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设备比安卓便宜一半,行业人士称,华为与小米终有一战

鸿蒙设备比安卓便宜一半,行业人士称,华为与小米终有一战
2020年09月12日 15:40 AI财经社

文| AI财经社 郑亚红

编| 赵艳秋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在华为开发者大会之前,AI财经社与一些产业人士探讨鸿蒙,很多人表示并不了解。他们好奇,华为鸿蒙与谷歌安卓有什么区别?它的开发者群体与安卓有什么不同?它的商业模式又是什么?

华为为什么要做鸿蒙?

鸿蒙2.0在华为全球开发者大会上终于揭开神秘面纱。

自去年随着备胎计划曝光后,鸿蒙进一步公开了上市时间表。鸿蒙1.0跑在荣耀智慧屏上;鸿蒙2.0还会在手表、车机上推出。到今年12月,鸿蒙将发布手机版本,2021华为手机将正式支持鸿蒙2.0,向开发者开放,也考虑对部分消费者开放。

华为为什么要推出鸿蒙?一年前,很多人认为答案是为了不被谷歌卡住脖子,一旦安卓断供,鸿蒙能给华为手机续命。

到了今年的开发者大会,我们发现,鸿蒙推出的背后并不仅仅单纯为了自救,整个业界也正在酝酿一盘更大的棋。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总裁王成录甚至自信表示:“安卓断掉华为,作为鸿蒙来讲,绝对是利大于弊。”

这背后,首先是不可阻挡的万物互联新趋势。回顾过去,每当走到一个新趋势节点时,都将留下一个操作系统的赢家。PC时代,微软的Windows胜出,之后倒在手机时代,却成就了谷歌的安卓和苹果的iOS。

而当下,手机构建起的生态世界已经足够完备成熟,万物互联、物联网则被认为是下一个“手机时代”。鸿蒙正是一个基于物联网时代的分布式操作系统。

王成录称,过去五年,华为给安卓贡献了很多创新型的功能,但安卓有自己严格的思考,华为做创新必须得到安卓的同意,比如一个手势互动的创新,沟通了一年才通过,“被合作捆住了手脚,搞得我们很痛苦”。

而现在鸿蒙走上一条基于微内核的分布式架构,是一条完全不同于安卓的路。

华为的一位合作伙伴向AI财经社表示,微内核代表了一种新趋势,这种灵活、功耗低、可互联的架构可以连接更广泛的物理设备。这种趋势甚至可以在芯片这样的硬件领域看到。

英特尔的X86架构就是宏内核,它是一种复杂的指令集;而Arm则是微内核,是简单指令集,X86只能在电脑、服务器等较大的设备上使用,而Arm可以组合,上到数据中心下到可穿戴设备都能使用。也正因此,英特尔正在被其他企业赶超,而它自身因历史包袱过重想要转身并不容易。

上述合作伙伴认为,操作系统也走到了这样一个节点。能不能抓住万物互联时代的特点,推出一个更适合未来的操作系统,决定谁接下来将掌握话语权。

王成录认为做鸿蒙是中国产业界的一次机会。在答媒体问期间,他回顾自己从事软件业20多年,认为国内软件业看似枝繁叶茂,实则很危险,可以瞬间凋零,原因就在于没有“根”,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没有自己像样的中间件.....“没根,再多的人也是一盘散沙,一盘散沙毫无价值。”

王成录称,过去国内的软件开发人员像组装工,所有的技术、生产线和器件来自于别人。现在美国的限制,给了国内操作系统扎下根的机会,也给产业界带来了一次革新的机遇。

鸿蒙是替代安卓吗?

由于与备胎计划同时面世,鸿蒙在外界看来天然担负着替代安卓的使命,因此也常常被拿来与安卓进行对比。

“我们跟安卓不在一个赛道。”王成录在HDC大会采访间里表示。由于最初诞生的逻辑不一样,这也决定了鸿蒙与安卓在各方面均会出现分野。

通过华为鸿蒙团队、合作伙伴们的描述,我们总结出鸿蒙“不专为手机”、“轻”、”便宜”、“碰一碰万物互联”等特点。

“鸿蒙和安卓完全不一样,安卓是手机操作系统,鸿蒙的战场在1+8+N。”华为合作伙伴和润的一位人士对AI财经社说。鸿蒙OS可以跑在手机、电视、手表、汽车、智能家居、灯等各种终端上。

王成录用“活字印刷”来解释为什么鸿蒙OS可以操控这么多终端:鸿蒙系统被解耦成上万个模块,一个个模块就相当于一个单字字模,这些模块可以根据需求排列组合,鸿蒙系统也就能可大可小,既可以组成大系统,进入复杂设备,也可以形成小系统,跑在简单设备上。“软件架构是要应对变化的,越容易应对变化,越是好架构。”

相比安卓,鸿蒙还是一个更“轻”的选择。“系统装安卓,至少需要1G内存,鸿蒙最小只需要128KB内存。安卓需要4个核的CPU,鸿蒙1个就够了。”深圳睿视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陈安宝告诉AI财经社。

这带来的一个直观结果是鸿蒙设备的成本更低。一个同样的设备,鸿蒙可能比安卓的成本要少一半甚至更多。比如,市面上一个微信支付硬件,安卓设备至少要1000多元,鸿蒙可能只有三四百元。

鸿蒙还突出了自己“碰一碰万物互联”的特点。不用看着说明书,一步步连接网络。只要设备上有NFC,碰一碰就能互联。

鸿蒙“不专为手机”、“轻”、”便宜”、“碰一碰万物互联”的特点,也给业务打开了想象空间。美团王慧文举例称,如果成本足够低的话,配送员帽子上也可以放一个小摄像头,找不到路时能跟客户更好地沟通;多设备的协同,让小区的电梯、门禁也可以跟手机对接,让下单者更无缝、更便利地接收外卖。

谁在用鸿蒙?

安卓的生态合作伙伴更多是基于手机的应用和开发者们。而鸿蒙的合作伙伴则涵盖物联网,范围更加庞大。

从这届开发者大会看,家电是最早一批用上鸿蒙的设备了。

荣电集团董事长侯文明对AI财经社分析,因为家电企业价格战打得太厉害,利润不好。比如,养生壶,前年卖299元,去年卖169元,今年只卖到79元。因此家电企业最有动力做这件事。

另一位开发者认为,家电很多已经带了联网模块,但并没有实现价值。因此,家电企业期望通过新技术,来实现改变。

比如美的家电使用了鸿蒙后,碰一碰联上网,还能跳出服务卡片,净水器设备可以监控滤芯寿命,一键购买耗材;烤箱有菜谱,可以根据菜谱自动调节烹饪时长。

App厂商也有诉求。张朝阳也来参加开发者大会。他透露,搜狐针对鸿蒙做了demo。每天中午雷打不动坚持做直播的张朝阳,放弃了一个饭局。他期望直播能更节省带宽和资源、提升效率。“优化是无止境的。如果应用软件和操作系统能直接配合,甚至通过操作系统直接调用硬件,实现的效果,就会有专业相机和傻瓜相机的区别。”

鸿蒙将要怎么与开发者分配利益?

王成录坦言,做生态最难的,一定是利益分配。利益分配比技术还具有挑战性。目前,华为仍在摸索中。

美团王慧文则称,鸿蒙生态不是集中力量办大事,而是要以商业利益正向产出下,把不同环节的参与者都调动起来。

一位合作伙伴则表示,目前与鸿蒙的合作还未涉及到利益分配,但发现价值点后,鸿蒙还是要给出方案。

提供解决方案的深圳睿视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陈安宝认为,利益分配没有问题,自己做方案可以实现营收,最终还是要取决于,消费者花更少的钱,实现更好的体验,愿意买单。有合作伙伴认为,目前安卓生态很乱,已经赚不到钱。鸿蒙给开发者提供了第二个选择。

一位合作伙伴分析,目前开发者愿意进来,有两个原因:一是看到了鸿蒙能实现差异化的能力,比如鸿蒙可以在不同设备之间协同,烤箱制作食物,可以从可穿戴设备上了解用户的健康,多终端的互动,提供更个性化的饮食;二是谷歌离中国开发者太远了,很难实现合作。基于上述考虑,他们选择早切入,早占据位置。

除了利益分配,诸多合作伙伴表示,鸿蒙面临多项挑战。安卓用了十年时间建生态,鸿蒙必将面临的是一个持久战。美团王慧文表示,建鸿蒙生态得有耐心。“很难像互联网一样催生,干那种用十个人一个月生出孩子的事。”此外,以往华为是一个“能力者”,但华为需要更开放,给合作伙伴提供枝繁叶茂的空间,跟产业、开发者共赢。

HMS会给鸿蒙带来什么?

在开发者大会互动体验区上,HMS是比鸿蒙占领面积更大的平台。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告诉AI财经社,HMS跟鸿蒙并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HMS是华为对标谷歌的GMS打造的一个应用生态平台。

张平安称,安卓系统历史累计一共有300万个应用,而在这其中有20万用户的应用,不过15万个。目前HMS集合了9.6万个应用,在张平安看来,未来HMS做好的话,追赶安卓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重要的一点是,虽然目前的HMS是运行在安卓的架构上,但未来,HMS将兼容安卓和鸿蒙两个架构,也就意味着,之后HMS上面开发的应用,可以也直接跑在鸿蒙系统上去。

而鸿蒙目前开放的,会与未来HMS开放能力合在一起,形成更强的合力。

目前加入HMS的应用厂商,很多看重的是华为的出海能力。比如,快手创始人程一笑表示,之前在国外,快手的人在华为代表处泡了一天,但后来发现把出海这件事情想简单了,应该泡一个月才够。

HMS生态的成长速度也会对鸿蒙的生态构建起到助推作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