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赌李想,赌的是什么?

王兴赌李想,赌的是什么?
2020年07月29日 09:00 海克财经

文丨何旭

时隔一年,王兴近日继续下注理想汽车,为其充实上市前最后一次弹药。依据已披露的计划,7月31日,理想汽车将正式挂牌纳斯达克

美团2017年年初上线打车业务,年底成立出行事业部,到2018年以37亿美金总价收购摩拜,再到连续两年投资理想汽车,其在出行领域的野心,再一次被验证了。

收摩拜、推打车的意义逐渐在美团APP里显露出来。随处可见的摩拜红被美团黄取代,成为美团拉新利器,同时和外卖业务协同,放大美团会员价值;美团APP餐厅的地址旁,多了个“打车”服务,一键打车到餐厅。

让人看不懂的王兴,又像他当年转头就进入外卖市场一样,把一切做得顺理成章。

只是这次,情况很不一样:首先,智能电动车行业尚处早期发展阶段,不像打车、单车业务,很早就被市场广泛认可了;其次,行业前几名还处在你追我赶阶段,在发展过程中都曾出现过危机;另外,理想汽车早期进展不利,量产时间最晚。

几重因素交叠之下,王兴依然加码理想,可谓豪赌。

王兴为何豪赌李想?这可从他的社交网络一窥端倪。

早在2013年,王兴就曾发微博称,凡是还没有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都即将被互联网改变,在陈述完金融和电信业都跃跃欲试之后,他发出了这样一问:“汽车行业呢?”

把镜头拉回当下,自2020年5月喜提一辆“理想ONE”之后,王兴就开始了在饭否上不遗余力地推广它,转发了不少网友夸理想ONE的信息,还表示自己见过各国很多创业者,李想是少有的真能Think Different的人。

王兴投李想的主要原因清晰了:看好智能电动车的未来,认可理想汽车的产品及创始人。

尚在成长中的理想汽车,如何承载美团的出行愿景?讨论这个问题,审视维度必然不能只是当下的美团。

01

美团未完成

腾讯做社交、阿里做电商这类直观概念不同,作为中国市值第三大的互联网公司,用户对美团的定义一直在改变,它的最新形象是,一家外卖公司。

2017年,在《财经》那个知名的专访中,记者预设过一个倾向性提问,询问美团的业务是否太广泛了,“边界”是否是美团应该思考的问题。这其实也是外界,尤其美团竞争对手普遍质疑它的一个点。

事实摆在眼前,美团最早是一家团购公司,业务逐渐趋向餐饮团购,两年后开始卖电影票,再过一年多推出外卖业务,之后不到两年布局酒店旅游,再做打车、民宿等。

最为关键的是,上市之前,美团连年亏损。它并非是那种,在某一领域取得稳健利润后再进行扩张的公司。就此而言,美团算得上激进。

用王兴自己的解释则是,美团的业务特征很大程度上是和位置相关的。但客观来说,这依然给人模糊的感觉。比如,卖电影票、订酒店和打车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2018年9月,美团上市之际,红杉资本沈南鹏发长文详解自己心路历程,文中给出了对美团的唯一定义:生活服务类电商。

这和半年后,王兴接受《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对美团的定义一致。不再有O2O、本地生活、吃喝玩乐、生活服务业数字化这类或面向资本,或面向用户的新词,王兴直接表示,这门生意是服务业的电子商务。

至于美团做什么,不做什么,取决于在“服务业电子商务”范围内,什么业务Timing合适,有前途,且团队有能力做出来。如王兴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表述的逻辑,美团选择了做外卖,而不是去组建一支线下阿姨队伍,类似58到家正在做的,是取决于,外卖业务在增长、时机方面比后者有优势。

或许我们还可以如此理解:如果某一天,王兴认为家政业到了Ready的程度,那么美团开始兼有家政公司的职能,拥有了一支线下阿姨队伍,并非不可能。

按此逻辑,在和饿了么的对战中已取得阶段性胜利的美团,近几年开始了业务的全面扩张,其中,酒旅、生鲜、出行是其持续在推进的三条平行业务线。细看之下,每条业务线,美团都显得野心勃勃。

2020年1月,发展了近3年、新闻不多的美团民宿迎来人事小变动,业务负责人冯威赫将向美团副总裁、住宿事业部、门票度假事业部负责人郭庆汇报,而郭庆仍将向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张川汇报,此前冯威赫是直接汇报给张川的。据称此举旨在推动民宿业务和酒店业务产生更大的协同效应,更好地实现以客户为中心。

7月,美团上线超级团购,发力高星酒店市场。无疑,美团用户又多了个选择。只是,不知曾在“三亚最贵酒店房间”直播卖酒店套餐的梁建章作何感想。

从标准到非标,从低端到高端,酒店业务看来美团要定了。

生鲜业务也是美团一直在尝试的,线上线下都有涉及。小象生鲜曾计划在2019年开出50家门店,后又同时关闭5家门店,算是暂时挫败,但其“火种”得以保留,北京门店依旧在运营。疫情期间,美团买菜业务看涨,美团财报中透露,已推出独立线上菜市场品牌,将赋能传统农产品市场进行数字化运营。7月,美团推社区团购业务,小象事业部更名为买菜事业部。

在生鲜、买菜业务上动作频频且选择多角度出击,美团的意图大可汇成一句话:除了送外卖,以后食材这块我们也包了。

以上两项业务勉强还在“吃喝玩乐”的范畴,美团为什么要大力做出行?

导流、给会员服务增值是功用层面的意义,如果站在面向未来的视角看,美团在意的其实是智能交通,这将同时涉及配送及到店业务,美团无法忽视。

问题在于,为什么是李想?

02

惺惺相惜

美团最早考虑交通业务是在2016年10月,其成立W项目组,研发特定场景下的无人车配送。

半年后,美团在南京“偷袭”滴滴,上线打车业务。2018年上半年,美团和滴滴算是好好缠斗了一番,这边美团做打车,那边滴滴做外卖。2018年下半年,美团自营打车业务声势渐小。

自营的思路在2019年发生了较大调整,王兴对整个交通出行、智能电动车行业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他把他的这些想法记录在了饭否上。

2020年7月,王兴发饭否称,对于智能电动车这波巨浪,他是属于后知后觉的,此前并没有更深入去想这意味着什么,直到去年,也就是2019年。

2019年,美团在打车业务上换了个打法,放弃自营,走聚合道路。目前其合作方已包括首汽、曹操、神州等多家主流供应商。

也是这一年,媒体开始披露王兴跟主流智能电动车厂商的合作。美团最早合作的厂商是威马汽车,2019年1月两家公司曾达成过一个战略合作,还表示要共同构建网约车平台。不知何故,此后并无更详尽的细节披露。

另一边,理想汽车的前身“车和家”2018年3月披露了和滴滴的合作事宜,之后也没了下文。有媒体后来报道称,由于滴滴不再投钱,该项目已停摆。

2019年8月16日,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王兴个人出资3亿美元领投。此时,离理想汽车首款车型理想ONE上市刚刚过去4个月。

按时间顺序,我们有理由相信,王兴投李想,是在试驾了理想ONE之后做出的决定,而这一决定当中,必然包含了对产品的认可。

据李想之前接受采访时所说,公司刚成立时,王兴就会过来转转。可见两人一直都有交往。但为什么在李想做了好几年之后才进入,可能还是如王兴饭否所说,这跟他自己对行业的理解有关。而至于为什么先威马、后李想,目前存在多种说法,很难说哪个更接近真实。

除了对理想汽车产品的认可,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王兴有着与李想相似的对未来自动驾驶、智能出行等图景的想象。已进入拼资本“淘汰赛”时段的造车新势力们,对行业前景的描述已经太多,实在无需赘述,就结果而言,王兴显然更为看好李想的事业。

从外部看,投资得以落定,不能忽视的重要因素还有,从某种程度上讲,王兴和李想,两人不管是在思考方式,还是在行为模式上,都比较接近,多少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从经历看,两人有不少共同点,都出生于1980年左右,都是感到身负使命后辍学创了业,从未打过工,都是连续创业者,两人信奉同一句话——“做正确的事,不做容易的事”。

两人都喜欢在社交网络分享自己的想法。王兴写饭否多年,李想在造车前,一直在微博分享想法,只不过现在不少内容已被删除,博客式微前他也是常写博客的,目前还有29页的内容。

两人并非“爆款式创业者”,都信奉长期主义。2015年美团点评合并,王兴称“一切才刚刚开始”,2018年美团上市,王兴在全员信中又说“一切才刚刚开始”,简直是让急性子深感无话可说。这一点在李想身上的表现是,他在两年前就规划好了理想汽车2030年的目标。

再往核心说,两人对商业的理解很像,都非常看重用户需求。如,在李想做汽车之家时,有人曾建议他从汽车媒体挖些成熟编辑来,李想拒绝了,在复盘理由时他说,当时的从业人员都不是他们想要的,因为没有任何人考虑用户的需求。这一理念延伸到了理想汽车。理想ONE和其他新势力产品最大的差异是,它采用增程式动力系统。据投资人黄明明讲,这曾让理想汽车在融资上遇到很大困难。而李想之所以坚持,是因为在他看来,考虑本土用户需求的优先级,要高于成为“中国的特斯拉”。

就美团来说,“消费者第一,商家第二”的价值观已深入实践。2010年王兴刚创办美团时说,一句话总结自己的创业经验就是,知道要做有用户需求的东西。10年之后,王兴于2020年7月发过一条饭否,在转发一条认同理想ONE增程式设计的内容时,他评论道,看来是真实用户的真实需求,失敬失敬。

看好赛道,选择愿与之同行的人,王兴的豪赌,就在情理之中了。

但不管两位创业者之前如何成功,豪赌一个智能电动车品牌,终究是一次惊心冒险。

王兴赌的,说更直白些,也就是李想那句话,要么死,要么千亿美金。

03

小心美团

当美团在新领域跃跃欲试时,对手也在加紧反攻。

2020年7月10日,饿了么宣布全面升级,饿了么CEO王磊表示,饿了么将从送外卖走向送万物,各种商品、服务都可外卖到家。这离5月美团大推“送万物”概念仅过去了两个月。

饿了么APP整体改版,科技蓝变生活蓝,代言人选了95后。打开APP,休闲玩乐、买菜、丽人等均有呈现,底部还新增了个名为“真香”的信息流栏目。

在本地生活领域,阿里一直走的是饿了么、口碑双品牌战略。目前看,阿里是打算押宝饿了么,让它成为真正的扛把子了。

阿里在本地生活的业务数量,目测和美团也差不太多。高德地图承担聚合打车业务,飞猪接酒旅,单车有哈啰,生鲜这块还有盒马胜美团一筹。

面上看,棋子都有,要拿多大力度牵扯美团,就看阿里在本地生活有多大决心了。当然,有决心是一码事,能不能成,是另一个话题。

从阿里一直紧紧咬住不放来看,美团的前进之路必然不会如想象中那样顺利。至少对美团那几个在持续推进中的新业务来说,这是一种时不时的牵绊。

滴滴和美团的发力方向也趋同了。

滴滴曾上线外卖,推社区团购,推单车和电单车,这些动作或许都还不足以揭示两者对抗的本质,从程维接受过的一些采访,及王兴对出行行业认知的转变来看,两者真正在意的,都是智能出行的未来,其中尤为关键的,是自动驾驶技术。

对两家公司来说,一个想减少的是配送员的成本,一个想着的是司机的成本。美团依旧在盈亏线游走,滴滴持续亏损,自动驾驶技术的成熟与普及,必将极大降低二者目前的运营成本,是它们在未来实现规模盈利的重要希望。对此,两家也都做了大量投入。

和财大气粗的阿里相比,遭遇过“顺风车下线”事件的滴滴,它目前在狙击美团时,似乎有些动力不足。另外,在其整改空档,不少聚合类打车平台也悄然崛起,成为滴滴新的麻烦。

最近甚至有消息传出,称在投资人提议下,两者在商谈合并的可能性。但从顺风车业务出事前,程维一直在强调的,滴滴的目标是冲出亚洲进入世界竞争,对手是谷歌这种级别的言论可见,如果不是外界压力,程维内心也是不会愿意将滴滴出售的。只是,比起外界关心的盈利问题、竞争问题,滴滴现在亟待解决的,其实还是那个老问题——用户对品牌的信任问题。尽管在出行安全方面,滴滴已做出了可见的、不小的努力,但这一努力,需要长期推进才能见效。

外部对手越来越多,一个新问题由此出现:美团为什么要频频树敌?

答案要落脚到两个字上——盈利。

值得关注的是,在美团外卖业务形成绝对领先优势的同时,商家、骑手对美团的谴责声也同时汹涌了起来,“高佣金”是关键词。这些信息不用到别处去找,王兴微博下的评论里就有不少。

2020年4月,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对“高佣金”一说进行回应,他强调美团外卖已持续亏损5年,2019年第四季度每单利润不到2毛钱,且美团外卖八成佣金用于支付骑手工资。

佣金高不高,见仁见智。美团的回应可总结为一句话:美团并没有靠“高佣金”赚到什么钱。

配送成本高是盈利艰难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在可预见的未来,劳动力市场极有可能出现短缺。如果未来依旧实行人工配送,早已是麻烦的配送成本问题,只会变得越来越难以解决。

美团多业务齐发力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了:美团外卖业务有市场优势,但目前阶段并未体现出商业模式优势,为实现持续规模盈利,必须要让美团这个超级APP不断增值。

在今天来看,除了对老用户提供横向的新业务,在另一维度横向拓宽用户群,也成了美团新选择。

2020年7月7日,美团发公告称,将推出一个名为“美团优选”的社区团购业务,为社区家庭提供生鲜、家居厨卫等商品。官方资料显示,该业务重点针对下沉市场。

仅半个月后,美团被发现正在测试一款名为 “拼好饭 ” 的产品,该产品主打低价拼单、免配送费、免包装费等。

看来美团这也是准备下乡了。就目前所见,它试图打开下沉市场的两个切入点是买菜服务、拼多多版的外卖服务。

先后两轮,共计投出8亿美元,王兴大手笔下注理想汽车,足以证明他对智能电动车未来的看好。从配送和打车到店两方面看,美团已下定决心做出行,而自动驾驶技术在无人配送领域的应用,事关美团堡垒业务的未来。投资于行业的未来,是必然选择。

美团还远远没有达到王兴所预想的样子。应该说,外卖公司只是美团向更大量级过渡的一个中间阶段,尽管,在这一步,已是强敌环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