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队金山云,艰难赴港路

掉队金山云,艰难赴港路
2022年08月17日 11:17 零态LT

8月8日,金山云发布公告称,金山云CEO王育林因个人身体健康原因递交辞职报告,由公司董事、副董事长邹涛出任代理CEO。

半个月前,金山云刚刚提交了港股上市申请,拟双重主要上市。金山云虽然是中国最大的独立云服务,但在市场占有率却并不高。Canalys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在中国大陆云基础服务市场上排名前列的是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这四大云服务商占据了78.8%的市场。

首次在美股上市时,金山云的股价首日大涨40.24%至23.84美元,市值一度达到47.74亿美元。金山云股价在峰值达到了74.67美元/股,对应的市值约为150亿美元。目前较上市首日缩水82%,较历史高点缩水94%。

随着巨头的围攻和股价下跌的双重打击,以及元老级人物的离开,金山云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01  双重上市前夕  裁员、换帅

曾经带领着金山云踏上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的王育林,选择在金山云赴港双重上市前夕离去,被外界视为金山云一个时代的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即将代理CEO的邹涛,是王育林南开大学校友,二者相差一届。邹涛47岁,王育林46岁。公开信息显示,邹涛于 1998 年加入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曾在金山集团担任多个高级职务。自 2016 年 12 月起担任该公司董事,并自 2018 年 12 月起担任董事会副主席。

对于王育林的离职,金山云方面表示,王育林先生的离职事宜不会影响公司经营管理工作的正常进行。公司将坚定既定的战略和业务运营。公司董事会对王育林先生在公司任职CEO期间勤勉尽责的工作表示认可,并对其为公司发展所做的贡献表示感谢。

事实上,金山云的人员变动不止高层,根据21世纪经济报报道,从去年12月开始到今年上半年,金山云一直在持续裁员,裁员范围基本覆盖所有业务线。 一位已被裁的金山云员工表示,当时公司给出的说法是经营压力比较大。

图:王育林

裁员、换帅之下,金山云在7月27日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书。招股书资料显示,金山云的主营业务是为企业及机构提供企业级云产品及解决方案,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按收入计算,2019~2021年,金山云一直是中国最大的独立云服务商。

金山云董事长雷军曾在金山云赴美上市时表示,金山云需要尽快做大规模,只有10倍以上的规模才能在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上,做大规模将会是金山云要面临的新挑战。王育林当时也在接受采访时曾充满信心地表示,中国云计算将进入10年的高速增长期,而增速一直高于行业增速的金山云市场份额将逐步提高,并在2~3年内实现较好的利润率表现。

但没等金山云规模做大,营收先呈现了疲软。虽然金山云在招股书中表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的收入复合年增长率为51.3%,超过同期中国云服务市场整体行业36.4%的复合年增长率,但相较2018年、2019年金山云79.47%、78.36%的营收增幅依然下滑明显。

另据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金山云营业收入分别为39.56亿元、65.77亿元、90.61亿元,2020年、2021年营收增幅分别为66.25%、37.76%;净利润分别为-11.11亿元、-9.62亿元、-15.92亿元,三年累计亏损金额达到30.64亿元。

亏损逐渐扩大,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金山云的营业收入为21.74亿元,同比增长19.87%,净利润为-5.55亿元,亏损同比扩大45.06%。

02  丢失市场份额  金山系“输血”救局

连年亏损之中,金山云正在经历艰难时刻。

2022年5月,金山云被美列入“预摘牌”名单。虽然只是警示作用,但这种预警依然避免不了资本市场对这些公司的投资预期。

近期,雷军在全体员工信中表示,金山云目前既面临巨大机遇,也有巨大挑战。云服务作为“新基建”,是数字化转型的重要驱动力之一,也是新时期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同时,竞争局面也更加激烈,客户及其需求越来越多但要求也越来越高。

近几年,金山云的市场份额也在不断被压缩。

据市场调研机构IDC统计显示,2017年上半年,金山云在中国公有云IaaS(基础设施层服务)中份额排在第三,约6.5%,仅次于阿里云和腾讯云。而到了2021年,整个云计算行业发展在飞速增长,但金山云的市场份额却在不断下降。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整体云服务市场规模达到3280.2亿元,增速为45.4%;公有云服务市场规模为2290.5亿元,增速为52.7%。而根据金山云招股书显示,2021年,金山云在中国云服务商中排名第四位,市场份额3.1%。不及第三名华为云的一半,与后一位电信天翼云却仅相差0.1%。

市场份额流失,主要源于金山云的核心客户如今转为竞争对手。在金山云的招股书显示,字节跳动在2020年是其第一大客户,贡献了28%的营收,但随着字节跳动“火山引擎”上线,推出了自有云服务后,金山云丢失了最大客户。同时,也在“云”服务市场迎来了一个强劲对手。

图:雷军与王育林

2021 年年末,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曾透露,字节跳动国内 95% 的业务都运行在自建云服务上,抖音、头条、懂车帝等业务均是火山引擎云的大客户。

近日,另一大短视频直播平台快手也宣布了其云品牌StreamLake,将提供基础性服务,包括点播云、直播云、智能审核和虚拟人等,适用范围包含视频、直播相关的垂类企业,快手在切入了云端协同办公后,仍在持续布局B端业务。

快手选定的视频、直播领域,同样是金山云以及其他独立云厂商贡献营收的主要领域。眼下,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自建云平台,金山云的潜在“对手”日益增加。而当下支撑金山云的,还是“金山系”,金山软件和小米。虽然金山云在名义上已经脱离了金山软件,但在发展上依旧高度依赖。

2019~2021年及2022年前三个月,金山云的前四大客户均为互联网公司,其中小米均位列第二或第三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4.4%、10.0%、8.5%、10.9%。

2021年10月13日,金山云与金山软件的受控制结构性实体订立委托贷款协议,而该实体同意向其提供5亿元的融资。截至2022年5月31日,金山云应付金山软件集团的款项总额约为5.43亿元。

但金山系的输血只是用来解决燃眉之急,长远来看,金山云势必还将独立生存。

03  过度依赖CDN营收  亟需新增长曲线

随着互联网大厂客户的流失,摆脱对互联网客户的过度依赖,向更多行业拓展,将是金山云接下来重要发展方向。

在金山云的公有云业务中,CDN服务(即内容分发网络)是其最核心的收入来源。根据招股书显示,金山云营收主要来自两大部分,分别是公有云和企业云,2017年到2019年,公有云营收占比由97.3%下降到87.4%,但仍贡献营收的绝大部分。

但业内共识是,CDN这块业务虽然规模很大,但利润率很低。随着越来越多厂商的加入,公有云市场迎来了降价潮。

在这场“价格战”中,金山云在2017年多次进行了融资。时任金山云CEO的王育林曾在金山云完成D轮3亿美元融资时直白表示,次轮融资主要是用于对主流产品的全面降价。但这场价格战之后,更多传统的CDN厂商离开,头部玩家元气大伤,留下来的包括金山云在内的几大云服务商也都亏损严重。

不过这一切都发生在金山云赴美上市前。以亏损换增长的方式,在当时是说服了资本市场的。但上市之后,金山云的营收困境暴露得一览无遗。由于常年依赖CDN支撑,上市后金山云一度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

对于金山云而言,优化CDN业务,也变得十分迫切。目前看来,金山云的主要发力方向已经从此前的“公有云+企业云”,转为了“公有云+行业云”。从数据来看,过去几年,金山云行业云服务的收入占比逐年提高,在2021年达到了32%,服务的行业则包括视频、公共服务、医疗健康、游戏及金融等。但仍无法扭转金山云低谷状态。

眼下,单纯帮助互联网企业“上云”已经无法喂饱云计算公司了,政企、工业等领域成为了云计算市场新的竞争蓝海。

但即便如此,金山云面临的竞争巨大。当下,在政务领域,华为云已经成为第一名。近日,国际权威分析机构IDC发布的《中国智慧城市数据跟踪报告》(2022年7月)显示,中国政务云基础设施市场的总规模达到了375亿元。其中,华为云占比25.8%。

如今,金山云已经沦落到云计算市场的第二梯队,在夹缝中求生存。如何降本增效扭转亏损,扩大市场份额,金山云还没跑出一套成功的新商业化模式。被互联网巨头超越,持续陷入失血状态的金山云,若再失去上市公司地位,无疑是雪上加霜。因此,回港双重上市就成为了其当下的最佳选择。

但当下的金山云,是否值得资本市场二次信赖,恐怕得画上一个问号。

—END—

作者|张尧

编辑|胡展嘉

运营|陈佳慧

出品|零态LT(ID:LingTai_LT)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