比方,在德国,义齿厂上午拿到从医院发来的订单,下午就能拿到成品义齿。效率高、成本低、做工精,几乎替德国义齿行业解决了所有痛点。

提高打印效率并非专门针对国外市场,此次与德国的合作,对塞领来说获得的关注度大于实际的收益。“德国义齿市场的订单量较小,每家工作室每天的订单量不足20颗,加之跨国的售后服务存在难度。所以我们暂时不会主动将德国作为销售的目标区域。”产品经理许燕说。

在许燕的眼中,中国的义齿市场其实更加巨大。据公开资料,全国义齿厂有4000多家,一家义齿厂一天就有200-300颗打印义齿的需求量。

聚焦小众

从文创改行做“假牙”

各种牙模

让人想不到的是,塞领科技研发中心,堆放着不少与义齿完全不搭界的工艺品。

原来,在专注义齿领域之前,塞领团队几经跌宕,发展方向从文创领域到义齿行业,打印材料从塑料升级为金属,打印工艺从FDM(工艺熔融沉积制造)进化到SLM(选择性激光熔融),是经过了一番摸索才走到现在的。

在经营上,最艰难的时刻,一年都没有领过工资。塞领科技人事主管笑言:“996算什么,我们主创核心5个人摸爬滚打5年多,公司账上最少时候只有2万块钱。”

2014年组建团队时,他们与北碚文广合作研发了一款电子图书软件,该项目拿到了第三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建设的全国最高分。彼时的团队已经具备了成熟的开发软件能力。

2015年下半年,机缘巧合,团队接触到了3D打印技术,从单纯的软件开发走向了工艺制造。

然而,在2015和2016年两年期间,产品却无法找到落地的机会,从打印模具、工艺品、汽摩配件到骨科植入,经过全领域的摸索,才最终落地到义齿行业。

2018年3月,专注义齿行业的塞领科技正式成立。

“我们一直在做排除法。最后才聚焦到这个小众且垂直的领域,是因为技术革新、硬件和软件的升级,能够带来真正的行业改变。”塞领科技董事长张凡说。

专注突破

研发“傻瓜”系统降低门槛

塞领自主研发的金属3d打印机

目前的3D打印技术存在两个突破点,一是加快产品制造时间,提高效率;二是完成技术整合,形成完整的行业链条。

义齿行业,大部分义齿厂仍在采用传统的加工方式,需经过印模-蜡型-铸道安装-包埋-失蜡等9道工序,而使用3D打印数字化加工技术只需印模-扫描-建模-打印加工-饰面4道工序即可完成。这就是塞领的第一个突破点,在张凡口中,这叫“行业改变”,而在行业,“塞领速度”已经处于领先水平。

据了解,目前行业内的金属3D打印设备不区分使用人群,操作门槛高,而塞领所研发的打印机针对义齿厂的技工做了改良,操作“傻瓜化”,只要是口腔相关专业的大专学历工人,都可以在48小时以内的培训后,投入生产。

除了提升硬件的操作效率,塞领还开发出了相应的设计软件,让设计模型的速度大大提升。其整版(约150颗)切片运算的时间在3分钟以内,远低于通用软件的25分钟。

由点及面

建全国义齿3D打印中心

塞领研发中心

然而第二个突破点,却并非提升效率就能发生转变。

中国3D技术产业联盟理事长罗军曾表示,“2018年的3D打印融资有所起色,但变化不大。”

同样专注义齿3D打印同行业的一科技公司创始人桂培炎也表示,截至目前,3D打印在牙科领域的渗透率还不到10%。

对于这样的现实,张凡认为,尽管金属3D打印技术在行业内认可度和接受度很高,但塞领的产品在现实推进中仍面临诸多问题,比如生产设备投入大,利润回报少,品牌价值不够,销售难度大等。同时,对于主要客户群体义齿厂商来说,新技术的引进都是一件有风险的事,“大部分客户第一反应是不信任。”。

在应用端,医疗康复领域,国内大的三甲医院、骨科医院、康复医院都已经开始不同程度地利用3D打印技术。口腔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爆发点,对此,张凡深信未来市场接受度会越来越高。

针对市场,赛领的机会是在全国各地城市铺设“义齿3D打印中心”。

“如果只是做义齿厂的设备供应商,那我们的市场很快就会饱和。”张凡说,介入义齿的生产环节,提供义齿产品金属体的打印服务,牙科诊所或医院可直接通过塞领的系统提交打印需求,这才是我们未来的生命力所在。

文/曹钰  编辑/张力

关注我们

公众号ID:界面重庆

重庆财经报道新标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