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做空的爱奇艺:会员新增1200万,亏损多11亿,吃相仍然“难看”

被做空的爱奇艺:会员新增1200万,亏损多11亿,吃相仍然“难看”
2020年05月20日 07:43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徐曼菲

编辑 | 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在被沽空机构Wolfpack做空之后,爱奇艺交来了一份新的“答卷”。

5月19日,爱奇艺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总营收人民币76亿元,同比增长9%;净亏损为29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18亿元,同比扩大61%。

受疫情影响,公司在线广告服务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27%,总计15亿元;内容分销业务营收为6.02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9%,爱奇艺表示,增长原因是平台高质量内容的增加。

较为突出的是,报告期内,公司会员收入较上年同期大涨35%,总计46亿元,占据总营收的60%,是广告收入的三倍。一季度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19亿,同比增长23%,会员规模单季度净增长1200万。

会员增长趋于稳定

今年4月,Wolfpack在做空爱奇艺时就提到,公司存在虚增会员数据的问题,但Wolfpack对此并未给出有力证据。由于部分内容缺乏严谨性和对中国国情的理解,这份报告在发出后很快遭到业内人士的嘲讽,并没有给爱奇艺带来多大伤害。

一季度爱奇艺在会员增长上再次甩出亮眼数据,以会员收入/订阅会员数计算,爱奇艺会员ARPU值为38.69元,创下单季度ARPU最高水平。

就会员数突飞猛进的原因,爱奇艺创始人、董事兼CEO龚宇解释,这得益于爱奇艺自身的内容供给,以及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用户居家隔离时对于数字娱乐内容需求的激增。

这在长视频平台会员趋于饱和的环境下,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经过2016年的长视频平台会员爆发期之后,这几年视频会员增长开始迈入稳定。对比爱奇艺2019年和2018年财报,两年间视频会员增长率发生断崖式下跌,从72%降至22%,腾讯视频会员增长率也降至19.1%。

图片来源/ 娱乐资本论

与此同时,视频平台的运营成本和内容成本却在与日俱增。2016-2018年间,爱奇艺内容成本年增长率一直维持在60%以上,原因主要是要花费大量成本购买版权。但这一境况在去年已经有所好转,龚宇表示,爱奇艺在内容支出方面已经作出调整,头部主要内容都来源自制,因此平台现在的主要内容成本是演员片酬,而不是版权。

他表示,业内就进一步控制演员片酬已经达成一致,未来行业会进一步降低成本。“2018年曾限定演员片酬为5000万,现在播出的剧集都是符合这个标准的,之前最高出现过1.5亿以上的片酬。我们相信最近会进一步降低演员片酬,大范围影响可能会出现在在明年甚至后年。”

图片来源/ 娱乐资本论

超前付费点播成常态

今年之前,行业内已经就控制演员天价片酬和高价版权达成共识,在此背景下,2019年长视频平台的内容成本已经有所收缩,但无论是爱奇艺还是腾讯依旧处于净亏损状态,其中爱奇艺去年净亏损高达103亿元。

为了回血,视频平台迫切寻求新的变现方式,“超前点播”便成了当下被看重的一门新的生意。此前,爱奇艺、腾讯等视频平台就曾多次借热播剧《庆余年》《陈情令》《爱情公寓5》《我是余欢水》等进行超前点映试水,并一度引发市场抵制。有用户提出质疑,买了VIP就是为了提前看,现在又要在VIP基础上推“VVIP”,那之前买会员还有什么意义?

另外,购买视频平台会员后虽然可以跳过片头广告,但仍无法阻止在视频播放当中插播创意广告,这些“出尔反尔”均在不同程度上损害了会员权益,因此,包括爱奇艺在内的视频平台,也被指责吃相难看。

对此,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曾回应,“我们的初衷是想满足用户更多元的内容需求,但可能没太做好,未来希望能更多考虑到用户的心理,做好排播的设计和告知工作。”

但是用户汹涌的抵制,依旧没有阻止超前点播成为趋势。此前,龚宇已在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明确表示,“这种模式是非常成功的,不过目前试水超前点映的电视剧很少,未来会成为一种常态,变成一种经常播出方式把规模做大”。

腾讯视频也在今年1月就曾发公告表示,将在2020年正式升级面向VIP的付费超前点播服务。此前,腾讯已上线的《不完美的她》《将夜2》《九州·天空城2》《三生三世枕上书》等均已推出超前点播预告,VIP用户可花费3元解锁单集。

更令用户的抵制付诸东流的是,视频平台确实从超前点播模式中捞了一笔。去年,在一片骂声中,腾讯推出《陈情令》最后六集的付费点播收益超过了1个亿,身体力行地证实了这种模式的成功。

一季报发布同期,龚宇提出,下一阶段爱奇艺将推出一项新的会员服务,主要是针对剧集超前点播,以及对部分内容的视频点播特权,无需额外付费;可通过移动设备、平板电脑、电脑、互联网电视和其他智能设备等多个终端访问;打包提供现有黄金VIP会员,FUN会员,文学会员,VR会员和体育大众会员的内容。

但付费之外,能否推出符合市场预期的作品,仍是各大视频平台需要面对的问题。

做空之后,又曝裁员危机

流年不利,遭遇做空后不久,4月中旬爱奇艺又被曝出进行裁员优化,涉及部门包含基础架构等核心部门及非主航道部门泡泡、VR奇遇、奇异果等,二者的裁员比例分别在10-20%,30%-50%。

据爆料人称,技术是本次裁员的“重灾区”,并且有已经拿到offer的应届生被放了鸽子。裁员名单以摊派方式,每个团队被要求按比例交人,比例不够则由上级部门在大组内按比例交人。

相关分析认为,本次裁员或是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加上4月份的做空经历,迫使爱奇艺不得不人员优化以节省开支。另有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爱奇艺员工数超过8000人,是同期优酷的两倍,人力成本压力或也是迫使爱奇艺做出裁员决定的原因之一。

另外,虽然一季报中平台会员增长表现较好,但就爱奇艺的苹果树生态却并不见得乐观,包括短视频、消费、金融、信贷等在内的各项业务,似乎都未有起色。其在2018年推出的短视频应用锦视已经从应用商店下架,其余几款应用晃呗、纳逗、姜饼则未入Apple store排行榜,纳逗和姜饼更是已停留在去年后便不再更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