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如何大力做教育?

字节跳动,如何大力做教育?
2020年10月30日 18:02 海克财经

文丨齐介仑

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原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2020年10月29日下午,有了个官宣的新身份:大力教育CEO。

业内人一望便知,这里的“大力”,来源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多曾对外提及的一个重要创业方法论——“大力出奇迹”。

大力教育,好记,有劲,象征着远大前程,可谓粗犷又美好,而这样一个有着鲜明标签化特征的名字,其实来自陈林本人的贡献。据说他是想都没想,这个名字就在脑子里蹦出来了。

陈林对海克财经表示,大力教育的推出,并不涉及组织架构调整,它只是一个新称谓。

作为一个全新的独立品牌,大力教育接下去将承接此前字节跳动旗下所有与教育相关的产品及业务,这当中便包括大力教育官宣当天高调发布的一款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

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对海克财经表示,他经常跟团队讲,希望构建一个巨大的在线教室,而它的书桌分布在每位用户家里。

大力智能作业灯首先借鉴了手术室无影灯灵感,利用双翼灯头设计,解决了孩子们写字时灯下阴影的问题。表面看,这是一款高标准的护眼灯而已,但它还配备了AI摄像头,借助AI及相关技术,可以实现智能指尖查词、智能英语跟读、智能计算题讲解等,兼具了作业辅导、作业检查、坐姿监测、语音交互、视频通话等多种功能,事实上是个家庭场景下的智能学习助手。

如果我们一定要套用互联网公司基因论的说法,那么字节跳动委实并无教育基因;如果我们再向前一步谈教育赛道实战经验,那么即便截至当下一刻,字节跳动自2019年7月严格意义上启动教育版块,也不过1年零3个月。兵分多路最终全部集结于大力教育阵营下的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如果能够像其兄弟产品抖音后来居上横扫短视频行业那样重塑教育行业,那必须要说,这是个奇迹。

这当然也是字节跳动将教育设定为新的业务方向并持续加码的原因之所在。简单说,字节跳动大力做教育不是个跟随式动作,而是在确认了教育的巨大社会价值及商业价值之后,认定凭借其技术、产品、流量等多方面优势及不断创新,可为行业带来突破性变化。

陈林在10月29日所做的题为《大教育•大责任》的演讲中说,大力教育要做的是“大教育”,所谓的“大”,指的并不是大而全、什么都做,而是说要建立一个完整的教育生态系统并不断予以优化;他认为大教育是与时代同步的教育,是关注“人”成长的教育,它不应只满足于教授知识,而应有新的方式和认知去培养人,关注他们的整体素质。

在陈林看来,教育行业责任重大,不能投机取巧,大力教育希望长期投入,不求短期回报,不会一味追求那些看上去漂亮的数据,而是真正把它当成一项事业来打磨。

01

多产品并进

教育方向被字节跳动寄予厚望,这可从产品侧的全面进击窥得一斑。

能够看到,目前大力教育旗下已拥有涉及多学科多种课程的丰富产品矩阵,这些产品能够分别面向Pre-K、K12、成人等不同年龄层用户,提供专业而优质的教育服务,GOGOKID、瓜瓜龙、清北网校等是其中已形成较大市场号召力的教育品牌。

就产品的诞生背景来说,大力教育旗下产品大致可分为自主开发、全资收购、投资合作这三类。

字节跳动自主开发的教育产品,在英语学科已有包括GOGOKID、开言英语、瓜瓜龙英语等多款,在数学学科已有瓜瓜龙思维和你拍一,在K12赛道则有清北网校。

To B方面,有极课大数据、晓羊教育及原学霸君B端业务Ai学。

硬件方面,在前述已推出的大力智能作业灯之外,字节跳动未来还将有更多创新型硬件产品陆续亮相。据阳陆育透露,2021年上半年还将有一款非常创新的教育类智能硬件产品与公众见面。

从授课形式看,字节跳动教育产品涵盖了在线一对一、双师大班课、AI课等多种,其中英语类产品GOGOKID采用的是北美外教在线一对一模式,类似VIPKID;主打清华北大名师教学的清北网校,采用的是双师大班课模式,即一位老师负责课堂直播授课,另一位辅导老师负责学生及家长的课前课后对接,包括答疑解惑及批改作业,这与当下作业帮、跟谁学网易有道精品课等类似;瓜瓜龙系列启蒙产品,包括瓜瓜龙英语、瓜瓜龙思维、瓜瓜龙语文,采用的都是AI课的模式,与猿辅导旗下斑马AI接近。

在线一对一模式对于孩子们来说,学习体验及学习效果相对更好一些,但它同时存在着“规模不经济”的难题,也就是说,它的边际成本随着用户规模的扩大不降反增,这对平台方来说挑战尤大,而这也是VIPKID、GOGOKID等一直以来共通的压力。但显然字节跳动在这个方向上仍在着力推动,从未放弃。如今放眼全行业,双师大班课和AI课的模式,已渐渐成为主流。

2020年7月,陈林在演讲中提到,字节跳动会尝试将GOGOKID与瓜瓜龙联动,直播与录播两个产品混合学,或者从录播转化用户到直播课上去,这些都有很大机会。

3个月后,陈林再度谈及业务协同的话题,他说,其实每块业务都有着很大价值,要不要将业务连通,更多是从用户需求出发,是锦上添花的事,重点是要把用户体验做得更好一些,把学生成长做得更系统一些。

各同类产品在通过广告营销等方式抢生源的同时,对优质教师资源的争夺战也在不断升级。

2020年5月,为延揽一流教师加盟,清北网校开出了“年薪两百万、上不封顶”的优厚待遇,而该招聘启事一经推出,便迅速引发热议。

陈林转发了这则招聘启事,同时说,好的老师,能够带给学生的不仅是知识,更是好的思维方式,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清北网校持续招聘中小学老师,待遇不是问题,因为足够优秀的老师所创造的价值,一定大于平台给出的回报。

02

战略有定力

张一鸣在2020年3月12日即字节跳动成立8周年当天发出了一封全员信。他在信中除了宣布一项组织升级,另提到他会从公司日常运营中腾出精力,重点关注三件事:研究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组织的管理;研究科技公司如何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张一鸣将教育确立为公司跨界尝试的新业务方向。他提到2016年有段时间曾拜访上海交大ACM班俞勇老师,上海交大ACM班的成材率以及后来他对Minerva Project的调研,让他直接认识到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何等关键,而且教育本身还有着巨大潜力。他说他对字节跳动相关教育业务不焦虑有耐心,现在还是很早期,必须要有更根本的创新,当然前提是要有更深刻的认知。

这为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发展定下了基调。

陈林在2020年7月22日面向字节跳动教育团队的一次全员分享中说,字节跳动做教育的最大优势不是流量、产品和技术,而是战略决心和组织文化;未来3年,教育业务持续大力度投入,不考虑盈利。他同时说,字节跳动做教育的使命是,“创新教育,成就每一个人”。

10月29日陈林再被问及教育业务盈利问题,他说,3年不盈利是个决心的表达,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很有可能会更长时间不盈利,因为教育产品短期都很难跑得出来,包括产品打磨也好,认知也好,都需要更长时间。至于为什么之前谈的是3年不盈利,他的回答是,因为公司内部做BP都是3年的BP。

更为重要的是,大力教育是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字节跳动的战略支持,特别是对资金、技术、流量等多种资源的调动补给,是能够随时帮助到大力教育的,冲锋在一线的业务团队不存在动作变形的风险。

字节跳动的组织文化也可为大力教育的发展提供底层支撑,比如字节跳动追求人才密度和内部信息流量,追求context not control;比如鼓励不同的职能线进行碰撞、跨界、协作,在更大范围内产生创新;再比如坚持用户导向、不自嗨等。

陈林曾任今日头条CEO,对于一项新业务如何实现开拓挖掘,有着一套或可复用到大力教育的策略。而且陈林的舅舅和母亲都是老师,他从小耳濡目染,形成了对教育不同于很多人的深刻认知,而且他自己从湖南农村考入北大,是教育改变命运的典型,他深知教育的极端重要性,而且对如何做好教育,一直有真知灼见。

团队意志力及战斗力也是其中重要一环。陈林在谈到2019年7月推掉其他手头业务,专注做教育时,用到了一个词:“All In”。这是一个接近于破釜沉舟、使命必达的词汇。

03

或可创造新可能

从趋势看,国内教育行业仍有广阔发展空间。

据市场调研机构艾媒咨询《后疫情时代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研究报告》,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4858亿元;受疫情特殊影响,大众在线教育消费进一步提速,在线教育市场迎来发展关键节点;在用户习惯不断养成的背景下,预计到2021年年底,中国在线青少儿英语市场渗透率将达到37%,2022年将达到51%。

这里需要谈到字节跳动业务扩张边界的问题,也就是说,它为什么要做教育,而且将教育确立为未来重要战略方向之一?

张一鸣在2016年年底在央视《对话》节目中及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对此分别有过不同程度的提及。他说,就业务扩张来说,字节跳动尽量不做别人已经做好的事,如果自己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好,那就不做,除非它是业务防御关键点。

把这句话拿过来放在教育行业,那么大可理解为,字节跳动认为教育领域还有一些创新的机会。

这是一件难而正确的事,一旦基于足够创新的模式做出壁垒,价值是巨大的。而这与张一鸣的“延迟满足感”理念相契合。秉持长期主义立场的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曾在他的《价值》一书中,盛赞张一鸣的“延迟满足感”,同时基于这一点,评价称,“我们无法想象字节跳动这家公司的边界”。

就国内教育赛道当前状况看,它还有很多问题尚待解决。

陈林曾分享过他在这方面的观察:比如说在社会层面,优质教育资源仍分配不均,有些农村孩子连课桌都没有,学生要走很远的路上学,而且没人辅导,全靠自学;比如说学校层面,老师们经常陷入大量重复机械性工作,他们的时间精力往往被琐事占满,很难将更多心思用于教学生;再比如家庭层面,很多家长其实是缺乏辅导孩子的工具甚至是知识的。

目前看,这些问题,其实很多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找到答案的。而字节跳动大力教育的机会,或许就潜藏在这些未被攻克的难题和障碍中间。

“我们在爬一座很高的山,关于爬山,我相信会有一些窍门,但断没有任何捷径。我不知道要爬多久。但等我们爬上去以后,山顶一定会有最好的风景。”陈林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