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薛兆丰到阿里,菜市场门口的野蛮人

从薛兆丰到阿里,菜市场门口的野蛮人
2021年09月17日 20:55 声道财经

\三娘

2018年的时候,已经成为网红的经济学家薛兆丰正式从北大离职。在那之后不久,薛老师发了一本新书,而新书的发布地,选在了北京的三元里菜市场中。

尽管三元里菜市场作为首都使馆区的生活配置,已经意味着中国菜市场的天花板水平。但菜市场毕竟还是菜市场,北大教授的降维落地,让这个菜市场才算是真正意义上彻底“出圈”。

薛兆丰的讲座,只是最近“菜市场革命”浪潮中的一朵浪花。

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菜市场就已经不是人间烟火的避风港,而成为了流量见顶、继续寻找新故事的互联网巨头们的新战场。

这一战场足够诱人,诱人到就在人们以为在给反垄断祭旗的社区团购已经彻底熄火时,阿里最近有一条业务线还是顶风下海了:

914日,阿里社区电商宣布将其品牌正式升级为“淘菜菜”。今年3月,阿里整合零售通、盒马集市成立社区电商部门,对外品牌为“盒马集市”、“淘宝买菜”;此次升级后,阿里社区电商对外品牌统一为“淘菜菜”。

不得不佩服阿里的勇气,但同时也足以证明,在电商的尽头社区零售环节,中间还有足够驱动巨头的收益。

许多人还记得此前一篇互联网巨头正在和菜贩们抢夺生意的热文,面对这种争议,阿里换了一套说法:淘菜菜要成为菜贩们的工具,而不是竞争对手。

但说辞终归只是说辞,菜市场作为最古老的人类零售形式,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没有人有答案。

1

门口的野蛮人

多年前的宝万之争如果说要有什么历史价值的话,估计给全民科普了门口的野蛮人的定义得算作其中一条。

所谓门口的野蛮人,概念来自于华尔街。意指那些利用资本的杠杆试图去优质公司摘桃子的人,通常被用来形容资本的力量。

许多人只记得反垄断铡刀开启之前的那一次互联网巨头涌入浪潮,但事实上,生鲜农产品领域已经经历了无数轮的资本“赋能”。

从有电商开始,布局生鲜和农产品就一直被放在案头。

2005年左右,早期的易果生鲜、天天果园等是典型代表;试图往产业链更上游提出改造的,最早是2010年联合褚橙销售的本来生活。

知名投资人、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2015年说了一句话,“互联网风生水起,只占了整个社会零售销售总额10%,那90%你还没捞着。”

六年之后,2020年,电商零售在社会零售的占比已经翻了一番至22%,然而常常占据商业头条的生鲜电商,却并没有获得与关注度相匹配的增长数据——

中国生鲜零售市场规模突破5万亿元,其中菜市场在生鲜零售渠道占比依然超过5成。而电商渠道的比例,依然没有超过5%。

再往后来,2021年初,每日优鲜、叮咚买菜都相继上市。然而即便是这两家最头部的玩家,也并未实现盈利,资本市场用破发表达了悲观的态度。

巨头的失败或许更能够说明其中的艰辛:不止是荟萃了腾讯、红杉等一批顶级资本的上述两家独角兽,即使被认为是中国巴菲特的高瓴资本,在生鲜领域的投资也并不成功。

呆萝卜暴雷、永辉超市如今也境况尴尬;而扛起阿里巴巴新零售旗帜的盒马鲜生,也常常陷入关店、亏损的争议之中。

这或许是唯一一个互联网一直未能真正意义上攻陷的领地。

在此之前,互联网的战车所到之处,无不俯首称臣。

2

快钱的诱惑

可如今当我们需要买菜时,首选依然还是门口的小摊贩。

为什么?

阿里的尝试我们不好下断言,但或许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是,社区领域的零售战争,绝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用资本和流量就能在数年间轻松占领的战场,这是一个极为沉重的领域,需要的是精耕细作和持续的投入。

但这种能力,恰恰是中国互联网巨头不具备的。

农业领域是一个巨大的改造工程,从生产到销售,每一块非标准化业务背后,都意味着一次重塑的过程,这需要的是持续的投入以及耐得住寂寞、扛得住KPI考核的决心。

这对于996、大小周、追求速度的互联网公司们来说,一定程度上是反互联网的。

前不久,茶饮界的玩家奈雪的茶将公司的经营范围扩展到了芯片的研发。许多人嘲笑奈雪狗腿。但这其实同时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当阿里财报显示MMC也就是俗称的买菜业务以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快速崛起的时候,阿里成立快两年的平头哥半导体公司,进展如何了?

反正,人们在关注阿里财报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块业务的变化。当人们在审视互联网的时候,没有人会关注不赚钱的版块。

今天,当多个关键词都导向了挣钱的另一面,比如反垄断,比如第三次分配,再比如共同富裕,意味着以资本优势作为核心竞争力的互联网,需要寻找其他的出路。

当年薛兆丰投入市场的怀抱,相信与在得到迅速获得的五千万知识付费有直接关系——挣钱实在太容易了。这是属于互联网缔造的流量和快钱的神话。

在薛兆丰从北大离职的时候,遭遇了他的同事、另一位知名经济学家汪丁丁的“严肃批判”。汪丁丁在那篇檄文中这样写道:

人类最稀缺的,永远不是权力与金钱而是理解。虽然,芸芸众生仍被权力和金钱驱赶着,虚度年华。

从另一个角度看,或许什么时候象牙塔里的教授,不会被在菜市场贩卖知识赚钱所诱惑,那才是互联网赚快钱时代的终结。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