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未来智能产业生态的三个核心要素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未来智能产业生态的三个核心要素
2020年08月31日 14:12 产业改革发展研究

“2020亚布力论坛夏季高峰会”于8月28日-30日在青岛举行。8月30日,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丁健表示,当我们看到了互联网经济,互联网生态是怎么出现的?我还记得1992年在中国第一次圆桌会议,只有10个人听说过互联网。这些人今天都是互联网最牛的大咖级的人。但是转眼之间我们已经看到互联网已经进入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家庭、在每一个人的手里。

下一代的智能生产生态是什么样的?在大数据的催生下会发展成什么样?丁健认为,一个生态刚刚出现的时候,去想象这样的生态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我们未来的智能产业生态有以下三个核心要素:

第一,基础设施,非常基础的硬件设施,以5G、卫星网、边缘计算、网络安全,很多底层的设施。

第二,具备以深度学习、物联网、区块链等等很多技术为基础,智能感知和海量数据的采集系统。人们看到人工智能是大数据的基础,而不是它的结果,这一点我们必须要非常清晰。我们能够一步走到智能化给我们带来最大好处就是让我们的大数据的来源变得非常廉价、低成本。

第三,大数据采集完了之后怎么管理?我们现在有很多技术,包括云储存、隐私计算、数据分发等,下面是一个更重要的我们的目标,就是机器学习、统计分析、知识图谱、多模态的数据合成等等这些技术为基础,智能决策系统,也就是我们说的“产业大脑”。这种循环要闭环,就是要有人去执行,今天智能产业生态里的执行已经不是人,而是以机器人、无人驾驶、中心远程控制为基础的智能执行和返回系统,我们叫它机器人、无人车。(刘娜)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丁健:尊敬的市长先生,尊敬的各位来宾:

大家早上好!其实我也做过很多次演讲了,今天是一个我挺激动的演讲,当时张洪涛想把我改到昨天,我说“我不,我希望在闭幕式,虽然有可能人会少一点”,为什么?因为我记得在五年前亚布力的闭幕式上我做过一次演讲,那时候AlphaGo还没开始,当时我用了一个标题党,叫“人工智能——下一场核战争”,我说我这个有点乌鸦嘴,既把人工智能的泡沫弄起来不说,现在好像全世界大家真的在开始核战争的问题了。为什么我喜欢在闭幕式,实际上我是希望,我能够去讲未来,能够去让大家一起跟着思考一下,我们到底未来是什么样子。因为我做创投的,我们要看十年以后是什么样子,这也是我最喜欢也最愿意做的事。

我们今天的企业家的困惑、非常困惑,除了大考以外,除了中美的关系以外,我们对科技的发展真的很困惑,我们听到太多的名词、产业互联网、数字型转型、新基建、平台、赢家通吃,我们很紧张,为什么?不知道给我们代理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昨天一上午我们在台上的不同的专家级别在争论,到底数字化转型、信息化、数据化,还有智能化,到底怎么样去做。我今天快快把这张PPT翻过去,但是我今天就想跟大家说问题。因为我最后还要总结。

我们必须要知道今天在哪一个时代,这一次的变化是一个真正的产业革命的变化,这是一轮可以和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工业革命相媲美的,相提并论的一次革命。

我们不了解这一点,很难去知道我们面对的有多么地严峻,或者说多大的机会,完全看你到底是站在上一个时代的末端被淘汰呢,还是站在这个时代的前端要准备去开创。为什么我强调生态?就是因为我们经常去看技术,我们去看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看的蒸汽机、防治基、电力、通讯,但是我们没有看到、经常会被忽略掉的,我们的生态在发生变化,小手工业消失了,大工厂出现了,流水线出现了,托拉斯出现了,为什么?我们问过没有。

当我们看到了互联网经济,互联网生态是怎么出现的?我还记得1992年的时候,第一次在中国,世界银行出钱,我回来和中国的互联网专家一起开第一次开圆桌会议的时候,真的,那时候大概只有十个人听说过互联网、在讲互联网,今天都是互联网最牛的大咖级的人。但是转眼之间,我们看到互联网已经进入了我们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的手里面,所以我们要想知道的是,下一代的智能产业生态,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发展情况下,催生的情况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们要去想象。

在一个生态刚刚出现的时候,甚至还没有完成的时候,想去想象这样的生态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大家想想你是一个手工业者的时候,机器还没看明白大概是怎么回事,你要想把一个大工业生态想明白是很难的。但是我们要必须去想、必须思考,到底我们的智能产业,这个生态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今天把几个核心要素讲一讲。

第一个是基础设施,非常基础的硬件设施,以5G、卫星网、边缘计算、网络安全,很多底层的设施。

第二个非常重要,以深度学习、物联网、区块链等等很多技术为基础的,智能感知和海量数据的采集系统。这就回答了我们一直在争论的非常重要的问题,到底是先数字化,还是先智能化,还是一步到位去智能化。我们研究这个问题讨论很多,有人说:我们现在不应该讲IT,应该将数据,但是你知道吗?在这个人工智能时代,最核心的数据,大家都知道这个数据是下一个生产要素这次被写在上面。但是你知道生产要素的来源是什么,今天从现在开始要去看的时候,今天的原始数据要大不知道多少倍,十倍、二十倍、几十倍这样一个数据,它的来源,最低成本的来源就是以深度学习、物联网为基础的感知体系。所以你看到人工智能是大数据的基础,而不是它的结果。我觉得这一点我们必须要非常清晰,这样我们就不会再去纠缠是要先走数字化,还是先走数据化。我们能够一步走到智能化的时候,其中给我们带来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我们的数据、大数据的来源变得非常廉价、低成本。如果把这一点想清楚了,我想刚才先数字化还是先智能化的问题,其实就迎刃而解了。

第三当这些大数据采集完以后我们怎么样去管理,我们现在有很多种技术,云储存、隐私计算、数据分发等等,但是我们收集这些数据是为什么,下面是一个更重要的我们的目标,就是以机器学习,(我特意没用人工智能,也没用深度学习,因为它是不一样的,我在这里不展开技术),统计分析、知识图谱、多模态的数据合成等等,这些技术为基础的智能决策系统,也就是我们说的产业大脑。

最后它要回来,这种循环要闭环,就是要有人去执行。今天要执行的,在这个智能产业生态里面,已经不仅仅是人了,它是以机器人、无人驾驶、中心远程控制为基础的智能执行和反馈系统,你叫它机器人、无人车,其实无人车也是一种移动的机器人。

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在这个地方,我是想说,昨天田总引用我的一句开玩笑的话,因为我们在聊5G,我第一次发这个话是在我的一个群里,大家说:我的手机买的5G套餐好像没什么用,我说“5G不是给人用的”,然后他回了一句话,开玩笑地说“你是在骂我吗?”我说“不是。我告诉你,下一个智能生态整个的基础设施、整个的生态,不是为人设计的,不是为人类设计的,或者说不是单纯为人类直接设计的。就像我告诉你,高速公路不是为行人设计的,所以说高速公路就不是为人设计的。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大概就明白的,为什么我说它不是为人设计的。

我从疫情以后,大概花了五个月的时间,一大半时间在广州,在看医疗这个领域,我是把它作为产业转型的一个样板在看,因为这个样板,我那天半开玩笑跟医生说,我说“你们今天整个的看病和华佗时代没有特别本质的区别,为什么这么讲?整个系统围绕人类、围绕医生。我们的数据采集很原始,望闻问切,最多加一点化验、X光片,交给医生,医生要用他有限的医生,即使你是一个专家能记住就是这些知识,非常非常有限的医生,所以我们开玩笑管它们叫医生的小脑、小大脑,他是没办法处理大数据的,你给他大数据他也没办法用,然后他就几分钟的时间给你开方治疗,你回去就好了、没好回来。

未来是什么样的?不用未来,今天一些优秀的医院和医生已经开始走这样的循环了,已经不是在简单的,它的循环已经不是再是围绕着医生在做,它仍然会为医生做最后的决策,但是它整个设计是要为大数据、人工智能去做了。也就是说,我们的大数据来自病人的实景数据、7×24小时的时候,我们的一些慢病管理,我们合作伙伴,在斯坦福投资的一家公司,他已经在做慢病管理,7×24小时监控你的数据,连你晚上咳嗽几声、裂度多大都给你清楚地记录下来,你的呼吸、什么时候停止呼吸,有没有没有呼吸的短暂,这些数据今天哪个医院有呢!基因大数据,实景的代谢大数据。同样一个公司,我们在瑞京医院做代谢仓,可以精确到你在吃什么的时候,你呼出多少二氧化碳,吸进去多少氧气,你的代谢功能到底和别人有什么区别,当这些数据回到大脑的时候、专业大脑的时候,它就可以给你辅助诊断、就可以给你进行决策,这个很重要。这种才是真正的发散。

昨天我们大家都在做乡村医生,将来这个AI辅助诊断,就已经不是靠我们乡村医生这么去跋山涉水,也不需要我们边远地区还要非每一个小病非得挪到城里、市中心,因为电脑在远程就可以帮他治疗,有人说那不是远医疗吗?我说“不是”,远程医疗仍然要占用我们最宝贵的医生资源,AI辅助诊断可以让医生的资源无限的复制、低成本的无限的复制。

我就想用这个案例告诉你,新的基础设施,人类已经无法适用,就像你不能走到高速路上去跑步、散步、走路,为什么?我们的人类大脑一片一片被人工智能超越,大家觉得教官一定是开飞机最好的吧,但是在空站里面0:5轻松击败。而且这个AI它是用F-15击败了他,在上F-15之前没碰过,一直在F-16上训练,只是在比赛之前几个小时才知道要用F15才去做的训练,然后他可以轻松的击败。所以今天的无人车也是这样的。大家老说5G没有用,那么低的时延,你的大脑对它来讲,确实是零点几毫秒的时延有什么用呢?但是我告诉你一个场景,就是我在滴滴的无人车那里面学到的,你左边停着一辆大卡车,然后你前面绿灯亮了,你正加速往前走的时候,一个行人骑着自行车、一个快递小哥快速违章穿过前面的人行横道,他看不见你、你看不见他,因为左拐道的大车根本就没有动,当你走大那个人行横道的时候,这场事故几乎是无法避免当车路协同的时候,当看到游手路侧设备的它可以帮你看到,可以用0.01秒的时候告诉你的车前面有问题,赶紧停,你觉得你的司机能做这件事情吗?只有5G甚至更快才能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大家不要抱怨5G没有应用,等到它可以开始应用的觉得的不够,当一个几吨的机器人以100多公里的速度在路上非跑的时候,你会告诉你5G可能不够了。

讲到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说我们的智能产业生态为什么这么重要?因为它是要来推动我们的跨代转型。我一直非常强调这是跨代转型,因为对于大多数的传统企业来讲,还停留在信息化刚刚结束,甚至有些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但是我告诉你,这是件好消息,因为很多时候就像你的孩子,你今天给他买智能手机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但当年大哥大刚出来的时候会考虑给你孩子一个大哥大。

技术的发展有运气的是,会让后来的后发优势很明显,今天的印度可能连大哥大都没有经历过,直接就开始用我们的VIVO,又便宜、又好,界面又好用的一个手机,就是这样简单。另外,智能产业生态最重要的是它通过低成本、无限复制的数据、算法这些生产要素,使新经济产生指数级的增长特征,所以我们要抓住这样的一个智能时代。

实际上,智能产业生态很多人会担心会不会出现新的垄断等等,因为我们看到了超级大平台,今天美国市值最高的、全球市值最高的几个企业都是属于超级大平台。待会儿我会告诉大家,为什么不是这样,我们怎么样去改变这个状态,它不是一定的赢家通吃。

智能产业生态的打造,我们要真的正确的去打造这样的生态,在政府、企业,IT企业、传统企业共同的努力下,打造出来的生态是可以大大降低中小企业的转型门槛,而不是提升这样的门槛。

我们是有独特的优势,发展差距很大,需要低成本的远程的无限复制,来让我们发达地区的技术成果能够低成本的复制到、覆盖到边远山区。这是我们能做到的,刚才已经拿医疗做了一个很重要的例子。

另外,我们是隔代,所以我们的阻力最小。因为,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迎来的是整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意思。当你差距越大的时候,你越敢去做这样的隔代转型、跨代转型。这话不是我说的,也不是我想说是马克思说的,是想说这是英国牛津大学医学院院长跟我说的。他说,你们要做的医疗转型非常棒,我们也往这个方向想走。但是,我们的阻力会非常大,因为太多的利益的纠结在里面。

也就是说,当你开着高级马车的时候,和你只是一辆破马车,甚至手推车的时候,当要换汽车的时候谁更有动力?花了几万块钱刚打造完,刚买了一辆新马车的,一定跟你往死了打说不能够换汽车,我的马车很重要。那么我们今天就是在这样的时代,所以要充分利用我们的优势。我们有丰富的产业链,一会儿会讲整个的结构会对我们非常有利。

最后的结论是互联网时代我们与世界是缩短了差距,但我相信智能产业时代有机会在多个领域实现跨代转型而引领世界。

下面几分钟的时间,我简单分析一下这几个技术结构,这是从技术层面,大家不懂技术,没有必要去细了解它,只是用一些云的对应。

将来把结构为什么一定这样的去解耦?后面我会讲到。就是说,我们要去理解在标准化、模块化里面不同的IAAS在什么地方,这些东西会告诉你每一个角色是什么。今天大家只认识产业运营平台,大家一听所有人都想去做产业运营平台,实在做不了平台的就去做SAAS,然后去做基础的,也有一些很多厂家在做基础设施。但是我要讲,我们实际上产生了非常丰富的,也非常新型的价值链。这些价值链包括什么?有基础设施和基础的赋能,那就是IAAS层。综合的高端赋能,非常综合的General PAAS,产业高端赋能公司Vertical PAAS非常重要,一会儿我会讲。产业应用软件与服务公司,在这之上才会有产业运营管理平台公司,在上面所有的之上才是传统企业作为用户进去,然后到消费者个人。

可能大家看到这儿的时候有时候会很沮丧,你看我在价值链上折腾,我是传统企业最终只比消费者高一点点,其实不然,待会儿我会讲为什么。

实际上,产业生态今天出现的各种各样平台,包括滴滴平台,包括BAT,包括字节跳动。大家挺有一定运气,因为在这个平台过程里面的时候,你的技术的要求、你的线下技术的要求、你的产业Know how的要求不那么高。你很运气,没有人跟你打。

我经常喜欢让大家理解这个事情做一个思想实验。大家想一想,如果今天全世界的人醒来,突然间发现滴滴和Uber从来没有出现过,但大家都知道它出现过。有过这样的一个电影,我把它反着用。大家都知道它出现过,你作为出租车公司会做什么?还会听认弟弟的平台起来蚕食你的市场吗?很难了。所以滴滴很有可能是可能产业互联网里面最后一个能够第三方插进来把大家全都干掉,自己成为独大的平台,这种机会很运气,他们很运气,我们作为他们的第一轮投资人也觉得很运气。但是这种运气不会在所有的地方再继续出现了。我们整个做了一轮O2O,大家还记得吗?这些O2O大部分是以失败告终的,就是因为一旦进入到产业深度的时候是不那么容易,所以今天我们要把它拆解、要解耦。我们的企业要真正的拆解成要有赋能,大型的企业要拆成赋能,要哪些能力?硬件、软件、数据、算法。我们要学会这里面的元素和能力是一鱼多吃的,可无先复制的。

最后一句非常重要,模块化与标准化推动。直接跳到今天加的最后一张PPT,但是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一张PPT,所以提前到这里讲。为什么模块化与标准化如此重要?因为只有模块化标准化才能让成本无限的降低。昨天有一个嘉宾在台上跟我PK的时候说,今天的时代都是个性化的,你还在谈标准化,你这是开历史倒车。太大错特错了,你知道你们天天在用的手机是标准化的,互联网是标准化的,甚至你的每一条微信是标准化的。你知道为什么吗?你知道一条微信里边假如有20个字的话,前10个字是标准化的模块,后10个字是另一个标准化的模块。而且我告诉你,前10个字,今天在青岛可能是从上海过来的,如果这个人是从北京发给你的话,它可能是绕了一圈上海才过来的。如果从美国发给你的话,一个是从上海过来,另外10个字可能是从北京过来的。

为什么?因为它模块化了以后,它在走这条路的时候,它是走的光速,是以0.0几毫秒的速度在转。这条路不通堵了就从另外一条路过来,这是当年整个互联网设计的基本原则。你知道基本原则的时候就不会去说,模块化“吃多了”,标准化都想什么呢?我们都人工智能时代了要丰富多彩,但是所有的丰富多彩要建立在非常基础的标准化前提下,没有它的话,机器是不干活的。所以要回到第一件事情告诉你,我们的5G、我们的新基建不是给你做的,是给高速的智能机器做的。所以没有标准化,你的能力是无法释放出来,无法传输出去,也无法传递到昨天说的边远地区,也没有办法让别人能够用到你。

如果说大家今天只记一句话的话,我希望你记住这句话,因为它告诉你怎么样去做。你必须要解耦自身的企业能力,你必须要模块化这些能力,把巨头拆成砖头。大家说谁是巨头?你就是巨头,相比这些模块来讲你就是这个行业的巨头。你要把自己拆成砖头、拆成积木,然后输出你的模块。要想输出一定会是要标准,一定要想办法成为标准模块的部分,一定要跟你的行业的人一起来打造这个标准,否则你的模块别人是没有办法用的。

特别是倒数第二句输出可无限低成本复制的能力模块,这就是智能时代很重要的地方。我们只认为数据才是这个,远远不是。围绕着数据产生的各种各样的能力,算法、软件等等都属于无限低成本复制的能力,所以不要简单的就说公司有什么数据才是我唯一可以变现的东西,不是,你会钓鱼,你输出的就是鱼。但是你如果跟你隔壁的人一起合作,他是三星米其林的大师帮你做成红烧鱼,那输出的就是价值更高的红烧鱼,但还只是一个能力的输出。所以说,最终我们要看到的是变现的能力,作为投资人、作为可持续发展,你们要知道所有的这些东西最后落实到变现能力,但是你的模块做得越好、越标准,它就会越容易去变现。

最后快快地讲,拿一个基本的例子。我现在在广州做的,从医疗的角度去看它怎么拆解它?如何从底层的产业赋能到中间如何去赋能运营管理平台,赋能应用,然后才到医院。今天的医院很开心,他觉得我很好,我有这么多人天天围着我帮我打造这个东西。但如果我告诉你说,他们在帮你打造一个定制手机,而且是低端定制手机的时候,你就不那么开心了。因为所有好的,每天出来的那些APP你都用不了,至少用起来会很昂贵,因为你得还要找人把这些APP给你移置到那个手机上,今天全部所有医院的His系统就是这样的。即使他有的上百个模块,之间有的时候都是孤岛、都是不通的,他们简单的觉得这样我们最省钱,这样我们最开心,我们想让它做成什么做成什么,但是他没有想到你会被时代抛弃掉。

传统企业在转型期间一定要有正确的转型,转型心态非常的重要,要有合理的目标,不要所有人都去想说,因为赢家通吃,所以我必须要去做那个赢家,所以我一定要去做平台。不是,是因为我们说刚才说的那些里面你可以做很多东西,你可以做赋能,你可以做平台,你可以做用户,最差的也是个滴滴司机,你是那个用户,但前提是你一定得学会怎么用这个平台。如果你不去干预可以去做赋能,很多模块在新的生态里面可以变。

昨天和一个做直升机的老总在聊,他就讲他的直升机服务怎么样能够模块化,怎么样能够标准化的输出,怎么样能够变成医院、变成旅游、变成所有东西的标准化赋能模块,而不是只想说只能做这一件事,拿直升机干这一件事情。你完全可以做很多的模块,美国的直升机公司到了冬天、到了夏天去做旅观光,到了冬天就变成了直升机滑雪的部分。这就是模块化和标准化的能力输出的一个很重要的例子,但是我们今天的能力输出比那个时候要更加的重要。最后也是政府比较关心的,我们到底怎么样去做。

我觉得我们要真正的去说,通过产业政策法规、通过基础设施、通过各种各样的配套激励政策,这些大家都知道。但我觉得我们没有做,我们不要总是去鼓励我们的企业竞争、竞争、竞争。市场化重要,但是在竞争的同时,在模块化和标准化时代,你一定要合作、一定要联盟。我们当年在1995年回来之前,从1988年开始参与到IETF美国互联网的标准,标准里有一句非常著名的口号叫大概的共识就行了,谁把软件写出来,我们大家就用它的标准了,你把它贡献出来就好了。于是,互联网上全部都是用开源软件起来的。所以如何推动?如何鼓励创新?先行先试。另外非常重要的,在一个合作的时代、开源的时代,法制、知识产权的保护、契约精神,这就是我们企业要做的。

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如果说企业都变成模块化,都变成积木,那企业家到底做什么?我告诉你下一代企业家做什么,下一代最成功的企业家就是那个搭积木的,所有搭积木的积木模块把它用到最好。BAT做到了,字节跳动、抖音做到了,其实他们基础的这些技术模块都是现成的。

当互联网的所有的通道开始变得越来越容易的时候,平台已经不是一家独大了,可能未来当这些模块出现的时候,字节跳动不要觉得你就不会被颠覆了,很可能下一个平台三五个人撺掇撺掇又能出一个平台。因为他用的最好的技术,可能用的是百度的人工智能,阿里的物流、阿里的电商等等等等,他的所有的能力被他模块化、集中化,重新组合之后,你要小心,你是不是还能够适应?因为你是做一体机的,你是整体的,你没有解耦,你的能力被局限在这个里面的时候,他就会非常非常的艰难。所以今天所有的真正的BAT这样的巨头,大家要考虑你怎么样去解耦,怎么样去模块化,怎么样去输出你的能力。我们已经有一些企业在做这件事了,不说他们的名字,但是我觉得他们会在未来的跑道上走得很快。

这是投资的资本决策,大家看一下,就不在这个地方去讲了。

简单再用半分钟讲一下开源开放,开源软件非常非常的重要,因为第一,它可以大幅度的降低软件的成本,从而降低整个生态的赋能和成本。现在在跟科协书记谈这样的事情,大家完全不知道的是整个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立在开源基础上。QQ所用的软件,最开始的第一版本和标准是开源的。大家手机就不用说了,除了苹果手机,只要你不是用的苹果手机,你就是建立在一个完全免费的开源的操作系统上,安卓,所以你的手机才这么便宜。

互联网国际开源生态的建立,现在大家最担心的是全球化,下一步的逆全球化的潮流就是讲国际开源生态的建立能够突破潮流和封锁,现在已经在和美国、加拿大、欧洲等一些地方讨论国际开源生态的建立。特别巧,那天刚跟科协的怀进鹏书记讲了一下午,聊了两个多小时就是讲开源和开放标准的问题,结果当天看到了硅谷最著名的杂志(杂志名)讲了(英文)。未来美国的工业要依赖于开源技术,大家有机会自己去看。

我简单的说一下文章里面讲了什么,为什么不要担心安全例子?它举了例子安全有多么的好,然后讲怎么样被一家供应商绑住,你会得到更多人的服务。专门讲了一下中国正在拥抱开源,这件事情对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快速的国家,而且正在面临着美国制裁的国家,是多么的重要。这就是我想说的。

最后一张PPT,所有的问题希望大家都已经有答案了。核心是什么?核心是拥抱,核心是智能化,直接的跨代转型。你要不要去做独角兽产业平台?独角兽会越来越少。会大量的、很多的大野兽出现,平台级的野兽出现,但都不是所有人能做的。赢家通吃这种现象不一定会越来越多,如果我们做好这个转型,它可以解决最担心的大平台垄断问题。智能化所带来的高成本和人才短缺,不用担心。当别人的能力输出给你的时候,你的孩子都能够用,你的爸爸妈妈都能够用,你并不需要担心你能不能够用。所以人才、成本短缺需要通过赋能模块化和无限的复制、远程的复制,让它到达最需要它的地方。

到底该做什么?我已经说了。如果你记住那张PPT上讲的,回去慢慢消化。最后重复一句,这是难得的一个黄金机会,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说,我们真的有机会赶超世界,但是我们一定要合作、合作再合作,而不是简单的去讲竞争、竞争再竞争。谢谢大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