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事,铁塔公司想告三家运营商

因为这事,铁塔公司想告三家运营商
2019年11月08日 17:32 通信头条V

上周末,出差去外地,那里是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自然有不少故交。于是,跟之前玩得比较好的朋友,打了电话,算是报到。

晚上,十来个朋友聚餐,算是给我接风洗尘。这些朋友,有的在职,有的已经辞职创业了;在职的,大多还在运营商工作,有的后来分到了铁塔。

阿强原来在运营商混得一般,没想到逮到个好机会,去了铁塔,几年下来,还混了个小领导当当。

“当了领导就是不一样啊,请你吃饭还会迟到。”

“你们不知道吧?强总现在可是大忙人,每天跟总理似的,得转场。”

“是啊,今天要不是**来,我们请他吃饭,他来都不来,迟到已经很算很给面子了。”

……

对于姗姗来迟的阿强,大家少不了一顿“猛烈”的调侃。阿强一脸无奈地看着我。

“看我也没用。按老规矩办!”我又点了把“火”。

“那我先罚一杯?待会儿确实还有个场”

“罚一杯,不就坏了规矩吗?”

“我们反对!”大家又一阵起哄。

阿强没办法,硬着头皮,按人头,一人先罚了一杯。

“哥几个,你看我一口菜没吃,现在一肚子的酒,够意思吧?”

“还行,够意思。”我笑着说。

“老大,但是我觉得咱们三家运营商的兄弟,不够意思啊”

“今天你来了,你得给我们主持公道啊!”

“谁还敢欺负你啊?”

“不是欺负我,是欺负我们公司?”

我一听,差点笑出声来。我们一群小罗罗,还操心公司之间的事啊。被欺负了也有公司老大上啊。

“强总,听你这话,你现在是铁塔老总?公司被欺负,还归你管?”

“再说,我们怎么欺负你了?”

“我先不说,你们拖欠我们电费的事了。这个哥哥已经习惯了。”

“哥们现在负责规划建设这一块,现在市里催着做5G规划,但是你们还欠着设计院的钱,人家现在因为这个事,卡着我们不给做啊。”

……

一听这个事,其实我是知道的。恐怕不算个例了,这在很多地方都是历史遗留问题。

2014年中国铁塔公司成立时,以现金和增资方式与三大运营商进行存量铁塔相关资产注入。涉及到大量的铁塔设备移交,总得来看,资产融合比较平稳,权属关系也基本捋顺。

不过,有形的资产移交比较容易,一般也少有错漏。但是,一些无形的资产出于各种原因,就可能在交接时出问题。

比如,有的大型基站建设刚好处在各方资产接续的时间段内中,可能建之前是由三家运营商或某家运营商出资建设,建到一半就草草进行了移交。建设周期短的还好处理点,建设周期长的时间一久就容易出岔子。

阿强碰到的规划问题,这个时间涉及比较长。前期的投入是运营商投的,合同也是运营企业跟设计院签的,但规划做完可能已经是几年后了。

铁塔成立后,运营商搞基站规划建设维护的部门和人员合得合、走得走。当年欠下的钱,现在已经无法列支了,索性就当“老赖”。

站在他们的角度,当时做规划是为了建站,现在站都移交给了铁塔了。因建站产生的债务自然得由铁塔一并接手。

这么一听,貌似也有道理。

但是,铁塔公司虽然是规划成果的直接受益者,但是有的合同签订前,公司还没成立。要列支这笔还没成立就欠下的钱,而且根本就没有履行账务移交手续债务,在审计上肯定会出问题。

我问阿强,这个事情去协调过吗?

阿强愤愤地说:“我们领导跟他们协调过N遍了”。

“运营商反正不干基站了,他们根本就不急。”

“我们铁塔,现在是躺着中枪,明明是他们跟设计院的债务纠纷,现在受伤的是我们。”

“那你也可以不急啊,反正以后基站肯定都是你们建。”

“不急不行啊,一个是市里有要求,让我们加快规划进度,给了很多好的政策。我们也想趁这个机会,多搞点站址资源。”

“好不容易要来的政策,时间一长,估计就没了。”

“我们老总,记得都把他们之前垫的钱,先代付了。不然,规划工作没法启动啊。”

啊?我一惊…

“你们自己垫付了?设计院都要不来的钱,你们铁塔去能要的来吗?”

“哎,不知道领导当时怎么想的。好像是市里承诺给什么补贴吧。”

俗话说,没到口袋的所谓补贴,很有可能都是浮云!

“要是政府最后没有给补贴呢,这笔钱你们到时怎么办啊?”

哎!阿强叹口气:“现在不就愁这个事吗?”

历史问题本应由历史的人来解决,可时间无法倒退,而问题终归去解决。

我问阿强:“万一真没给补贴,你们打算怎么办。”

阿强借着酒劲说:“我们老总说了,真不行,就把三家运营商一起告上法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